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笑没想到,他们果真第二天就要回去了。

天还下着蒙蒙细雨,初秋的凉意渐渐地开始蔓延。他们当初怎么来的,现在就怎么回去,单薄的衣服让林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从早上开始,林浩的嘴就撅得老高,瞎子都能看出他的不高兴来。小孩子嘛,本来想着能在京城多玩几天,没想到才来两天不到就要回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穿着黑色大氅,啥事不干,和方跖一起坐在台阶上发呆望天的卫子高。

杨笑把买好的干粮塞进马车里,摸了摸林浩的脑袋。

那小脑袋委委屈屈地仰起来看他,心想还是师兄温柔。却听到杨笑淡淡道“去把楼上给你柳师姐带的水粉拿下来。”

小白菜地里凉,没人爱,人间不值得啊。林浩哼哼唧唧地跑了,中途还面色不善地瞪了卫子高一眼。

杨笑不知所以,越发地觉得小孩子的脾气阴晴不定了。卫子高是这样,现在林浩也是这样……

出城门的时候,牵着马的南王妃等着他们,她找卫子高有些事情。两人似乎是故意走得很远,聊了有一刻钟,应该说是南王妃单方面的说了一刻钟,卫子高就回来了。

他并没有进车里,而是坐在外面的车辕上面。可能是看杨笑一个人单薄地坐在那有些可怜,不久,杨笑也撩起帘子,也出去和他并排坐着。

卫子高只看了他一眼,便默不作声。杨笑回头还能见到南王妃牵马站在城门下的影子,他突然问道“师叔跟你说了什么?”

卫子高并不打算回答,杨笑也不着急,目光移到了卫子高腰间,那玳瑁色的流苏不在那“你的流苏呢?掉了吗?”

卫子高这次有了反应,看了一眼杨笑,然后不耐烦地从怀里掏出了昨天那根玉杵,流苏现在系在那根玉杵上面,像是本该是这样的。

虽然觉得这根玉杵很普通,但杨笑还是夸道“很漂亮。”

卫子高嗤笑了一声,摇头道“漂亮什么?不值钱的东西而已……”

杨笑觉得卫子高不是这个意思,或者说口不对心。他摇头说“那对你肯定很重要,不然小三不可能连夜给你送来。”

卫子高又默不作声了。杨笑甚至有些怀念昨天那个嚣张跋扈的卫子高了,他刚想再问点什么,就听到卫子高突然说“这玉杵我从小就带着。听阿妈说,这是个宝贝。但我不信她,她总喜欢逗我玩,所以我就让小三给我保管。刚好,他也觉得这是个宝贝。”

卫子高摩挲着玉杵,惨淡的笑道“整个卫家被屠杀殆尽,是小三拼死带我逃了出来,他自己都快死了,还没忘了这么个玩意儿!这种破东西,有什么好记着的?有什么……好宝贝的?”

说完,他又自顾自的喃喃着“既然宝贝着,那为什么又不要了?为什么?”

杨笑从方跖那得到了一些有关卫家的事情,小三是什么情况他也清楚——就是那么一个胆小懦弱的普通人。可是从卫子高口中,小三好像又不该是这样的。主仆二人之间的感情是怎样的,杨笑不能理解。但他知道,卫子高现在是什么心情——被抛弃。

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小少爷,现在连曾经的忠奴都离他而去,仅剩的一点支撑也崩塌了吧。

杨笑并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他也经常因为这个缺点和人家莫名其妙地决斗。只是这次,他貌似有些明白了“贵庚?”

卫子高奇怪的看着他“十一,问这个干嘛?”

杨笑扯了一个笑,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温柔“你迟早要长大的,不可能一辈子和小三在一起。小三只不过是让你提前长大了而已。其实,也不算提前,十一岁……我都开始闯荡江湖了。”

卫子高漫不经心地问“那你多少岁?”

杨笑不假思索“十七。”

卫子高翻了个小白眼,挑眉道“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嘛。干嘛装作一副历经沧桑的样子?”

杨笑想摸卫子高的脑袋,被卫子高无情的拍掉了。他悻悻道“等你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闯荡,你就明白了。六年的时间,经历的事情很多,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卫子高看着手上的玉杵,看了很长时间,然后突然问道“你武功是不是很高?”

说完又自顾自的说着“肯定很高,不然十一岁就敢闯荡江湖?”

这种问题杨笑真听过不少,以前他必定会假惺惺地谦虚一下,这次他倒是回答都不用回答了。

卫子高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杨笑“是不是车里面你那个师父教你的?”

杨笑趁卫子高不注意摸了一下他的脑袋,被卫子高凶狠的瞪了一眼“小蹄子给我安静点!”

杨笑挑眉“其实师父答应师叔带你回云深竹溪,你就是云深竹溪的弟子了。怎么说,你也该叫他一声师父。”

卫子高冷哼一声“我都没答应,怎么可能稀里糊涂的就给他当徒弟?”

说完,又有些后悔“不过……他要是可以教我很高的武功,……叫他一声也不是不可以。”

杨笑想到一遇到危险就躲在自己身后,但是教起徒弟来一点不含糊的方跖,一脸复杂地肯定道“他可以。”

卫子高点了点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这人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杨笑趁机问了一个自己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为什么用石子扔我?”

卫子高晃荡着双脚,脚尖一路蹭着草尖划过“小三是我的私奴,你居然敢使唤他?除了我谁都不能使唤他。”

“那是第二次。第一次呢?”杨笑慢条斯理继续问道“你往我的茶杯里扔石子。也是因为这个?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卫子高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斩钉截铁的否认“不,是因为你长得就很欠揍。”

杨笑觉得,现在的卫子高也挺欠揍。

赶车的老夏哈哈大笑,被这两个孩子逗得花枝乱颤。卫子高瞪了他一眼,他全然看不见。要不是杨笑拽着,他指不定怎么闹呢。最后他气哄哄地钻回了车厢里面。

杨笑有些无奈,刚起身,眼神却骤地变化。

“师父……”杨笑进去,刚要说话,就被方跖给制止了。

“让他们跟着,翻不起什么浪花。”

方跖气定神闲的修着自己的指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