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名声大噪,徐达之谋

第24节光明顶大会,法王之议

谢无忌的目光,缓缓从五位掌旗使的脸上划过,略显欲言又止的说道:“五位叔父,对于旗内现今的教务,侄儿也有一些浅见,不知当讲不当讲?”

庄铮微微一笑,毫不迟疑的说道:“有什么好建议,又或是我们五人做的有什么不到的地方,无忌你放胆直言。既然我们五人决定全力支持你,今后旗内之事自然也都会以你马首是瞻。”其余四位掌旗使,亦是含笑点头不已,对于庄铮的话没有半点反对之意。

“多谢五位叔父,如此就请赎侄儿放肆了。”谢无忌感激的点了点头,沉声道:“经这几个月,侄儿在江淮行省巨木旗分坛行事下来,大感旗内对各地分坛的安排,太过分散,这也使得各地各旗分坛之间,无法有效形成合力,面对鞑子朝廷,对抗之力自然也就要薄弱很多。就此番,面对鞑子朝廷的大军清剿,锐金、烈火二旗分坛,才会损失如此严重。”

五位掌旗使闻言,一阵的沉默,当初如此安排,就是他们五人共同商议的结果,如今听闻谢无忌如此说,确是有些被打脸的感觉,不免脸上都有点发热,但细细思来,又深觉谢无忌所言,大有道理。

反倒是徐达四人,常年主持江淮行省各旗分坛事宜,再加之刚刚经历了蒙元大军的清剿,对此倒是深有体会,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

“呼……”庄铮长吐了口气,坦然承认道:“无忌,你说得不错,是我们五人思虑不周。”随之,更不耻下问道:“不知,无忌你有什么好办法,解决此问题呢?”

谢无忌心中早有腹案,当即缓缓开口说道:“我的办法就是,各行省的五行旗分坛,合并为一。如此一来,各个行省,就只有一个分坛,自可群策群力,取长补短,配合无间。到那时,即便鞑子朝廷派兵清剿,也可从容应对。最起码,保命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

厅内众人闻言,俱都沉吟不语,越想,越觉得谢无忌的办法却要比之前好上太多,眼中更是烁烁放光。

“好!”庄铮当即拍板,断然道:“无忌,你这个办法很好!此番返回总坛之后,我们就按此办法来办理。”

接下来,众人一边举杯痛饮,一边开始畅所欲言,商谈起若要实施此法的一些具体事宜。要知道,蒙元朝廷将天下划分为十大行省,每个行省内又各有五行旗的各分坛,想要将他们整合为十大分坛,可不仅是将各行省五行旗各分坛直接合并那么简单。仅仅是合并后各分坛的香主、副香主任命这一项,就需要统一安排。否则谁当香主?谁又当副香主?此事若不妥善安排,到时谁都不服谁,彼此之间面和心不和,不仅达不到配合无间的目的,恐怕更会内耗不休,那可真就大违他们欲作如此变革的初衷了。

厅内众人,且不说五位掌旗使和谢无忌,余下的徐达、常遇春、邓友德、刘聚四人,都是历史上威名赫赫的名帅名将。是以,在他们反复的讨论和斟酌之下,一个完全方案,逐渐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只要按此方案进行各行省五行旗分坛的变革,当可顺利完成。

也正是由于此番讨论,徐达、常遇春、邓友德、刘聚四人,真正进入到了五位掌旗使的眼中。之前那些都只是听闻,如今亲眼所见,他们确是彻底认同四人的才干。彼此暗中交换了个眼神,就有所决定,今后定要对四人重点培养,以为谢无忌的臂助、班底。如此看来,他们对于谢无忌,到还真是实心实意,考虑的甚为周全。

而此时,酒宴也已接近尾声,就在众人即将各自散去之时,闻苍松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诸位,我们似乎还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待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后,方才沉声道:“那就是无忌身份的问题。所谓名不正而言不顺,接下来咱们五行旗要在无忌的领导下,干那些大事,若是没有个正式的名号,恐怕会平白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此言有理。”庄铮重重点了点头,认可了闻苍松的话,又略一思索,双目不由得为之一亮,说道:“再过小半年,就是我教每三年一次的大议,到时蝠王和五散人都会齐聚光明顶,此次我们五人也不妨走上一趟。”说起来,自从五行旗离开光明顶后,这十多年来,由于和杨逍积怨太深,每一次教内大议,他们都没有前往参加。不过,此番为了谢无忌,他们确是不得不走上一遭了。

余下三位掌旗使闻言,眉头都是不由得微微一皱,显然没想到庄铮会如此决定,心下难免有几分不愿。但转念又一想,若不参加此次的教内大义,即便五行旗能单方面将谢无忌推上一个高位,难免还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闻苍松倒是神色如常,显然在他提出此问题时,就已想到此节,恐怕即便庄铮不说,他也会提出来。如今听了庄铮的话,更眼中精芒微闪,笑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不错!”庄铮神色肃然,断然道:“子承父业!无忌既然是谢大哥的独子,四大护教法王之中,自然也该有他一位。”

“我也是这个意思。”闻苍松含笑点头,说道:“如今,我教四大护教法王,龙王在教主失踪后不久,就了无音讯,至今也不知是生是死;狮王同样音讯全无,不知身在何方;鹰王叛教而出,于江南一代自创天鹰教;剩下的也就仅有蝠王一人,四大护教法王可谓是名存实亡,这才让杨逍那厮如此嚣张。”

