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洞虚派

“主公,宋奕将军于西风口关隘外的摩山小路上伏杀王怀义大将秦通,如今王怀义举全部兵马三万,要来向主公复仇…”

杜林远拿着战报,给刘越呈喜。

“哦?宋奕果然不负本侯所望,哈哈哈…”

刘越接过战报一看,果然如此,不禁笑出声来。

“不过主公,王怀义此举,有些不智矣…”

杜林远摸着胡须,分析说道。

“敢问军师,此人如何不智?”

帐中还有众将,冯庸不得其解,便发问道。

“主公如今坐拥荆楚八郡之兵,率大军二十万进发益州,声势之浩大,不说天下震动,也应该让益州诸侯畏惧。那秦通虽然是王怀义麾下第一战将,但王怀义所辖区区不过一郡之地,兵不超三万,又如何有胆量胆敢打着报仇的旗号主动前来与主公交战?此觉,此人不智。”

杜林远为他娓娓道来分析说道。

“唉…是啊,主公如此之势,不说主动上表称臣依附,也该坚壁清野以城池抗托,为何还敢向西风口进军?”

“不错…难道有诡计?”

“我觉得有诈…”

…一干将领点头,也个个畅言说出自己的疑惑。

刘越心中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据秀衣卫密探汇来的种种消息分析得出,王怀义能从一个盐贩走到如今之地也是不易,此人素有大志,不是那种安于现状,被富贵迷昏眼前的那种愚蠢之辈。

在他参与联军伐州牧,在至孟方平势大共同出兵征讨孟方平,可见其人眼光绝不是拘于眼前的那种人。

这样想来,便说的通了。

如果不求上进,面对刘越这号称二十万大军的浩荡声势,他自可以一降了之。

刘越入蜀,为做千金买马骨之态必然不会亏待于他。

但若还想在这乱世中有一番属于自己的基业,图谋更甚,自然就不可能投降,反而以报仇为名,更能振奋全军士气,让麾下部属同仇敌忾。

哼哼…也算是一个有胆的草莽龙蛇…可惜啊…倒底不是潜龙!

先有孟方平在蜀地崛起,后有本侯出兵,你这也算是死中求活,想要放手一搏了吧?

刘越心思涌动,面上却露出不屑之色说道:“区区王怀义,安敢拒我军神威?今就要以雷霆之势,碾碎他所有抵抗,荡平昌同郡,震慑蜀人!”

“愿随主公踏平蜀地!”

“愿随主公踏平蜀地!”…

“掌教至尊,如今楚侯刘越发兵二十万进犯蜀地,只怕蜀龙难以抵挡啊。”

“只怪蜀地太大,有一十八郡,如今蜀龙才占西川六郡…”

“楚军非蜀地那些草莽诸侯之兵可比,其军精锐,即便诈称二十万,那十五万…总还是有的…”

“我的门下弟子已予我知,蜀龙现在满打满算兵马不足八万,还正和六家诸侯联军厮杀…”

洞虚山,灵虚堂内,洞虚派的一干长老高层,正对着主位上的洞虚派当代掌教真人青虚子诉说忧虑。

“诸位师兄弟且听我一言。”

青虚子皱着眉头,伸出手掌,示意他们暂停。

青虚子道:“相对于蜀龙需要面对的,我更加担忧的,却是那楚侯刘越背后的势力。”

“是那所谓的神道妖邪!”

有长老立即惊呼,显然是早就知晓了。

众多高层也是脸色不好看。

隐仙谷的覆灭时间也不短了,虽然多数门人尽数伏诛,但难免还是有些漏网之鱼逃窜出去。

而且,天下道脉也不全是无能之辈,总有那神通异法,灵宝奇术能知晓一二。

荆州百姓的举动并不是很难看不出,香火神灵的存在虽然在这些修士眼中看起来极为不可思议,但到底还是被修士们明了。

只是每一尊鬼神都有刘越一丝神力牵念,修士只觉得这些鬼神在凡人间显圣扬名好生奇怪,却得不出他们能吸收香火愿力的秘密。

“不错!正是神道这个曾经闻所未闻,一朝崛起便致使隐仙谷覆灭的妖邪鬼众!”

青虚子脸色肃然,颔首说道。

“敢问掌教至尊,我等也曾百思不得其解,神道众妖邪的跟脚应该就是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的一群厉鬼,一朝出现而祸乱天下!只是不明,就算这群妖邪厉鬼想学我等道脉扶龙庭获得龙气封赦,那又为何在百姓面前显圣?致使荆州如今处处是庙宇祠堂?”

一个长老想不通,便发问道。

见其他人也是如此疑惑,青虚子便说道:“此前我也曾疑惑,后来想到,有些世家大族日夜祭拜之下会使祖灵不朽,虽不祸乱人间,但偶尔却也需血食供奉!常年的香火祭祀,对鬼物的阴体有好处……”

“竟是如此…”

“呀!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掌教之言令我明了了。”

“怪不得…怪不得…这群鬼物竟想以无数凡人之供奉祭祀来获得大好处,这已近为妖了!应是一群妖鬼才对!”

“我怕只怕,这一次不仅仅是荆龙入蜀,而且那神道也会跟来……”

青虚子目光一冷,如此说道。

“哼!若这群妖鬼真来,也好教他们尝尝我洞虚仙剑的厉害!”

一个大胡子长老一拍大腿,背后背负的一柄飞剑隐隐发出颤响。

“说的不错!我洞虚修士的飞剑自古以来就是那些邪魔外道,恶鬼厉魂的克星,他们不来还好,来了就别想走了!”

“镇妖塔已经在我洞虚山屹立千年,若这群妖鬼敢来,那便全部打入其中!”

“不错!除魔卫道,对这些妖鬼只能是杀无赦!”

…一时间,一干洞虚长老高层个个义愤填膺,法力散发,灵虚堂内剑光纵横,洞虚山上剑气冲霄,引得整座灵山都弥漫着无穷剑意。无数洞虚弟子紧张不明。

“嗯…”

看着自家道脉众高层长老们的意思,青虚子也感到很是满意。

道脉上下皆如此,士气不错,算是欣慰。

只是……那荆州隐仙谷,也算是传承千年,有顶级法宝镇压的大道脉啊,怎么会就一朝覆灭了呢?

想到了这里,青虚子心中就不禁升起了一丝隐隐的担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