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比赛,绿色精英级的第七场比赛,由冒险者行会的先锋杨歌对战精灵守护军的主将麦哈维。”

杨歌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完全无视场外观众爆炸式的怒吼,只是用武器精通长剑大师稳扎稳打的获取比赛的胜利。

他答应了韩克斯要用这种方式帮他报仇,不然的话,他原本不需要接受这种高调的一挑七行为,这不符合杨歌平时低调的风格。

武器大师级别的招式本来是到了紫色史诗级才会有个别天才领悟的诀窍,可是在命运系统的帮助以及矮人王族绝密心法的推演下,杨歌毫不费力的把这个技能转化成如同自己呼吸一般自然的招数。

劈砍挑刺皆虚影,天地风雷一剑追。

那些绿色优秀级别的对手根本看不清杨歌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几个基本招式打乱了他们的招架以后,他们的要害部位很快就顶上了一把坚硬的长剑。

由于艾法莉的原因,杨歌并不想得罪精灵族的选手。

他在打败精灵选手后绞尽脑汁的帮对方找失败的理由,可这种温柔的安慰反而变成了他对精灵族的一种嘲讽方式。

“打的不错就是第三下太急躁了,你回剑招架我可能就输了。”

“第四招挺漂亮的我当时都看花了眼,就是力气太小才会被我挑飞了大锤,再接再厉”

“谢谢,你也很强,我能赢只是侥幸。”

精灵族的选手在杨歌面前也有着很大的压力,他们哪怕最终输掉了比赛也不要紧,可要是再像蔡瑞穗那样被一挑七,他们根本无法向广大的民众交代。

于是胜利的意义被他们反复提起,甚至裁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允许他们做出一些阴险的盘外招。

“看招啊不要削我的头发”

最后一位精灵选手麦哈维为了击败杨歌,甚至不择手段的运用了魔法手弩这种非死即伤的魔法暗器,可那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虽然杨歌根本没有真正的吃亏,可他还是觉得麦哈维的手段实在有点太过狠毒,这让他有些看不过眼。

可他感觉蔡瑞穗已经杀掉不少作弊的选手了,他再做的太狠有些不给艾法莉面子,他可是下定决心要做一个温和的比赛选手。

于是杨歌很温和的放弃了迅速击败麦哈维的想法,反而以德报怨的帮助麦哈维在三个月内的理发上节省一笔不小的开销。

大师级别的剑法根本不会伤害到麦哈维的一分一毫,杨歌很快就剃掉了麦哈维的满头秀发,让他变成了一个硕大的秃瓢少年。

“下场认输吧,我放过你了”

杨歌刻意做出友善的表情,对麦哈维笑了笑,可那位下狠手的少年只是哭丧着脸,完全无视了杨歌的温柔,就这样咬牙切齿的走下了赛场。

一挑七成功了。

杨歌看了下绿色优秀级别的比赛名单,晋级的队伍一共只有四个,并没有精灵族引以为豪的队伍,这也就足够了。

他毕竟已经是蓝色精英级别的选手,不想再参加这种低层次的比赛。只是为了天下苍生,他不得不破例在祭典比赛中做一次弊。

杨歌对于他的小队是否能在祭典比赛中得到冠军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是想阻止未来地面世界可能的战争发生。

可笑的是,那些场外的观众未来死于战争的命运明明是被他扭转过来的,可无知的他们竟然把杨歌当成了刻意侮辱精灵一族的仇人。

精灵祭典的比赛中出现一面倒的结果并不意外,那意味着某一位选手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同级选手的上限。这通常并不是选手的实力特别突出,而是因为明目张胆的作弊。

但非常可笑的一点是,这种作弊之所以成为监督者睁一眼闭一眼的漏洞,恰恰是因为精灵族的选手习惯于用这种手法来获取比赛的胜利。

目前的情况完全超出了群众们的预计,其他组织似乎也找到了利用漏洞的方法,而且那个叫冒险者行会的组织,用的手法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破解,高明得远超他们的想象。

早在蔡瑞穗之前一挑七的击杀了精灵族白色普通级的所有选手后,她就接受了监督者的多次抽查,而结果始终说明她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白色普通级战斗人员,甚至种族还是混血精灵中的一员。

这当然是蔡瑞穗的魔法精灵们的帮助,禁咒本来就不仅仅只是武器,相反的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魔法精灵们都有着非常杰出的表现。

“如果有人能发现这个漏洞,那就把这个人的存在从世界上抹去就行了”当黑龙王关心的问起需要不需要他出面来摆平一切时,蔡瑞穗的魔法精灵们给出了特别标准的回答。

因为检察官们检查不出任何的把柄,精灵族的民众没有办法质疑蔡瑞穗行为的合法性,只能强忍着咽下了这份羞辱。

而那些针对蔡瑞穗残忍表现的抗议也只是民间流言,根本无法成为正式的外交事件。

因为那些被干掉的精灵族选手并非一尘不染的白莲花,他们利用比赛规则,在精灵王城屠杀其他选手的行为也屡见不鲜,甚至倪特努在白色普通级别比赛开始以前才刚刚砍断了韩克斯的身体。

精灵族的民众为了维护他们自家选手的立场,那些怕死就不要参加比赛的舆论说法还没有终止,就被蔡瑞穗干掉全员的这一记响亮耳光打得不知所措。

他们也不敢去追问蔡瑞穗是否真的是白色普通级评价的选手。因为他们了解精灵族那些明星选手真正的实力,只是他们以前习惯于恬不知耻地夸耀他们的小聪明。

现在别人也用了同样的漏洞,他们只好自认倒霉。

但是杨歌的这次表现可和蔡瑞穗之前的行动完全不同,在精灵族认真修改规则,他们认为已经开始公平竞争的情况下,冒险者行会又按他们过去的规矩,来了一次毫无预兆的打脸。

如果怒吼和辱骂可以伤害到场上的选手,结束这一切的杨歌此时应该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可他只是满不在乎的挖了挖鼻孔,对着那些问候他祖宗十八代的观众们伸出了中指,根本不去解释他的行为实际上是在避免他们的兄弟姐妹在未来的战争中白白牺牲。

观众们只能咬着牙把这种不甘心埋藏在心底。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报复对象冒险者行会可不是单一种族构建的组织。

而杨歌只是哈哈大笑,为自己不再出现在比赛现场迅速找好了合适的借口。

“祭典比赛的水平太让我失望了,我觉得那个破职业也没什么可争的,这样好了,我们冒险者行会以后的比赛我就不参加了,他们六个人应该也足够夺冠了”

说完这句话,杨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比赛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