谢无忌微微一怔,万没想到,五位掌旗使为了他,竟然甘冒奇险,心下感动不已,忙道:“只是区区名分,侄儿不要也罢。五位叔父万不可为了此事,而行此险事。”此行的风险,实在不小,如今五行旗虽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没有顶尖高手坐镇,对上杨逍和天地风雷四门,恐怕仍是败多胜少。当年,他们能从送退出光明顶,那是因为还有谢逊力挺,如今又有何人会冒着得罪杨逍的风险,来帮助他们呢?韦一笑?五散人?他们的交情,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怕什么!”辛然双目一瞪,沉喝道:“重上光明顶,就重上光明,难道还怕杨逍真吃了咱们啊?我觉得大哥、二哥说得很对,今年的教内大议,咱们就去走一遭。”

唐洋亦接口道:“是啊,此事就这么定了。无忌,你放心,杨逍那厮就是再胆大妄为,也不敢真的和咱们拼个你死我活。”顿了顿,又话锋一转,沉吟道:“不过,我倒是有些担心,无忌升任护教法王之事,即便有咱们五行旗力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颜垣亦是满怀忧虑的说道:“当年,教主还在世的时候,教内就有传闻,说教主有意任命谢大哥为下一任教主。为此,教主失踪之后,杨逍那厮可是一直都和谢大哥不对付。再加上,当年谢大哥的一些作为,在教内着实得罪了不少人,无忌若要登上护教法王一位,恐怕真不太容易……”

厅内众人闻言,大部分都是愁眉微锁,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仅有庄铮一人,面色如常,淡淡的向谢无忌问道:“无忌,我看你的修为,应该内外兼修,不仅外功造诣不凡,内功也到了后天中期之境吧?”

在五位掌旗使之中,闻苍松、唐洋、辛然和颜垣四人,都是后天初期境界的一流高手,彼此之间相差并不太大。仅有庄铮一人,是后天中期境界,并且天赋异禀,同样是内外兼修,就算是在同境界的一流高手之中,也是最顶尖的存在。谢无忌依稀还记得,在原著中,这位可是在灭绝师太不使用倚天剑的情况下,能将之硬拼击退的猛人。

“庄叔父法眼无误,侄儿确是与内外兼修,并已达到后天中期境界。不过……”谢无忌眼中精芒一闪而逝,似乎明白庄铮为何会有此一问,自信的笑道:“不过,侄儿有信心,只要再给侄儿几个月时间的潜修,应有很大的机会突破到后天后期境界。”他所言的确不虚,在经历这几个月的连番厮杀,他早已触摸到了突破后天后期的门槛。而后天后期境界,对于谢无忌来说,确是没有什么瓶颈可言。要知道,在上一世,他就已达到此境界了,如今再要突破,只需潜修数月,自然就可水到渠成。

众人闻言,大都是深吸了口凉气,万没想到,谢无忌竟会有此深厚的功力。闻苍松更是赞叹不已,笑道:“无忌,你不愧是张真人的高徒,了不起。你这才多大啊,竟比我们五个都还要强上一筹,还真是不服老不行喽……”

“好!”庄铮亦是双目一亮,大喜道:“若真是如此,我就放心了。其实,在我教内,说得再多,也不如拳头够硬来得实在。杨逍那厮虽已达到后天后期境界多年,但毕竟还没有突破到大圆满,或者说是半步先天的绝顶之列,想来以无忌你内外兼修的战力,即便不能胜过他,也应可勉强保持不败。如此一来,我想杨逍那厮,即便再如何不愿,也没脸阻止了。”

“不错!”辛然更是畅快的大笑道:“我还真想看看,到那时,杨逍那厮的嘴脸会有多么有趣,哈……”余下三位掌旗使,亦是面露坏笑,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随后,众人又是闲聊了几句,便各自散去,回去休息去了。五位掌旗使亲自驾到,自有寨内弟子一早就收拾好了寨内最好的客房,以供五人下榻。

第二天清晨,众人才刚刚吃过早饭,谢无忌就被五位掌旗使拉到了演武场,欲要亲自试试他的武功。

霎时间,山寨内就轰动了。寨内众人都围聚于演武场上,将演武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还有不少晚来的寨内弟子,实在没有地方站,甚至都爬上了演武场附近的房顶上,也不愿错过即将展开的精彩大战。

谢无忌慨然应战,却也并未藏拙,接连击败了辛然和颜垣二人。二人足比谢无忌低了一个小境界,自然不可能是谢无忌的对手,甚至都不能探到谢无忌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而接下来,闻苍松和唐洋二人,却并没有再出手意思。用他们的话,他们的武功,与辛然和颜垣二人,也不过相差无几,就不再献丑了。

倒是庄铮,手持一柄巨大的狼牙棒,大步来到场中,肃立于谢无忌的对面,欲要亲自出手,逼出谢无忌的全力,看看他的武功究竟到达何种程度。

二人皆是后天中期境界,又同为内外兼修,这一番大战,确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看得围观的众人,俱都是目眩神迷,无法自拔。而对于谢无忌所展现出来的武功造诣,更是心折不已。

“无忌,小心了……”庄铮突然暴喝一声,砰砰砰三棒,将谢无忌强行逼退一步,跟着又是一棒,搂头盖脸的压将下来。

“哈!”谢无忌沉喝一声,双手擎天,成阴阳虎爪之势,不闪不避,竟要硬接庄铮这全力一击。

“轰!”的一声巨响,震得整个演武场,都轻颤不已。而观战的众人,只觉得阵阵劲风扑面而来,大都被掀飞得向后连连退去,即便徐达四人都小退了两三步。也唯有四位掌旗使,方能巍然不动,俱都双眼微眯,紧盯着场中的二人不放。

再看演武场上,谢无忌原地未动,但脚面却深陷坚硬的石砖之中,仍保持擎天阴阳虎爪之势,双臂青筋暴起,轻颤不止;而庄铮,则退出了三步开外,手中那柄巨大的狼牙棒,也仅剩下半截,显然是受不住二人这全力一击,震断开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