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亡杨补牢犹未晚,图穷匕现玉落盘

从葛阳的洗脑魔法中醒来以后,杨歌只是简单的和每一个同伴都聊了几句,然后他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仔细的检讨他在重生到这个异世界以后遇到的第一个重大挫折。

杨歌不能出现在那些女孩子面前,他不能让她们知道他差一点就死在了这次阴谋之中。

他不希望在她们面前流露出软弱无能的样子,所以他必须尽快的解决这个挫折展示出的一系列问题,不能让其他人为他担心,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杨歌打算开启他之前从黑龙王那里获得的特殊回忆背叛与爱妻之死,争取在副本中拿到基本及格的评价,迅速提升他个人的战斗等级。这样应该能增加他个人的魔法抵抗能力,减少被这一类魔法控制心智的可能性。

这对于杨歌来说,可能是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一直忽略了他的个人战力和葛阳之间悬殊过大的差距,把胜利完全寄托在他的战术得当上,忽略了这种不讲道理的蛮力碾压。

这是一个致命的漏洞,杨歌必须尽快的弥补他思想上的疏忽大意。

他虽然已经用另外的手段得到了艾希娅的遗言,也曾经想要把这个特殊的副本留到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再去进行通关,争取能从中获得最大的收益。

可杨歌现在认为他当时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葛阳以及其他想要他就这样死掉的那些人根本不会给他足够的成长空间。

杨歌觉得他就算无法成功通关副本,也应该尽快的提高他自己的战斗力,哪怕为此付出收益大幅度减少的代价。

葛阳和其他未知的风险随时都有可能在任何一次行动中找上他,他没有充裕的完美获得最大收益的时间。

杨歌发现他对于异世界争斗的残酷性还是认识的不够深刻,他总以为有命运系统对未来的预测,苏明洁对大多数常识情况的判断引导,程晓曼那起死回生的医疗能力和蔡瑞穗那近乎无敌的力量,他至少在个人安全上能得到充分的保障。

可葛阳用洗脑魔法营造出的虚假世界给了杨歌一个足以推翻他天真判断的警示,只要杨歌的个人实力还处于蓝色精英这种炮灰级别的水平,这样的防护网就不足以完美的保护他的安全,总有漏洞可钻。

无论是命运系统对未来的预测,还是程晓曼那起死回生的医疗能力都只是针对于肉体毁灭的能力,而葛阳想要的却并不是破坏杨歌的肉体,而是动摇或者说迷惑杨歌的心灵,让他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无法自拔,并心甘情愿地献上他的生命。

更让杨歌感到恐惧的是,他虽然从洗脑魔法中挣脱了出来,可葛阳却获得了魔族的爱与和平这个长期任务该如何解决的全部信息。

如果葛阳未来想要让慈爱光给蔡瑞穗找麻烦的话,他们一定会让慈爱光指定的继承人去完成这个任务。

那么虽然蔡瑞穗可以用武力来获得魔王的位置,可敌人的继承者也将因为完成这个任务而获得魔族民众自发的爱戴,甚至可能动摇蔡瑞穗的地位。

这种人就算可以毁灭他的肉体,也将造成无穷无尽的麻烦。

所以杨歌一方面是以蔡瑞穗的名义在她击败了各地的城主以后,向外界透露蔡瑞穗有意完成爱与和平的这个任务,并已经对开启异世界大门有了基本的思路方法。

另一方面,在异世界大门还未开启以前,杨歌用大量不同种类的流言去猜测未来开启大门以后,魔族应该采取的行动方针,其中有真有假,自然也有他暴露给葛阳的那几种说法。

一方面大量虚假的流言让魔族的民众对这些消息无所适从,甚至不相信这些互相矛盾的流言有任何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如果葛阳真的要用这些手法来推行爱与和平的任务,那么第一个提出这套方案的人也不会是葛阳选出的继承者,而是蔡瑞穗精心思考后,用匿名的方式得出的结论。

所有关于这件事的证据链,杨歌都迅速而又彻底地做了相关的准备工作,他认为应该可以对抗葛阳可能的利用手段。

提前做完了这些事,杨歌才能安心的开启黑龙王的副本。

杨歌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多虑了,自从挑拨苏明洁的事件也被揭穿破坏以后,葛阳就已经调高了他对杨歌智力水平的判断,。

葛阳完全没有和杨歌继续玩这种阴谋手段的想法,因为这样做失败率实在太高,他只想换个方式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麻烦。

“立刻在刺客公会发布匿名的悬赏令,无论是谁,只要拿杨歌的脑袋提交给公会,都可以获得一百万金币的赏金,这笔钱我会预先支付。”

葛阳并没有在意他的肉体被破坏的可能性,只要有杨歌的脑袋,他随时可以再生出一具完整的身体。

目前也只有人类的大脑这个器官无法用其他手段再生,治疗魔法就是这么神奇。

葛阳的想法非常简单用暴力来彻底的解决杨歌的生命。

在蔡瑞穗守护在杨歌身边的情况下,正面使用武力明显是不可能取得任何效果的,他能采取的唯一手段就是派出暗杀的刺客。

无论是一杯毒酒还是见血封喉的匕首,应该都是在冒险中很容易中招的方式。

而想要顺利的接近杨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从葛阳目前得到的反馈信息来看,也只有那种倾国倾城的杀手才有机会勾起杨歌的兴趣。

他很快就把这条消息也免费提供给了刺客公会。

“哈,这人真是浪费钱,区区一个蓝色精英级的冒险者,悬赏额居然有一百万金币

而且这个叫杨歌的色鬼喜欢好看的女孩子这不就是为了我量身定制的委托嘛

老娘我接下来了三天就够了,等我来领钱的时候请大家喝酒”

完全无视杀手公会对这个任务提出的警告与风险,一位刚刚进入这个行业,连一个人都没杀过的女杀手接下了干掉杨歌的委托。她在早前的训练中已经达到了金色传说级的一般水准,觉得处理这样一个报酬巨高的简单任务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她的命运就在这一天,和杨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丝线紧紧缠绕。

这是任何人都绝对想不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