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悄然探出的黑手,人口大迁移

第15节悄然探出的黑手,人口大迁移

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上,一支明郑王朝的舰队正乘风破浪,向着某个未知的岛屿,急驰而去。航行在首位的主舰船头之上,郑克藏卓然而立,神情凝重,眼中寒芒闪烁。这才刚刚消停了不足1个月,郑克藏,血狼营,以及洪旭的舰队又再度杨帆出海,也不知是何故?

不知为何,原本躲藏起来的十余伙海盗竟突然联合起来,更直接派人向郑克藏下了战书,约郑克藏和锦衣卫于魔鬼岛决一死战。此时的舰队,正是在驶向魔鬼岛的途中。但这却不是让郑克藏如此严肃的原因,区区十余伙不入流的海盗,即便联合起来,人数已然过万,但在郑克藏的眼中,也只不过是群杂鱼罢了。至于他们将在魔鬼岛上部下何种陷阱,对于现今的基本上人人都已达江湖不入流好手之境的血狼营,郑克藏都是有着充足的信心,相信他们定会战胜一切困难,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又岂会在这群小小的海盗面前,阴沟里翻船。

而真让郑克藏苦苦思索的却是,究竟会是哪方势力,竟然有如此大手笔,还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不仅将这些躲藏起来的海盗们聚集起来,还让他们重拾信心,敢于与自己当面叫板。要说没有幕后黑手在暗中推动此事,郑克藏可是一点都不相信,已被吓破胆子的海盗们,躲着他和血狼营还来不及,又岂敢如此当面锣,对面鼓的跳出来叫阵。

“不论这个幕后黑手是谁,本指挥使都接下来就是,我就不信了,你连一点马脚都不会露出……”既然想不明白,郑克藏索性就不再去想,收回思绪,冷冷的遥望向远处的魔鬼岛。被浓雾魔鬼岛显得是那么的寂静,飞鸟不渡,虫鸣、兽吼全无,看起来还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能在多如繁星的海岛中,选择这个魔鬼岛,显然海盗们,或者说是幕后黑手真的下了一番苦功,只等郑克藏和锦衣卫入局。

“让弟兄们都准备好,我们这就去看看,那群杂鱼的海盗们,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大礼。”郑克藏不屑的撇了撇嘴,当先跳下战舰,这这么踏浪而行,悠悠然的向着魔鬼岛行去。血狼营的一众将士们,眼中暴射出惊人的战意,在张文杰的率领下,纷纷踏上登岛小船,追逐在郑克藏的身后,向着魔鬼岛挺进。

“嗖嗖嗖……”郑克藏等人刚一踏上魔鬼岛,迎接他们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箭矢,郑克藏双目一亮,略显期待的回头看了眼一众血狼营将士们,几个闪身就跨过了箭矢攻击点。而血狼营的众将士们可就没这么好的轻功了,但也俱都毫无惧色,纷纷在什长的带领下,以什为单位,结成一个个战阵,抽出背后战刀,形成一道道密不透风的刀网,将暴雨倾盆般箭矢统统拦阻在刀网之外。

这第一波大礼,就这么被血狼营接下了,并且基本上做到了无有损伤,这使得上到郑克藏,下到血狼营众将士,都打心底里对海盗越发不屑一顾。

郑克藏和血狼营继续前行,拦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处茂密的树林,除此之外,更是再无其他路径可寻。郑克藏和血狼营众将士们别无选择,只能分散进入密林。密林中,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的大礼接踵而至。对于幕后黑手所送出的这些个大礼,还真是给郑克藏和众血狼营的将士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像什么劲射而出的结成一排的竹矛,不知何时不知何处突然冷射而出的劲弩,地面上掩盖得几乎不露一丝痕迹的坑底布满了利刃的陷阱等等,花样百出,各式陷阱应有尽有,真让人大开眼界。这些个让人防不胜防的陷阱之下,即便众血狼卫如何警惕都好,还是有数百名血狼卫中招,再加上在陷阱的利刃之上都涂有剧毒,凡是中招的血狼卫都失去了战斗力,若非郑克藏救援及时,甚至不惜耗损内力,为他们逼出毒性,恐怕他们更会性命不保。

