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称:速弓·射星(队率级);

品阶:黑铁二阶;

种类:武器;

说明:着名弓匠黄仲早期作品,弓长七尺有余,造型修长,通体用云纹松雕刻而成,弓弦来自黑水腹蟒背筋,表面刻上五个同类型的风系阵法。

效果一:速射,被动增加武器使用者50射击速度,提升命中率20。

效果二:风速杀,主动激发弓身上雕刻的风系阵法,可凭空生成风系能量箭矢,能量箭矢拥有10穿透伤害,并且能小范围根据风向改变射击方向,每一个满能量法阵能生成20支箭矢。

备注:风系阵法中能量消耗完毕,可由使用者战气法术(念能)补充,每一个风系阵法需要5分钟补充时间。

需要军功700圭。

名称:金甲令(队率级);

品阶:黑铁一阶;

种类:饰品;

说明:朝廷出品,必属佳品,巴掌大小的黑铁令牌,其上用精金丝镶嵌描绘了玄妙繁复的符文咒箓,凭借其精美的外型和出色的属性,成为士官中最受欢迎的饰品。

效果一:回气,增加回复战气(念能)速度5。

效果二:召唤金甲,消耗战气(念能)召唤出一套覆盖全身的金甲,金甲具有较强的防御力,能防御黑铁一阶级别的物理攻击以及能量攻击。

备注:金甲只要持续注入战气(念能)便能一直维持在佩戴者身体表面,但必须要收回令牌内才能恢复对金甲造成的伤害,修复时间视乎金甲损伤程度而定,一旦金甲被打破,则需要24小时才能重新构建令牌上的金甲法咒。

需要军功900圭。

黑铁级技能狂风袭攻防一体,爆发性超强,而且攻击范围超大,真不愧为价值1000圭军功的技能,而且它也是整个兑换册木册上威力最大的技能。

速弓·射星比射马弓更能配合弓术·落星势,两只相得益彰,一旦配合发动起来,杜晨立马化身成接近于击杀何威时的爆发状态。

相比起来,杜晨击杀何威时的爆发看起厉害实际是取巧,借助分影箭的“一箭双矢”特性,强行将自己的攻击速度提升了100,而现在的他只要常规使用技能,攻击速度就能提升至80。

假如以他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分影箭爆发的话

除此之外,速弓·射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长弓,它是法术弓,风速杀这个自带技能使得杜晨再也不需要担心在战场上会有箭矢不足的情况发生。

金甲令则是现阶段杜晨身上最受他看重的一件物品,毕竟天大地大自己的性命最大,有了金甲令他在战场上的保命的几率立马增加了数成。

当然了,这新到手的这三样东西好是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们全都是“吃”念能的大户。

狂风袭作为技能来说暂且不提,从上述到手的两件黑铁装备就可以看出,青铜级装备与黑铁级装备的除了属性差异之外,最大的差别就是青铜装备的自带技能大部分只能靠时间来恢复,而黑铁级装备的自带技能都可以靠消耗能量来补充。

这当然是一个益处,可以使使用者使用武器时更加灵活,但同时也提高了使用者的门槛,特别是战气方面的门槛。

以前杜晨是烦恼自身念能“用不完”,现在他该烦恼的则是念能“不够用”。

为此他特意兑换了一批丹丸。

战气丸:每一颗恢复黑铁级以下兵卒20的战气,需要50圭军功。

蛟龙丸:虎豹丸的加强版,后遗症比前者弱得多,需要70圭军功。

兑换了上述三样物品后,杜晨实际实际花费的军功是:狂风袭1000圭,速弓·射星980圭,金甲令1260圭,一共3240圭,到手的3632圭军功瞬间就剩下392圭,之后他再兑换了两颗蛟龙丸,五颗战气丸,最后剩下可怜2圭军功。

哦,不对,算上之前剩下1圭军功,加起来杜晨还剩下3圭军功才对。

就这样经过几番提升和采购,杜晨现在的属性面板已经焕然一新:

念能者:杜晨;

军职:伍长(40381000);

军功:3圭;

实力品阶:青铜九阶(11100);

装备:速弓·射星,金甲令,射马弓,噬魂枪,岩木屐,符咒藤甲(武士级),黄铜戒指;

物品:中级祝福黄巾,破碎的心脏,杀猪刀法技能光球,破柴斧法技能光球,捕鱼叉法技能光球,初级雷震子x3(从黄巾军身上缴获),战气丸x5,蛟龙丸x2;

天赋技能:化念(青铜入门级,45100);

青铜级技能:横练(不可升级),爆裂一击(不可升级),分影箭(小成,24100),弓术·落星势(圆满),护卫队枪法(圆满),初级五行箓(圆满),草上飞(圆满),十步冲杀(入门,28100)。

黑铁级技能:不屈虎魂(黑铁入门,10100),救世拳法(黑铁入门,1100),狂风袭(黑铁入门,0100)。

临时技能:舍生忘死(青铜,不可升级),死战不退(青铜,不可升级)。

看到自己的属性面板,杜晨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实力再去挑战黄巾力士虽不能说十拿九稳,但起码成功率会提升不少,他有自信不会再陷入之前那种凶险境地。

与此同时杜晨也在内心告诫了一下自己,即便实力提升了也不能轻敌,毕竟在战场上高手如云,什么意外情况都会发现。

为此杜晨打算找个空地去熟悉一下新到手的装备和技能,可就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传到他的耳中。

“吁杜晨,营长有令,尔速去陷阵营集中,不得有误。”

马上的骑手披甲持戟,身材高大,是一个杜晨未见过的兵卒,对方扔下这句话便调转马头离开,由此自终没有正眼瞧过杜晨一眼,可杜晨能清晰感受到这名骑手身上传来隐约的恶念。

王岳汉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

杜晨内心一凛,快速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背上一壶箭矢作为掩饰,眼中精光一闪,大步朝着陷阵营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陷阵营临时搭建的帐篷中,当杜晨撩开布帘走进帐篷的时候,立马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此时帐篷内已经聚集了不少兵卒,骤眼看去绝大部分都是熟悉的面孔。

看样子王岳汉不是单独召见他,几乎陷阵营的兵卒都被召集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