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真情切意,大将高行!

“汝三到四次与吾作对,今被擒,可有话说?”刘越放下手中的书卷,看向站立的高行,问道。

当日郭必举荐侯云之对付高行,果然没错。

侯云之性情稳重却不失武将之勇,多智善判,这或许和他出身商贾之家年少博览群书有关。

侯云之率领一队精兵,搜寻着高行的踪迹,深知高行必然要趁刘越大军包围吴雨时做乱,不然等平了吴雨,他那千余残部,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故而必然要袭营,或断刘军粮道。

于此,侯云之率兵士假扮运粮士兵,粮车内全装石块以充麻袋,引高行上钩。

果不其然,高行上当,率军冲击粮车,纵火烧粮,却不成想被粮车后跟来的军队冲杀,兵败被擒。

“哼!要杀就杀!何必在说这些废话!既然兵败,纵是千刀万剐于某,某也无话可说!”

高行果然性烈而钢,身后就是甲士手持的钢刀,竟然毫无惧色,眉头都不眨一下,面对帐中个个气魄非常的众将,脸上全是不屑之色。

“哼,既然如此,本君便满足你!”刘越冷笑一声,目光所及示意,就有牙兵拔出腰间之剑,就要刺向高行。

但见高行只是闭上双眼,膝盖不弯,作坦然赴死状。

“且慢!”

郭必突然出言,叫停了要动手的牙将。

牙将一愣,看向刘越,见刘越无话,旋即收回剑。

高行听闻,也是突然睁开双眼,看向郭必。

郭必站起来,来到帐中,看了看高行,然后对他说道:“高将军,我知你在那孙明帐下也是颇不如意,他知你有才能却不用之,这岂是明主乎?你看我家主公,胸中有吞吐山川之志,心有包藏宇宙之机,志在推翻荤儃胡魏,扫清天下兵戈而救万民于水火!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之,高将军何不投效于主公麾下,成就一番大事?”

高行听闻,两眼睛一瞪,怒声道:“主虽死,岂能背之?湘南只有断头的将军,没有投降的将军!多说无益,动手吧!”

“这……”

“你!”

帐中将校闻言无不是怒意勃发,知这里是何处?岂能容一个被俘的人猖獗撒野?

只是没有刘越之言,无人敢妄动。

刘越却是不禁喃喃自语:“只有短头的将军…没有投降的将军…”

他心中也是震惊莫名,此刻可非同于战场之上。

两军对垒,战场厮杀,生死只在一瞬间,容不得多想。

而现在,活命的机会就在眼前,更能摇身一变身居高位,何人于此,都该知道做如何选择。

但高行之言,却打破这一贯之事,面对生的诱惑,他言辞拒之,无畏死亡!

“将军…高义!所言,令越心感震惊,世上竟有如此之人,真乃,大丈夫也!”

刘越一步一步来到高行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膀,说道。

只是高行仍然面无好色,转过头去不看刘越。

“方才刘越言语中多有冒犯,还请将军原谅!”

说罢,刘越连忙在高行左右予其松绑,解开绳子。

“…这……你……”

面对如此,高行不知所措,只是松了松自己的手腕,惊疑看着刘越,不知该说些什么。

“将军!越知将军勇武,有大才,为世之虎臣!尤为水军操练,天下无出其左右,我愿许将军以水军大帅之位,与越共成大事,扫平天下烽烟,解天下万民之倒悬,救天下苍生于水火!”

刘越抱着他的两个膀子,十分激动地说道。

“……我……”

高行万万没想到,刘越竟然当着一帐众将如此礼敬,还许以高位,听其言辞之生动,不似做假。

见高行不复之前那般决绝,面色挣扎无奈,刘越再次盯着他的双眼说道:“今生若不能同将军一起共成大事,实乃是平生之大憾也!之前现场厮杀,各位其主,现如今将军已是自由身,岂能自甘就戮,或归隐山林?还望将军多虑…多虑!”