“留下一些弟兄,送受伤的弟兄返回战舰,让军医好生照看,不能出任何意外。余下的兄弟,随本指挥使继续前进,今日不将这群杀千刀的海盗送上西天,我们誓不还师!”郑克藏双目含煞,顾不得打坐恢复几乎耗损一空的内力,大步密林外走去。张文杰,乃至余下的四千多名血狼卫们,俱都双目喷火,紧随其后。要知道,自打锦衣卫组建以来,可谓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还从来都没有吃过如此大的亏。不过,这也从暗暗给郑克藏和张文杰,乃至一众血狼营的将士们敲响了警钟,此番若非郑克藏太过目空一切,张文杰和众血狼营将士们太过骄傲,多一些准备,哪怕把基本的行军探路做好,又如何能够遭受此劫。

即将离开密林,刚刚遭受如此之大的损失,不论是郑克藏,还是张文杰和血狼营众将士们,都更加戒备,生怕接下来还会有什么陷阱等待着他们。但或许是认定郑克藏等人在密林中的陷阱之下必定损失惨重,即便能勉强走出密林,也战力势必大衰,甚至是毫无战力可言,万余海盗竟然于密林的出口处,摆开了架势,只等着痛打落水狗呢。不过,海盗们的如意算盘显然是打错了,他们等到可并非战力大损的落水狗,而是已被他们彻底激怒,正欲择人而噬的猛虎。

“杀!”看着面前这万余趾高气昂的海盗,郑克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杀意,暴吼一声,猛扑而去。张文杰率领着四千余名血狼营将士们,亦是怒吼着,杀气腾腾的扑向众海盗们。而再看这群海盗,似乎是被郑克藏等人的气势吓到,竟然有些慌乱起来,勇气和信心再也不是那么足了。

近半个时辰的无情杀戮,除了几个头领样子的海盗外,万余海盗被屠戮一空,鲜血蔓延开来,方圆数里的土地都鲜血所染红,惊天的煞气,将整个魔鬼岛都渲染得更加阴森恐怖。

至于血狼营的伤亡,确是微乎其微,连刚刚密林中的陷阱下损伤的零头都不到。

在张文杰的严刑拷打之下,那几个暂时苟活的海盗头领,将他们祖宗十八代都给交代了出来,可惜对于幕后黑手的真实情况,他们确是所知甚微。只是招出,确实是有人将他们聚集到一起,并许诺此次行动一定可以杀死郑克藏和锦衣卫,让他们重新恢复往日的风光,更在这魔鬼岛布置下了之前那些个陷阱,这才让他们有信心,与郑克藏及其锦衣卫一战。再有就是,负责联络他们的人,是一个汉人,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了。既然已不能再从他们口中得到什么了,郑克藏自然也就没有留下他们的理由,亲手送他们下去陪伴其他海盗。

既然已锁定了幕后黑手就是汉人,郑克藏的目标自然就要小了很多。之前,郑克藏不是没有怀疑过荷兰东印度公司那帮家伙,要知道,如今陈嫣儿的商贸做得越来越红火,这其中的利润可是很客观的,决定能使荷兰东印度公司眼红。再加上此番从上岸开始到密林中的那数道陷阱所用到的器械,以及海盗们所使用的兵刃,都绝非一般人能够提供出来的,郑克藏心中已有所猜想。心下不由得暗暗叹息,却碍于世俗礼法,又不能明刀明枪的去与对方干上一场,甚至连暗中报复,都不愿付诸行动。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不看这身血缘关系,但看在郑经的面上,郑克藏也不能拿她如何。

返航的一路之上,郑克藏都是眉头紧锁,神情严肃,完全看不出半点大胜的喜悦,这其中自然有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致使血狼营饱受损失,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那只已忍耐不住,悄悄探出来的黑手。

