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颗石子 这才是生活啊

养伤的这段时间其实是很漫长的,但是仔细想想,卫子姝又觉得过得太快。

每天早上起来,卫子姝都能见到杨笑在小院儿练剑的影子,其实他现在的身体并不适合这么勤奋。

杨笑在卫子姝的建议下没有再坚持练剑了,但是卫子姝每次从河边洗完衣服回来,都能见到杨笑挥着一柄斧头,哼哧哼哧地劈着柴火。

那一瞬间卫子姝有些恍惚,总觉得江湖、朝廷、一切的恩恩怨怨都已经烟消云散,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郊区小院儿里面一对普通的夫妇,每天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大家讨论的事情也不过是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这是一种贫穷但是很平淡的生活,卫子姝觉得自己完全适合,毕竟她都能在短短的几天学会洗衣服,她相信其它的事情也不会很难。

杨笑每每在卫子姝提着衣服回来的时候抬起头来,背对着升起的初阳,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能填满卫子姝满心满眼。

“这次衣服可没洗坏吧?”

杨笑有时候很会说情话,但破坏起氛围来也是一把好手。卫子姝的笑意失踪在脸上,她没好气地抖着衣服,一边抖一边把衣服晾起来,嘴巴还不饶人“我觉得你的思想觉悟十分狭隘,你应该对我帮你洗衣服感恩戴德,而不是每天都这么呛我。把我呛走了看谁给你洗衣服做饭……”

杨笑伸着懒腰,把最后一段柴火劈完,漫不经心道“午饭吃什么?”

“我在河边摘了些野菜,还随手砍死了一只兔子。”卫子姝脸上泛着红光,不是害羞,是有些兴奋,“我煲汤吧。”

“还是红烧吧。”杨笑非常诚恳地建议。

“你伤还没好,煲汤的话……算了,红烧也行,我到时候再去隔壁大婶家借点桂皮八角来,你说说我们都这样借人家的多少天了。皂角、盐巴什么都借人家的,我们是不是得表示表示。”

“送半只……不,小半只兔子过去吧。野货这里挺缺……”杨笑靠在一边擦刀,他的刀每天都要擦。他哪怕当天不洗澡,也不能委屈了他的大刀。

卫子姝也觉得这样可行。

两人就这样有的没的扯了半天,要到了午饭的时间,杨笑就拍拍身上的灰,挑起两个空桶,稳稳当当地去河边挑水了。

挑水回来,卫子姝也该准备做饭了。

卫子姝做饭的水平不错,其根本原因是山海方寸的厨房从来做不出人吃的玩意儿,叫那些粮食叫玩意儿已经是十分恭维了,卫子姝为此练就了一身的厨艺。不说可以出去开个酒楼当大厨,至少能勾住杨笑的胃。

杨笑面上不显,但是特别喜欢卫子姝做的红烧肉。

这年头猪肉的价钱都很贱,卖猪肉的屠户也不多,所以杨笑喜欢的红烧肉都是隔三差五端上桌的。红烧是他跨不过去的美食,自从吃了卫子姝做的所有红烧之后,他不接受任何其他形式的菜肴。

吃饭的时候,卫子姝给杨笑夹菜,杨笑给她夹菜,两个人夹得不亦乐乎,但是都忘了自己给自己夹或许更加省事一点。

卫子姝看着红烧兔肉油腻的菜碗,十分的担忧“小师父,你要是长出小肚子怎么办?这可不好风流倜傥了。”

杨笑并不担心“这么点不至于……你不喜欢?”

“也不是……其实你不好看更好。”卫子姝戳着自己碗里的青菜,“你这种脾气,肯定没少救人,什么人都来报恩,都要以身相许的话,我套麻袋都来不及,所以说,你要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多好。”

杨笑扒拉饭菜的动作顿了顿,语气十分不确定“你觉得……我有魅力?”

“还行。”卫子姝扁了扁嘴,过了一会,承认说,“是的是的,魅力很大,不然我也不用着急套麻袋。想之前那个周若……”

“你经常给人套麻袋?”杨笑终于抓住了卫子姝话中的关键信息。

糟糕,讲错话了!

卫子姝低着头扒饭,不再多说了。这种秘密的事情,怎么能让小师父知道呢?那样显得自己多阴险卑鄙啊,小师父这样正义凛然的大侠,自然是对这等事情深恶痛疾。

她小心地看了杨笑一眼,杨笑无奈,拿过她的饭碗“吃完了就添饭,空碗好吃吗?”

他给卫子姝盛饭,递还给了卫子姝,面含笑意“套麻袋的事情就少做些,毕竟……山外有山,你要是碰到石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卫子姝很想说,她几乎碰不到石头。试问,江湖上有几个人有秋葵老太这种石头硬?但是秋葵老太还不也是自己麻袋下的冤魂?怎么说呢,卫子姝觉得自己的麻袋功夫炉火纯青,一般不是那种山洞中闭关十几年的老怪物,她鲜有对手……

想来杨笑也喜欢不上那种老怪物,所以棘手的情况该是不会发生。

不过,杨笑的这句话……

卫子姝觉得,自己可以深度挖掘一下。

她笑嘻嘻地看着杨笑“小师父你是不是担心我。”

杨笑把碗给他退上前了一些,催促道“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以前不说,现在还非得单独拉出来,昭然若揭的扯开话题。

“小师父,你就说嘛,是不是担心我?”

杨笑皱眉,又给她碗里夹了一块兔肉“是,吃饭。”

好了,卫子姝觉得自己圆满了。

吃晚饭,他们都会靠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的那棵柳树,扯着一些有的没的家常。一般不谈江湖上的事情,但是她们都能尽兴。

除了晚上他们没有睡在一张床上,卫子姝觉得,这就是他们以后老夫老妻的生活了。

一切,都是在这种平淡下慢慢过去。每天卫子姝都觉得心中宁静,无欲无求,只要小师父。

不过,谁都知道这不可能一直下去。人生来都有自己的责任,哪怕逃避,总有需要解决的一天。

杨笑问过卫子姝“你还想报仇吗?”

卫子姝丝毫没有犹豫“想。”

但是,她马上又说“但是如果你不希望我带着仇恨活下去,我就能改变我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