第七十一章 遗憾与托付

虽然杨歌认为他的推算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牵扯到黑龙王与神灵之间的复杂契约,他还是谨慎的做了几个简单的测试。

“请您给我一枚金币,然后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从我的口袋里把另外一枚铜币拿走。”

黑龙王觉得有些诧异,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杨歌想要达成的目的。

如果罪恶是独立于环境的行为,对于黑龙王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可言。

他立即照杨歌的提议去尝试了这种做法,可得到的结果只能让他失望地摇了摇头。

“没有产生任何效果,罪恶之神并不认为这是可以提交的合格罪行。”

可杨歌只是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继续他的测试。刚才的这次行动只是为了让黑龙王方便理解他接下来测试的目的。

“请您抢走我手中的这两枚金币,然后将我传送到几百里以外的那个叫牧原堡的精灵城市,当然这个实验做完以后,您还得把我再接回来。”

随着黑龙王念诵的咒文,灰色薄膜将杨歌的身体笼罩起来,转眼间就成功的将杨歌送到了牧原堡。

黑龙王在下一个瞬间出现在杨歌的身边,这一次他的行为被判定为罪行,虽然这个罪行的总量还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可是因为杨歌之前金币换铜币的提示,他隐隐约约猜到了杨歌的意图。

这确实是一个破局的方式,他不用担心自己未来完成不了罪恶之神要求的罪行数量了。

他一脸兴奋的拉住杨歌的手臂,自以为找到了守护艾法莉的方法。

“我明白你想要告诉我什么了

只要我先抢夺一批商人财物,然后发动传送魔法,将他们连同他们想要贩卖的全部货物传送到他们想去经商的地点,就可以获得相对于昂贵财物的重大罪行。

那么这件事只要对商人来说有利可图,我就不会出现完成不了罪恶之神任务的情况。”

杨歌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他的破局也无法让黑龙王的命运彻底的改变,于是他看黑龙王的眼神充满了落寞和悲哀,因为他知道这位不属于精灵血统的王者,未来将要承担怎样的偏见和敌意所纠缠的命运。

杨歌接下来的言语虽然平淡,黑龙王却能听出其中的残酷和无奈。

“我相信你能总结出很多不同类型的手段去实施我告诉你的这个方法,可它们需要等到有人刻意阻止你完成罪恶之神的契约时,才是能保障你延长寿命的方式。

我相信年内你就能用到它们,可我认为你的寿命不会超过二十年,因为他们终究会找到对抗这些手段的方法

而且你不可能杀掉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你可以一次性的找到合适的理由,清除掉目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但这终究毫无意义。

除非你放弃了整个精灵王国的未来,不然艾法莉需要的那些处理政务的人才,无非就是新一批的,缺乏经验的他们而已

而偏见并不会改变,他们发现了你赖以生存的基础以后,始终不会把你当成一个精灵的同族去看待”

杨歌想起了减少伤亡这个任务开始时,命运系统曾经给他的提示。

黑龙王堕落或者死亡的未来几乎无法避免。

杨歌以为他已经彻底改变了黑龙王的命运,可他也仅仅只是推迟了大约二十年左右的时间。

而在黑龙王这种长生种的眼里,杨歌推迟的,可能和人类感觉中的一两年也没什么两样。

杨歌心情复杂的看着黑龙王,他从吟游诗人们传唱的故事中知道眼前的这位在他的爱人上一任精灵女王去世以后就一直在默默守护着精灵族的发展,他居然会被他保护的国家所伤害,居然会有很多贵族在想尽一切办法要他就这样死去,他应该会觉得这非常的不公平吧

杨歌觉得如果他要是站在黑龙王同样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哪怕没有任何复仇的价值,他也会先出手干掉这一批忘恩负义的东西。

可黑龙王却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似乎是在笑话杨歌的多愁善感。

政治上的牺牲本来就是常见的故事,何况黑龙王完全有能力在这段时间里进行政治交易和人脉互换,让他的继承人艾法莉安安稳稳地坐在女王的宝座上。他还真的并不介意他的生命就这样结束。

“二十年还不够长吗你可是个短命的人类,一生也没有多少个二十年。

况且如果我活着的话,恐怕对你和我女儿的未来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吧

那些人一定会想尽一切方法用利益交换来从我这里得到迎娶我女儿的许可,而不是询问她自己的意愿

我还是想要把她托付给你,虽然你们不一定有经常见面的机会,但是我相信你是她唯一合适的选择。”

杨歌感到有些意外,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得到黑龙王的欣赏和认可。

他本以为当他帮助黑龙王干掉精灵首相,并用神灵契约给黑龙王续命以后,他就失去了黑龙王拉拢的价值。

可黑龙王反而一直在讲述着杨歌的优点,杨歌自己却并不觉得这些顺理成章的事有什么可说的。

“别把自己的价值想的太低,你在我眼皮底下做的这几件事都证明了你和你的团队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她喜欢你,而且作为未来可能的大冒险者,你其实有着那些二代们没有的优势

何况即使明知道我会是你未来的阻碍,你还是选择了帮助我,即使明知道那次春药事件是你得到她的最好时机,你还是选择了拒绝她,就冲这两次事件的行为,我也觉得这个选择不会太坏。毕竟你的品质是我多年来难得一见的高尚人物。”

看到黑龙王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杨歌却意外地苦笑了一下,他纠正了黑龙王的错误看法。

“我想任何头脑清醒的人也不会选在那种情况下动手吧先不说趁人之危的行动模式有多么猥琐,您的意图也不是她判断的那样单纯只是为了把她卖个好价钱,而是想让她明白人类有多么丑陋,让她对爱情失去信心,而会选择政治联姻吧

所以我只是看清楚了局势而已,和我本人高尚与否没什么关系,您的想法是不是太过于鲁莽了呢”

杨歌并不认为他做的事情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可就是这种对他人负责的理所当然,已经是黑龙王很久没有见过的稀缺品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