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来自未来的任务

杨歌看到在一场魔族例行的高层会议里,蔡瑞穗罕见地爆发了她一直以来积压的情绪。

“爱与和平去野蛮落后的异世界征服那里的原住民,然后刻意隐瞒我们的所作所为也能叫爱与和平吗

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我宁可和地面世界的种族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想再屠杀那些无法反抗的种族,哪怕他们的长相在我们眼中根本算不上同类

这没有任何尊严和荣誉可言,你们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又一个新的异世界大门即将打开,身为魔王的蔡瑞穗却严肃地警告了魔族的高层们,拒绝了他们得寸进尺的请求。

蔡瑞穗的目标本是为了拯救世界而不是屠戮众生,而残酷的现实只能让她对如今的局面产生了一种荒谬可笑的无奈感。

魔族的子民们已经在多个异世界里站住了脚,他们甚至把一些长相和他们差异太大的土著当成了奴隶和玩具。触目惊心的一桩桩血案在蔡瑞穗面前屡禁不止。

魔族已经不再是失去了生存的资源,为了一点点活命的口粮都要彼此自相残杀的贫穷种族,他们很快地建立了一套属于魔族自身的礼仪文化,并要求当地的土著居民们都服从魔族的统治。

从视频里的地图上可以看到魔族的掌控范围已经不单单是那缺乏资源的地面世界了。从虫族到巨人族,再到金属人和元素之灵,视频用快速闪回的手法截取了魔族已经全面掌控的四个异世界的情景。

魔族高层们在这些世界里享受着皇帝一般的待遇,他们高高在上发号施令,而当地的土著却在衣食住行的刻意控制和层层加码的奴役下拼命干活。

“你们要是再草菅人命的话,我可是会出手杀人的”

面对蔡瑞穗的警告,榨干土著居民每一分价值的行动虽然不会停下来,却会换成更加隐蔽更加温柔的方式。

简单粗暴的掠夺和屠杀也被迫披上了一层来自资本的外衣。

魔族高层们先是人为抬高衣食住行其中一种需求的所需花费的金钱,让当地土著无法满足日常生活的需求,而对工作和努力产生更迫切的渴望。

因为土著需要金钱,于是他们用高出市面价格的工资来吸引土著进入魔族掌控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专业技能的新行业工作。

之后这种需求在炒作中被越提越高,只是完成工作还是无法满足普通人的需求,于是高层们开始提倡土著们一个人艰苦努力,争取干两个人的活并多付一点工资来保证他有机会满足需求的目标,并通过炒掉多余的人力资源来形成大量的岗位竞争和培养服从性。

接着是提倡土著大规模甚至有害于身体健康的加班并支付一定的加班费;之后是将加班顺利成章,刻意强调努力而忽略了对等的报酬

魔族高层们一步步地利用人性的贪婪和焦虑来突破土著的底线,把他们变成生产线上的一颗颗没有自己思想的螺丝钉。

然后他们用一人一票的形式让这些螺丝钉以为自身拥有了决定命运的权力,殊不知他们无论选上了哪一位富有的魔族,都不会真正的去考虑他们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资本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控制了所有人的命运与未来

而土著们由于考虑问题的高度不够,根本无法发现这一点。

于是这些土著们只能把一切不平等的原因都归于运气,天赋,宿命,血脉等等这些一出生就改变不了的东西,甚至当蔡瑞穗抽查这些魔族高层的管理是否合理时,得到的都是土著们心甘情愿成为他们剥削对象的结果。

土著们发生的变化在魔族高层的眼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的欲望很快就膨胀到了蔡瑞穗无法接受的地步,他们居高临下地宣传魔族的血脉高人一等的理念,他们甚至将不同的种族分为三六九等,并刻意地给他们打上了一些出于偏见而形成的懒惰,弱小,贫穷,贪婪等等负面的性格印象。

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这些标签是各个种族目前存在的事实,而是希望通过这些符号,引导这些种族里信念不坚定的犯罪边缘者被蛊惑并执行犯罪,通过几代人的宣传和引导,让大众相信他们的种族本身就低人一等的事实。

蔡瑞穗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穿越在各个异世界之中,驱赶和消灭那些本来生活在他们自身土地上的原住民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族的爱与和平这个看上去温柔无比的任务,完成的方式竟然隐藏着无尽的罪恶。

这是蔡瑞穗不想见到的未来,也是命运系统展示给杨歌看的一种未来的可能性。

当地下世界和地面世界忙着瓜分新世界的地盘时,他们彼此之间自然不需要产生额外的仇恨与争斗。那么在魔族和地面世界的所有种族彼此之间,也就真正的实现了那看上去完全如同童话一般的爱与和平。

这样的未来符合魔族力量通吃一切的规则,却并不是蔡瑞穗能够接受的结果。

杨歌看到那时的他走遍了异世界的各个城市,给蔡瑞穗了一份详尽的调查报告。

“想不到我不去和慈爱光进行单挑战斗,虽然避免了和地面世界之间的战争,却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坐在魔王宝座上的蔡瑞穗一脸无奈地看着杨歌。

“你会觉得后悔吗毕竟要是不打开异世界的大门,也许”

这时的蔡瑞穗只能看到杨歌坚定的摇了摇头,

杨哥站起来来,展示给她一段时间魔法推演后的未来景象。

“如果我们不打开虫族那个异世界之门的话,魔族和地面世界两败俱伤以后,虫族将敲开地下世界的大门,成为这里的统治者

如果我们不打开巨人族的异世界之门的话,巨人族将吃掉他们星球的所有活物,我们在五十年后看到的,只能是一颗荒芜的星球

况且只要我们现在发现了问题,有些人就可以在命运线尚未到达这一步时,扭转成为皆大欢喜的结果。

就像不能因为饥荒就不去发展医学,放任新生儿死去来节省粮食一样,就像不能因为缺少资源就把人分三六九等,让弱者离开城市,成为魔兽的口粮一样。

我们虽然知道未来可能会出现更棘手的问题,但这并不是我们放任命运发生惨剧,不去解决眼下问题的理由。

眼前的问题需要立刻解决,至于解决后会出现的新麻烦,我相信我们也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就算我们解决不了我们也可以托付给优秀靠谱的帮手

这一点你也认同吧过去的我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由你在还没有发生之前就妥善的解决掉”

杨歌看到蔡瑞穗施展出时间魔法,然后他居然进入到这段他观看的视频里,他看见未来的自己郑重其事的把调查的报告塞进他的手里,似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我们已经做了所有我们能做的努力,请你一定要改变这个未来我们不想看到的结果”

杨歌看到未来的自己和蔡瑞穗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杨歌的身体在渐渐地消失,他似乎只是得到了一份他不知道有什么价值的调查报告。

画面结束。

未来的记忆片段虚假的爱与和平就这样把一个额外的任务发送给杨歌。

那是来自于未来的求助,杨歌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在短时间内解决的问题。他甚至需要得到一部分魔族高层的帮助。

就在这时,杨歌收到了地狱茜发来的消息。

“车玉岚从葛阳的截杀中逃生,幸不辱命。慈爱光对葛阳产生了怀疑,准备派侦察小队试探你们的实力。”

车玉岚的这个结果早就在杨歌的预料之中,可他眼前一亮,发现地狱茜是一个非常适合在这件事中拉拢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