澎湖岛港口,前来迎接郑克藏和血狼营凯旋的陈嫣儿,一看到郑克藏这副样子,不由得心下一沉,但面上却丝毫不显,如常为郑克藏,以及血狼营众将士庆功,犒赏三军。

是夜,郑克藏也不隐瞒,将此行的隐事,以及自己心中的猜测,娓娓对陈嫣儿道出。对于郑克藏的猜想,陈嫣儿亦是抱有相同的意见,心中难免对郑克藏的处境但有不已。不过,陈嫣儿素来足智多谋,几经思索,虽然没有想出能彻底解决事情的办法,或者彻底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只是郑克藏不愿,也不能实施罢了,但却想到了一个可以暂时阻止幕后黑手,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对郑克藏出手的办法,只听她说:“克藏,在明日洪旭将军返回台湾时,你不妨让他带着此行收缴的那些陷阱利刃和海盗武器,让他这些战利品交给父王处理。”

“你是说……”郑克藏双目一亮,若有所思。

“不错!”陈嫣儿嫣然一笑,进一步解释:“只要看到这些战利品,以父王的英明,自然一看就明白其中的原委。克藏,父王一直以来都十分看重你,将你当继承人来培养,在得知了此事,即便不能彻底解决此事,也定然有办法让那一位一段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

郑克藏笑着接口说道:“不仅如此,锦衣卫履历战功,师父书信中曾说,父王一直有意嘉奖于我,只是碍于那一位的反对太过强烈,才不得不暂时压下。或许这也是那一位危机感越来越大,才有了此番暗下黑手的举动。不过,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一下那一位,想来经过这次的事情,接下一段时间内,我的功劳再不会被压制,该有奖赏必定会一分不少,甚至还会更重。”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接下来自是一夜恩爱缠绵,不足为外人道也。

事情的发展,也果然如陈嫣儿所料,在洪旭带着那些收缴的战利品返回东宁的三日之后,郑经的恩赏旨意就到了澎湖岛锦衣卫狼卫大营。恩赏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准许郑克藏开衙设府的锦衣卫人员限制,从原来的5000人,扩大到10000万。这也就是说,郑克藏可以光明正大的再组建一营狼卫。这其中,自然有郑经对郑克藏的补偿和奖赏,但也不无让郑克藏尽快强大自身势力,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的意思。

能够再组建一营狼卫,郑克藏自然是十分开心,但可惜的是,以如今澎湖群岛的数万人口,又如何能够挑选出5000名符合条件的精英?即便勉强行之,在抽调出5000名精壮之士后,澎湖群岛的发展建设也势必大受影响,甚至更会有很大的可能停滞不前。

不过还好,对于澎湖群岛的人口问题,郑克藏心中早有腹案,那就是从内陆的fj广州两地,大范围的迁移人口,来澎群岛定居。郑克藏之所以将目标定在这两个地方,那是因为这两处目前虽然名义上属于清廷治下,但实际上却是确是镇南王耿精忠和平南王尚可喜禁脔,清廷对这两地的统治力差到了一个极致。而不论是镇南王耿精忠,还是平南王尚可喜,和明郑王朝长久以来都有在暗中合作,在郑克藏强大的金银财宝攻克下,两地上到二位王爷,下到地方官员、守备将领,都将对郑克藏将要展开的人口大迁移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说,两地的百姓是否愿意离开故土,前往澎湖群岛,这就要多多拜托陈近南和他的天地会了。再不行,为了澎湖群岛的发展,更为了自己将来的大计,郑克藏也不会介意上点手段,甚至是强行移民。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相对比较容易了,郑克藏从东宁海军本部,请调了可载运五万余人的庞大舰队,花了2个月的时间,先后往返fj广州和澎湖群岛2次,迁移人口达到近十万。倒不是说郑克藏不想,又或是不能移民迁移更多的人口,实在是短时间内,澎湖群岛那十数座城镇堡垒,所能承受的人口已达到了一个极限,民意沸腾,治安问题更是弄得郑克藏和澎湖群岛的地方官员们头痛不已,就连血狼营,都被郑克藏派遣了出去,协助那些地方官员,维护治安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