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货怎么会用一个“又”字?

一时间杜晨对项雷这番话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不妨碍他扬了扬手中长弓,向着对方作做了出一个不言而喻的挑衅动作。

“好,好得很。”

“竟然胆敢三番四次妨碍我,你这是哪里来的底气?”

“今晚你就不用旨意能活着离开这里了,给我把命留下吧。”

言出,项雷手中的长戟顿时化为恶龙,扬起无边的寒潮朝杜晨笼罩而去。

然而

“当”

长戟未至,一柄灼热的长刀已抢先一步拦截在长戟必经的路径上,把锋利的戟给挡住了。

“项雷,想不到你竟然是黄巾奸细。”

公孙胜双目喷火,手中的长刀仿佛感应到主人的心意,刀刃瞬息变得通红如火。

俄而,整片空间的气温开始清晰地随着长刀的转变而提升,众人顿觉仿似身处烘炉之中。

虽然公孙胜平时与项雷不太对付,但那只是性格不合所引起的意气之争,公孙胜从来没想过对方竟然是黄巾奸细。

此刻知道真相后,他深切体会到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啧,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

看见长戟被阻,项雷的语气阴寒得像来自于九幽之下,随着他话刚落音,围绕着他身周的气势猛然爆发,正与长刀相抗的黑色长戟也随即析出大量阴冷的气息。

下一刻,四周由熔岩长刀引起的高温旋即下降下来。

单论武器而言,项雷手持的长戟并非什么大路货色,其品质不亚于公孙胜手中的熔岩长刀。

此戟长八尺有余,戟首分出三刃,每一刃上都寒芒隐隐,有血槽狰狞盘旋其上,戟杆通体幽黑,表面刻有血管似的纹路,自带寒气,仿似万年不化之玄冰。

其名为玄冰画戟!

“滚开”

项雷可不想与公孙胜纠缠,比起公孙胜他现在更想要的是杜晨的小命。

“妄想”

公孙胜双手肌肉隆起,手中长刀火光大盛,硬生生抗衡住玄冰画戟上散发的阴冷气息。

“由不得你。”

“轰”

随着项雷一声大喝,有黑铁色光芒倏然自长戟身上爆发,只见他双手有序而动,玄冰画戟在他的御使下灵活得就如张牙舞爪的恶龙,一绞一震间便弹开长刀,继而朝着杜晨胸膛扎去。

与此同时,被长戟指向的杜晨早已收回长弓,召出噬魂qiang,浑身闪耀着或是青铜或是黑铁的光芒,凝神戒备。

就在他眼看着长戟临身,正要还击之际。

一声大喝打断了杜晨接下去的动作。

“你的对手是我。”

公孙胜怒声咆哮,音如烈火,熔岩长刀上灼热气息大盛,一拨一拍间,刚被震开的熔岩长刀便借力划过一个玄妙的半圆,再次精准地劈在玄冰画戟的戟刃上。

“铛”

刀戟相击,场中瞬间溅起了火星与碎冰。

“哼,冥顽不灵。”

项雷面色阴沉,不得已间只能先将注意力转移到公孙胜身上,手中长戟一绞,使出一门恶龙戟法,扬起无数戟影自四面八方朝公孙胜扎去。

公孙胜长刀回提,腰腹发力,手中逾百斤重的长刀轻若无物,在他御使下不足一息间便劈出数以百计记斩击。

“铛铛铛铛铛铛铛”

刀戟相交。

电光火石间便是数百记的碰撞,金戈声骤然响成一片,震耳欲聋。

刀为斩,戟为扎,两柄品质不相上下的凶器在众人眼前展开了最猛烈的对碰,冰与火相撞之间,围绕着两人的周遭的空间逐渐升起了浓密的白雾。

俄尔

“轰隆”

一圈乳白色的环形气浪猛然自二人交战的中心爆发,以不可阻挡的姿势往四面八方冲去。

“结阵”

场中马永坤见状,顾不得此刻内心对眼前这一幕的惊骇,第一时间组织幸存的兵卒结阵抵挡气浪。

“砰”

气浪犹如实质,眨眼间便撞击众人身上,还好马永坤指挥得及时,一众兵卒快速结成军阵,堪堪抵挡住气浪的冲击。

可他们身后的尸群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这边已然重新围上来的活尸字典里可没有“抵挡”这两个字,面对气浪它们依然不闪不避地迎上,于是乎甫一冲击便十分干脆地化作一个个滚地葫芦,在气浪的推动下不断朝远处“翻滚”而去。

而这,都还只是项雷与公孙胜对战产生冲击的余波。

当气浪冲击波出现的那一刹,项雷与公孙胜两人便在猛烈的气劲的撞击下同时不由自主地往相反方向退开。

脸容乌黑,发须微焦的项雷控制不住身子“蹬蹬蹬”地连退三步,而半边身子被冰凌覆盖的公孙胜则足足后退了六步。

原本实力相近的两人,一个养精蓄锐,一个鏖战至今,战斗刚开始没多久,二者战力的差异便体现出来。

“嘿嘿,力竭了吧,公孙胜我也忍你很久了,你这莽夫也有今日,这次你还”

项雷未说完,公孙胜已然再次擎刀冲上,浑身气势高昂,须发俱张,语气豪迈地说道:

“要战便战,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啧啧啧,死鸭子嘴硬。”

项雷持戟抵抗,一改刚才硬碰硬的风格,战法转为拖延为主。

“你以为你缠住我就可以了吗?”

“天真”

“不要忘记我并不是一个人。”

“是不是啊,王营长?”

项雷话刚落音,公孙胜便脸色一变,他一直打从心里不愿相信的事此刻终于被对方赤{和谐}裸裸地揭开了。

一丝惶恐的感觉瞬息蔓延在他心头,公孙胜顾不得去看项雷面上的戏虐嘴脸,用力撞开对方的长戟,用略显颤抖的话语对着不远处的王岳汉质问道:

“营长,这是真的吗?”

面对公孙胜的质问,王岳汉依然不言不语,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可这副表情顿时令项雷感到不满:

“王岳汉,你想背叛太平道教吗?”

“不要忘记你真正的身份,还有哪位大人交代的任务。”

当听到“太平道教”这四个字的时候,王岳汉脸上僵硬的神色突变,先是闪过一丝挣扎,继而很快就被他强行驱逐开去:

“对不起。”

伴随着这一声低不可闻的道歉,王岳汉的身体骤然消失在公孙胜眼前。

下一刻,当他身形再出现时

“轰”

幸存兵卒的阵型中顿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