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摆在你面前的都是错误选项

杨歌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有些不确定的问苏明洁。

“也就是说,即使我选择配合艾法莉的方案来延长自己的生命,也有可能因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出现了难以接受的损失,而被世界之心用轮回的方式强制回到原点,并宣判我的死期

那它为什么还要让我自己做出选择难道它不能把未来的结果直接告诉它选中的人吗这样不就减少犯错的可能性了”

杨歌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世界之心这样做的理由,表情有些僵硬。

“我知道了,也就是说按照世界之心的方案走到最后的话,虽然是轮回者们反复尝试的结果,却还是会导致世界末日的发生

所以命运系统才会提前告知我未来的情况,让我在这些情况发生以前就做好改变的准备。它希望通过一定的变化来改变未来可能的样子,而大部分情况还符合它过去的想法

就像这是一场没有存档的游戏一样。

命运系统只想更改其中的几个它觉得不太合适的变量。剩下的就按照它过去的习惯去做

可我已经做出了它意想不到的改变,而这改变的结果看上去比原来的结果更好,所以它想根据我改变命运的情况,试图探讨打破过去各种无法改变的悲剧循环”

苏明洁点了点头,神情复杂的看着杨歌。

“你其实一直在做这件事,无论是车玉岚,程晓曼还是蔡瑞穗,她们的命运都在咱们一次次的任务中得到了改善。这是世界之心在其他穿越者中所没有看到的。

这也是你获得她们好感的原因。

那是命运层面不由自主的亲近和感恩,是铭刻在她们灵魂之中的,通过命运系统的推演,从未来反馈到现在的印记。

不然的话,杨歌你长得这么普通,又不会讨女孩子欢心,怎么可能得到她们的青睐

这个世界和地球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不存在毫无原因一直爱你的傻女人,她们都有她们的信念和立场。

至于爱情虽然重要,却不是她们为此放弃一切的理由”

苏明洁故意不去提杨歌那奋不顾身的勇敢,那抓住事物本质的判断力以及那绝不妥协的责任感,她刻意隐瞒了她自己的内心感受。

当她发现她穿越到异世界后,是作为无条件帮助主人成功的仆人灵体存在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非常绝望的。

苏明洁无法改变葛阳在她的灵魂深处设置的魔法命令,她必须以主人的利益作为她人生的唯一意义。她认为自己一辈子也无法摆脱这种束缚。

同样作为穿越者,苏明洁自问如果她和杨歌调换位置,她一定不会做出杨歌这样无私的行为既然对方被设定为无条件地为自己牺牲,那就让他牺牲好了,这应该最符合我自己的利益。

何况设置命令的那个人并非杨歌,就算这个事情被别人知道,杨歌也完全可以轻飘飘地说一声可惜他不懂得解除的方法,所以只能让苏明洁为他受苦了,再流下几颗鳄鱼的眼泪。

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做出的选择。

可杨歌却故意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那种不甘的感觉,在他的许可和帮助下,苏明洁摆脱了一直约束着她行动的命令。

所以在杨歌和葛阳这两位都可以称得上苏明洁曾经的主人面前,苏明洁完全一面倒的站在杨歌这一边。

这并不是因为杨歌是肉体争夺战中的胜利者,更重要的是,苏明洁知道杨歌不愿让她成为无私奉献的工具人。

单单就是这一点,已经和葛阳的行动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了。

杨歌的选择是那样的愚蠢,那样的天真,却又让苏明洁感觉那样的让她感到心安,那样让她愿意追随着他的脚步,一起同甘共苦,荣辱与共。

因为杨歌,绝对不会在情况严苛的时候故意选择抛弃她,去增加那一点生存的机会。

这也是她第一次用预演的形式考验杨歌时,杨歌用行动告诉她的答案。

至于杨歌刚才的质疑和询问,苏明洁知道那仅仅只是单纯的抱怨。

杨歌一定会阻止艾法莉的计划,不然的话,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趟这场浑水。只不过,他好像有些纠结,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苏明洁看到杨歌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她笑了笑,明知故问的对杨歌说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棘手的事件出现,你没有解决的把握说出来听听,让我给你参谋参谋。”

杨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相信苏明洁不会害他,直接把他刚才的计划和盘托出。

“要解决艾法莉这一次的行动,首先要解决她针对每一个人的性格而制定的行动方案。

关键是艾法莉选择的那几个角度都没什么逻辑上的问题,我根本没有办法在语言上驳倒她

而如果我无法说服那几位少女,以我目前的战斗能力进入未来重启的那个时间段,我根本无法制止艾法莉的行动”

杨歌的话音刚落,苏明洁笑着摇了摇头。

出色的男人总以为他们只需要考虑实力和公平就够了,可在现实世界中,哪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可言。

“你只按逻辑和理智去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结果的,我相信她们在感情上肯定会倾向于你,所以只要你的说法和艾法莉各有理由,最终获胜的那个人肯定是你

这并不是因为你比艾法莉更强大,而是因为你在那段未来中曾经拯救过她们每一个人的命运,你和她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仅此而已。

使用你的手段回到哪一段命运之中吧,只要你的理由和立场不会被艾法莉彻底驳倒,你就一定会获得最终的胜利,这是我个人的判断”

听完苏明洁的分析,杨歌启动了重置任务的技能,看到了艾法莉的偏执那个任务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知道艾法莉会跟那些女孩子们说什么,他打算在艾法莉发言之前就这样突然的醒来。

“除了苏姐姐和蔡瑞穗,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把杨歌转化成精灵的计划”

艾法莉的话还没有说完,杨歌就从昏迷中苏醒,他直接打断了艾法莉的发言。

“等一下,我想我应该有资格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我不同意这样做”

杨歌看到那几个守卫在他身边的黑龙姐妹们面色不善的走了过来,可他面不改色,重复着上一次在这个场面时,艾法莉亲口说过的话。

“我想蔡瑞穗禁止大家动手,应该也包括我本人在内吧你是要剥夺我说服你的机会

艾法莉啊艾法莉你,还是怕了吗

那就让你的姐妹打晕我好了反正你也只会用那些狡辩来骗过在场的大家”

艾法莉挥手阻止了黑龙姐妹们的行动,她死死地盯着杨歌的眼睛,她当然知道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并不是她用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轻易说服的。

但是她始终相信她精心做好的准备可以说服在场的其他人,那么最终大家一起出手,杨歌也无法追究她的责任

“我当然不会阻止你发言。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好了,我会认真聆听。”

艾法莉用了一个简单的技巧,让杨歌的发言看上去只是在被她安慰下的无理取闹。然后她笑吟吟地看着杨歌,想知道杨歌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可杨歌只是第一句话,就让她彻底的笑不出来。因为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的回答,都会激怒在场的其他女孩。

“我想你应该知道,即使你的母亲艾希娅死去以后,黑龙王倪惑国也可以举行转化成精灵的仪式,获得等同于精灵一半左右的一千年生命。

仅仅只需要牺牲他和你妈妈的女儿,也就是你,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没有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他爱你,更是因为他有着足够的气魄和胸怀,不需要靠出卖自己的子女获得幸福

你认为我就必须卑劣到出卖我和你的儿子,才能够获得幸福吗

你,真的认为我是这么没用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