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最小的代价

艾法莉虽然对未来的她做出这样的选择感到惊讶,可她很快就想通了这样做的原因。

“利用冥府女神的特殊能力,让精灵士兵们直接从战争中获取利益,也让他们和其他种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那时的我应该是被逼无奈,不得不这样做吧。

如果我的猜测正确的话,这应该是议会重启了征服地面世界的计划,鼓动精灵一族对抗整个地面世界的结果。

我和杨歌的手腕……难道也无法违抗精灵王国强盛以后,那些政客所鼓吹的战争与荣耀吗?

那些投票的选民,他们真的以为会从这场战争中获得更多的东西,而始终不去考虑失败的结果吗?”

艾法莉长叹了一口气,始终不明白她的子民为什么要让这样做。

她觉得已经过了一千八百年的时间,那些几年一任的政客,怎么还会有资格左右民众的选择?

艾法莉有些疑惑不解。

她始终认为这种不给对手留任何和解余地的做法实在太过大胆,是她不会采取的豪赌方式。

这意味着不是一场简单的局部战争,而是关系到所有种族未来命运的全面大战,无论输赢胜负,都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太大的影响。

精灵族的子民们怎么会无条件的坚信他们一定会取得胜利,这不应该是任何人能够有资格决定的重大事件。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面对这冲击性的事实。

精灵族的议长出现在未来艾法莉的面前,他因为恐惧而显得有些忐忑不安,但他还是鼓起了反对艾法莉的勇气。

“陛下!请您一定要再考虑一下这样做的后果!继续扩大我们针对其他种族的仇视政策的话,意味着精灵族将和整个地面世界全面开战,这可不是明智之举!

饭要一口口吃,敌人也要一个个的消灭,我建议先拿矮人开刀!那也是我们接壤的地盘。”

艾法莉根本没有想到,未来被那些子民们相信的对象,那个有资格左右民众选择的人,居然会是她自己。

是她挑起了精灵和各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可是……她却不知道那时的她自己走上这条歪路的理由。

她看到未来的艾法莉冷笑着看了一眼那毫无实权的议长,故意明知故问的说。

“首相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你们不是同进退共生死的伙伴吗,为什么他居然放弃了劝说我征服世界的意图?

不用担心群众给他提意见嘛,身正不怕影子歪,他要是没问题的话,怎么查也不会有事的!”

艾法莉皱起了眉头,按照刚才的这段话透露的信息来判断,精灵族的首相应该已经被愤怒的群众所举报,而且开始调查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了。

艾法莉知道未来的她迷失在群众对她的个人崇拜中,把个人的见解当成了对精灵一族最好的选择。

未来的艾法莉活成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样子,那毫不掩饰的贪婪和直截了当的威胁都让她觉得丑陋不堪。

可杨歌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不阻止她这样继续错下去?

难道他也逃不过岁月的腐蚀?成为了和艾法莉一样想要征服世界的野心家?

这一切看上去糟透了……艾法莉这样想着,可她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并没有动摇她继续这样做的决心。

艾法莉只是觉得有些地方需要稍微调整一下,不要做得像现在这么明显和过分,可她还是不想改变这种局面,她想要掌控整个地面世界的一切。

她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未来的杨歌终于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滑稽而又不搭配的礼服,身边跟着两个穿着一身盔甲的女武士,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普通民众对贵族的看法那样简单直接。

艾法莉有些惊讶,这种肤浅而又华而不实的服装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她的面前。

就算杨歌有这样糟糕的审美观,为什么那时的她自己居然视而不见?

艾法莉看到未来的她神情复杂的看着杨歌,可欲言又止,眼泪就这样悄然从脸颊上滑落。

“可以开始了。”杨歌微笑着冲其中的一个女武士点头致意。

然后他看向艾法莉,眼神里尽是温柔。

“别哭了,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拿我这条命换整个世界的和平共处,已经很划算了!

记住,这场战争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我逼你做的,我是为了能多活两天,而你是迫不得已。

所以你找了个机会干掉了我,这才是参与战争的所有种族下台的台阶!

不然的话,你们手中的那些禁咒将毁灭这个世界!”

杨歌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废话,只是继续对那个女武士点了点头,掏出一张魔法卷轴,塞到女武士的手里。

“动手吧!”

那女武士撕开了魔法卷轴,上面是蔡瑞穗曾经刻录下的禁咒,直接解除了杨歌和艾法莉同生共死的契约。

那女武士突然跪在杨歌的面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我叫慈爱圆,以前我以您的血脉为耻,但从今天起,我的名字就叫做杨源了!”

杨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可艾法莉扑到了他的脚边,一边痛哭流涕,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

“这个替罪羊也可以是我的!我也能成为其他种族下台的台阶!”

杨歌张开了眼睛,他并没有领艾法莉的情,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话。

“你要让整个精灵种族的信仰就这样的崩溃吗?你要亲手毁了爱戴你的人民吗?

总有人要为你发动的战争付出代价,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艾法莉被质问的有些不知所措,她似乎被这种气氛所感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对,我可以放弃一切的,我……我真的可以……”

杨歌又闭上了双眼,似乎不愿意去看艾法莉那真诚的眼神。

“还记得你第一次冲我歇斯底里的大喊时,我对你说过什么吗?我说我喜欢的是独立自主的灵魂,你让我很失望!

对,我已经不爱你了,所以……请不要为我流泪!那不值得你这样做。”

他又看向身边的女武士,有些不满意地抱怨道:

“动手吧!还要我等多久?”

他的话音刚落,杨源的剑刃就这样刺穿了杨歌的心口。

画面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