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各自的立场

杨歌接下了艾法莉的偏执这个任务,一段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世界之心悄悄揭开了一直隐瞒的部分真相,它为什么要通过命运系统引导杨歌一步步地进行各种任务,正是因为这些未来和神灵一样强大的女孩子们无法掌控她们悲惨的命运。

自古红颜多薄命,那些女孩子们每一个人都有无法放弃的原则和立场,她们彼此之间只要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就会导致战争或者更大的危机出现,一旦有一个甚至几个指挥种族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灭绝,甚至可能导致世界之心的陨落。

这就是世界之心为什么要通过命运系统和苏明洁的协助,引导杨歌漫无目的地在各个种族旅行的目的,他希望杨歌能通过命运系统,改变这些未来可能发生的结果。

那些女孩子们需要获得帮助,而杨歌恰好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助他们,这才是世界之心愿意花费高昂的代价,让命运系统将未来的可能性展现在杨歌面前的原因。

而这一次,世界之心打算把这些女孩子们之间和睦相处的伪装揭开,让杨歌看到她们从来不曾在杨歌面前表露的真实想法。

“除了苏姐姐和蔡瑞穗,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把杨歌转化成精灵的计划丑话先说在前头,你们最多也就只有四百年左右的寿命,哪怕你们的实力不弱于我,难道还想让子孙世世代代都有这种水准不成我终究可以报复回来的”精灵女王艾法莉冷漠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一张柔软的鹅绒床垫突兀的放在不远处的地上,杨歌看到他自己躺在上面,看上去昏迷不醒却睡得很安详,似乎是艾法莉动了什么手脚。

两条雌性黑龙站在杨歌的身边保护着他,这些黑龙王的眷属应该是艾法莉的堂姐妹,也只有这样的近亲,才能请得动高傲的黑龙帮忙。

银龙族的少女杀手叶晴玉出现在艾法莉的背后,她的手搭上了艾法莉的肩膀。

“要不是蔡瑞穗禁止大家动手,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叫嚣吗早就死在我的刀下了”

可她的威胁对艾法莉来说毫无意义。

“呵呵,我记得你之前刺杀过杨歌三次第一次居然还冒充了乔普拉的形象,败坏我妈的名誉”艾法莉咬牙切齿地回忆起她第一次见到叶晴玉时的情景。

要不是这个蹩脚的杀手,她也不会知道黑龙王曾经有过一段暧昧的感情经历。

艾法莉觉得叶晴玉是故意在她父亲的伤口上撒盐,这个仇她一直记恨到了现在。

“要不是之前我爸说这件事一笔勾销,这笔账我早就想跟你算算了”

“谁跟谁算还不清楚呢”叶晴玉轻蔑的看了艾法莉一眼。“要知道我可是逆天级中阶的强者,你打赢我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要不是蔡瑞穗”

叶晴玉的话还没说完,艾法莉只是招了招手,就有五六条黑龙出现在叶晴玉的面前。他们虽然论实力比叶晴玉稍弱一筹,但这些黑龙一起上的话,叶晴玉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你有本事单挑”叶晴玉用不甘心的眼神瞪着艾法莉,这反而让艾法莉扶额苦笑,失去了和她杠下去的兴趣。

“谁跟你玩什么单挑分胜负生死搏斗本来就不择手段,你以为蔡瑞穗不希望我们彼此争斗是在保护我吗别太天真了”

被艾法莉说的哑口无言,叶晴玉只得无奈地退下。可车玉岚却在此时站了出来。

“你不就是有几个手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从来不畏惧强大的敌人,有本事冲我来吧”

“呵呵。”艾法莉看着车玉岚,冷笑着问了一个看上去非常简单的问题。

“要是杨歌成为了人类帝国的敌人,只有干掉他才符合人类这个种族的利益,作为人类的勇者,你会不会对他拔剑相向”

“我”车玉岚明显的犹豫了一下,可她立刻就下定了决心。“我不会这样做我会帮他化解和人类帝国之间的矛盾,如果实在无法化解,我宁愿为此付出我的生命,也不会与他为敌”

“退下吧,满脑子人类利益的废物勇者”艾法莉毫不掩饰她对车玉岚刚才答案的鄙视。“杨歌可是屡次三番地拯救了你未来的命运,不谈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他也是你最重要的恩人

可他一旦出现了危险,需要你站在他的身边为他而战的时候,你居然只肯付出你的生命,也要维护那可笑的正义

你对得起他为你所做的一切吗你还有良心吗我相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出和你相同的选择。

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谈论杨歌未来的命运我呸”

“你”车玉岚被艾法莉的这些话气得脸色发紫,可她又不得不承认艾法莉的胡搅蛮缠确实击中了她的软肋。

车玉岚虽然深爱着杨歌,却不可能为了杨歌去和整个人类社会为敌,能在这件事上为杨歌去死就是她唯一的选择了。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那毕竟是你和杨歌的孩子,如果执行了转化杨歌成为精灵的仪式,这个孩子的灵魂恐怕将烟消云散,不入轮回

我是冥府女神的圣女,我知道这个选择的后果,你可要考虑清楚”

艾法莉面色凝重,她知道程晓曼的这个问题也是其他几位姐妹共同的疑问,她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她能够给出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答案,那么她相信所有在场的人都希望看到杨歌多活至少两千五百多年的时间。

艾法莉觉得她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我当然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但做出这个计划的人是我,未来亲手扼杀儿子灵魂的人也是我这个狠毒的母亲,和昏睡不醒的杨歌没有任何的关系”

艾法莉的话语虽然冰冷,里面隐藏着的炙热感情却是藏不住的。

“我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像世俗中的女人那样和睦相处,我们也不可能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因为我们都有自己想要达成的信念或目标。

我们看上去拥有很多东西,金钱,权力,力量但是我们又能为他做什么呢至少在我眼中,他对这些世俗的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

所以我只能给出我最珍贵的东西,请你们不要阻止我的选择

求求你们了”

艾法莉的说辞让那些女孩子们感同身受,她们也想要表达她们对杨歌的爱慕之情,可她们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方法。

虽然艾法莉的行为看上去是道德所不允许的禁区,可这一刻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反对。

所有女孩子们都想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杨歌能够活得更久,就算做了一些违背良心的事,也有艾法莉主动的承担责任,这样不好吗

杨歌看到艾法莉的这一番说辞竟然打动了她身边的那些女孩子们,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种打感情牌的方式对于女人来说非常有效,可这却是忽略当事人意愿的选择。

这种硬塞给别人的,他人未必认同的好处,杨歌也是见过太多例子了。

他知道要是他不出面阻止,恐怕命运已经要无法改变了。

杨歌没有一句废话,他直接使用了未来重启的技能,进入了昏迷不醒的自己体内。

程晓曼也明显的一愣,那是杨歌的技能把她拖进来的结果。

“很抱歉,我不同意你这样做”

杨歌从床垫上爬了起来,表示了他对艾法莉这个仪式的反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