见刘越说的如此情深义重,毫无做伪,高行内心波澜起伏,原本的死志也如冰雪消融,他不禁同样握住了刘越的双臂,双目对视,无言。

想起往日孙明对自己的忌惮而不用,在看如今刘越文武皆全但仍礼贤下士,求贤如渴,高行心中五味杂陈,不知做何观想。

片刻后,或许是内心的挣脱了束缚自己的枷锁,也或许是被刘越万分真诚的话语而感动,高行终于低下了他的头,缓缓说道:“败军之将,何谈言勇,高行一介匹夫,怎能得刘使君如此礼遇…”

“将军愿与我共成事乎?”

刘越激动地握紧他的双臂大声道。

“……高行……拜见主公!”

高行膝盖一弯,抱拳,终于向刘越跪下去。

高行头上气运为淡青本命,为一州之才,天下少有,气运显化为一只脚生蹼,背生鳍,尾如鱼尾的水虎!

此命是水命,天生的水上战将,不可多得的水军将才。

这一低头,头上的气运显化顿时发生了变化,原本伤痕累累,龇牙咧嘴对着刘越头上虬龙怒吼咆哮的水虎低下了头,就地打了个滚,摇身一变,身上在无一丝伤痕,只是对虬龙的眼神充满了臣服之意。

那高行自己的气运也分出一份落到了刘越头上,令刘越原本淡青夹几分紫气的气运更显凝实,似乎要从淡青转化为纯青之色。

“这…这……好!好啊!我得高将军,是如虎添翼!能与将军共襄盛举,此生无憾矣!”

刘越激动说道,自己也蹲下身去,与高行处于平线,不欲令他仰视自己。

“主公!”

高行心中也是激动,得遇明主,如此礼贤敬遇,眼眶中已是湿润。

“哈哈哈哈哈……先前得知震山安好,我已是心喜,没想到令日又能得子前兄相助,上苍待我刘越真是不薄呀!”刘越高兴地拉着高兴站起来。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帐中众将也能想到刘越能说服高行,刘越在添助力,他们也为之高行。

“来人,摆酒宴,我要给子前接风洗尘!待震山康复归来,再痛饮之!”

刘越大手一挥,叫军士摆宴。

宴中,郭必笑道:“在疆场之上,若能得一对手,引为人生之快事也,想必震山得知子前也于主公麾下,定是要振奋吧。”

高行摇摇头笑道:“燕将军神威,那日真是令我震惊,以不足三千人而冲击万人竟还能胜之,古之神将,莫不过此,我不及也。”

“唉…此言差矣,我深知高将军擅于水战,擅操练水军,这水中蛟龙上岸,怎能与陆地猛虎相斗也?诸位说,是不是也?”刘越端着一樽酒,对众人笑问道。

“哈哈哈…是极是极!”

“主公所言甚是,高将军为水军大将,应挥舟令舰才是…”

“不错,各有所长而已…”…

众人哄堂大笑,各抒己言。

“主公放心,高行今后,定为主公操练出一支无双水军,助主公成就霸业!”高行举起酒樽,向刘越郑重承诺说道。

“子前所言,越当信之!”

刘越以笑应对,两人相视,共饮落腹。

喝完这一樽,高行把目光看向侯云之,在举起一樽对侯云之说道:“侯将军用兵如神,勇不在燕将军之下,高行佩服,佩服!”

侯云之呵呵一笑同样举起一樽回应道:“高将军谬赞了,云之能赢将军,其有三点也:其一,是将军急于求战,方才给了云之可乘之机。其二,是将军兵马皆疲,且少之,而云之兵多。其三,是将军不擅陆战,而云之恰好擅陆战!因此三点,方才能胜将军也。”

高行闻言,内心不禁感叹,不仅刘越礼贤下士,有古之明主之风,就其麾下战将都如此谦恭而不傲。

这话分明就是在为自己之败而开脱的话,给自己找面子。

能加入如此和睦阵营,实在是三生有幸,人生大快事!

无需多言,一切尽在笑言中,高行不再多说,对着侯云之深深看了一眼,然后举樽一饮而尽。

侯云之欣然而笑,见刘越那赞赏的目光,内心感慨,同样把樽中酒一饮而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