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

虽然县令震惊颤抖,但来者依然不疾不徐地说道:“县尊见我宛如活人一般在世,这般震惊,也实属常也。”

退后的刘逢见陈典史没有更进一步想要对他不利的举动后暂且安了种问道:“安堂兄,你,你不是前几日已经…”

陈方,字安堂,原为安南县的典史。

几日前病入膏肓,咽气身亡于床榻之上,他的丧礼刘逢也亲自前往了。

现在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刘逢怎能不惊?

“县尊大人且听我细细说来…”

“那日余虽死,但魂未散,迷迷蒙蒙之时被鬼差带走,觐见土地神尊。神尊见我有些才学,生前又未有恶行,便留我做一刀笔吏,添为阴司主簿。”

陈方笑着娓娓道来。

“死后为鬼,竟然还能为官?”

刘逢瞪大双眼不敢置信,人死后成鬼这点他是知道的,要不然为何天下各地朝廷要安置禁鬼司?

为的就是杜绝那些恶鬼作乱害人,厉魂为祸一方。

而且他还知道,一般鬼魂七天之后必消散,或是传承久远,祖宗祠堂可存祖灵。

但死后当官,这可是闻所未闻。

不过在看陈方那一身大红衣袍,头戴的乌纱高帽,但与阳间官服颇有些相似之处。

陈方那真挚脸色,倒不像欺骗于他的样子。

陈方生前为县中典史,与他关系还算平和,两人之间一直也是以友相交,没有矛盾。

想到这些,刘逢又急忙问道:“安堂兄,你方才说,那神尊到底是何许人也?”

陈方摆摆手说道:“莫急,莫急,请县尊随我来吧,此也是神尊邀请,不然县尊安能来此?”

刘逢心头一阵挣扎犹豫,最终还是决定随陈方去见见那神尊,不然只凭他自己,恐怕也离不开这玄妙之地。

一咬牙,便随着陈方踏上小舟。

舟船无风自动,远离岸边,行驶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

刘逢低首一看,那水面清澈见底,水中水草丛生,时不时可见点点耀眼之光,竟然是一枚枚珍珠玛瑙,玉石金银。

这里到底是何处?只是水底之下,竟然全都是如此珍宝,难道是仙人居所吗?

或许也只有仙人才不会把凡间之宝当宝,堂而皇之把这些东西用来填充水底。

一路上刘逢满脑子都在乱想,心中不稳。

当船靠岸,陈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下船。

刘逢当即下了船,来到了岸上。

陈方跟随上来,那小舟竟然又是在下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二人面前迷雾散开,出现座座高耸宫宇殿堂,成片成片富丽堂皇之居所。

所见之,令刘逢惊呼:“这莫非神仙所在?”

实在是他震惊无比,方才还惊讶于那水底的珍宝之多,现在看来,这殿堂居所金银交织而成,颗颗宝石布满,散发着七彩绚目之光。琉璃玉瓦下的檐棱都似玉石所制!

刘逢内心感慨,这简直比那人间皇帝所居住的皇宫大内都要奢华富贵。

经此,他心中已然认为,这里的主人,陈方口中的那些神尊,定然不是什么凡人。

面对县令的震惊,陈方没有丝毫意外,他第一次见到这里之时,形貌比之还要不堪。

“什么人!”

似乎是把手发现外来者,闻讯而来的是一队手持长戈,全身上下黑盔黑甲,凶煞之气外露的阴兵。

“这…”

刘逢看了一眼陈方,见其不慌不张,便定下心来。

那领头阴兵看见是陈方,便敬道:“原来是陈大人。”

陈方微笑示意点头介绍道:“这位是阳间县尊,神尊特邀的贵宾。”

“原来如此,神尊已经吩咐我们,教我们对陈大人带来之人放心,那请吧。”

阴兵们让开道路,一路护送二人前往宫殿深处。

穿过层层金银长廊,走过栋栋珠玉楼阁,突然间天地开朗,晴空万里,白云飘飘,阵阵扑鼻芳香传入鼻息,原来是已经步入了一片花海盛开的园林。

“县尊请吧,神尊便在那里,神尊邀请,我便不随同前往了。”陈方指着那片湖水上的小亭说道。

刘逢对其感谢拱手,只身踏上长廊,走向亭台。

走到胡中心的小亭之上,他发现已然有一位在那里坐候之人,桌上玉壶飘袅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茶香。

这人即便坐着,也能看出身形挺拔,一身金袍长袖,面容是刀削斧砍一般,剑眉星眸,自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度扑面而来。

“可是安南县百里候刘逢大人?”

见此人已经来了,刘越心知肚明,微笑开口问道。

“正是刘逢,当不得神尊百里候之称。”

即便看起来自己年龄在刘越之上,刘逢也不敢乱摆他的县令架子。

那极尽奢华的一切,还有那煞气沸腾的阴兵士卒都给他留下深刻无比的印象,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别人的底盘,还是把自身摆的低一些比较好,刘逢深知这个道理。

“哈哈哈哈,县尊不要客气,请坐,早就听闻刘县令牧理一方,爱民如子,深得百姓之拥爱。本神早就想与之一见,今日看来,县尊气度果然不凡,传言非虚啊。”

刘越开口大笑,夸赞说道。

“呵呵,百姓抬爱,逢身为一方县首,如若不能令治下之民安好太平,岂不是愧对这身官服吗?”

刘逢坐下,十分谦虚地回答道。

“哦?官服?难道县令不觉得这一身胡魏官衣十分刺眼吗?”

刘越眯起眼睛问道。

这一句话,差点把刚坐下的刘逢刺激的站起来,他想要怒骂人刘越大逆不道,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脸色青白,不知该如何作答。

实在是自家人明白自家事。

胡魏入主中原后,一大批带路党,投降派依附于上。

前朝那盛极一时的文人势力“西林党”威势无比,斗垮了太监,斗倒了武功勋贵,甚至敢怒骂皇帝,以挨庭仗为荣,把持天下舌喉,令门阀世家都要退避三舍!

可他们并没有如他们所言一般的那样忠君爱国,在天下大乱,胡人南下之际个个没有一丁点骨头节气,投降胡人的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还闹出那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西林党的一位元脑要为大庆而跳水自杀殉国,最终因河水太冷又从只没小腿的河中爬了上来。

当胡人令他出仕为官之时,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官职,忘记了他曾说过的铮铮誓言。

而自胡二世当政后,胡人贵族势力反击,朝中庆人官员多数被杀被宰,也算完成了当年“殉国”的承诺。

那些残余者,面对他们的胡魏主子们则是摇尾乞怜,令天下耻笑。

反而是有许多匹夫之辈,在胡人南下,屠戮自家同胞之时挺身而出,流传下一曲曲慷慨悲歌的壮举。

因此有人言:“忠义多匹夫,负心读书人!”

而刘逢,他父正是曾经西林党的一位元脑,还是父辈关系之下,打点得了这一县令之位。

也怕胡人贵族再对朝中庆人官员挥起屠刀,这安置的为官之地,才是处于荆州最南的一县。

刘越说这话,令刘逢本能的想到自家的黑历史,但他又不敢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