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岳汉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不仅快,而且还出乎所有幸存兵卒的意料。

导致场中没有一名兵卒能反应过来。

在轰然炸响中,幸存兵卒匆忙间结成的抵抗阵中瞬即升起了漫天烟尘,将众人的视线给遮挡住。

而随着浓密的烟尘弥漫,一道道短促的惨呼声、闷哼声忽然自其内响起。

尔后又很快销声匿迹。

夹杂在惨叫声中响起的,还有骨骼的碎裂声,鲜血的喷洒声,还有的到地声。

紧接着。

“大家快散开。”

蔡乔生凄厉的叫喊声自烟尘中响起,十数狼狈的道身影闻声纷纷冲破烟尘,重新出现在场中,跑出好一段距离才停下。

只见每一个冲出来的身影,无一不灰头灰脸,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茫然,用惊惧的眼神望向烟尘的中央。

俄尔。

烟尘缓缓散去,一道光头独眼的身影旋即映入众人眼中。

只见光头身影身上鲜红一片,如魔神般屹立在之前兵卒结阵站立的位置,在他的脚下,正躺着七八具失去气息的尸体。

那是不足一个呼吸前还是鲜活的,陷阵营兄弟的尸体。

而杀人者,正是陷阵营营长,王岳汉是也。

“营长,你,你,你”

马永坤脸色呆滞,声音干涩,一连吐出好几个“你”字,却连完整的话说不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啊!”

蔡乔生音如沥血,用带着不解、愤怒,仇恨的目光望向王岳汉。

“对不起。”

王岳汉始终低下头,似乎是不敢面对众人的眼光,声音低沉地说道:

“你们不要抵抗了,我会尽量下手快点,让你们少受一点痛苦。”

“这是我唯一能给你们的”

“仁慈。”

“哈哈哈”

一阵张狂的笑声顿时在场中响起,此时此刻场中唯一的能笑得出声的人当然只有项雷无疑:

“怎么样,是不是很震惊?”

“你们最敬佩的王岳汉营长,陷阵营的最强者,竟然是黄巾奸细,这是不是你们做梦都没想到?”

“哈哈哈,这一幕果然与我所料那般有趣,你们知不知道我渴望看到这一幕渴望了多久。”

“我最喜欢看到别人发现被背叛后的震惊表情了。”

“特别是你,公孙莽夫,你不是特别崇拜王岳汉吗?现在你是什么感觉啊?”

“你闭嘴!”

面对项雷张狂乖戾的话语,公孙胜狠狠一咬牙,握刀的双手用力下劈,对着对方劈出一记灼热刀气作为回应,趁项雷后退闪避间对着其余兵卒大声喝道:

“你们别听他胡说。”

“神威军军官晋阶有严格的审核制度,能做到曲长一级的人不可能是黄巾奸细,王营长现在应该是被邪魅蒙蔽,所以才会敌我不分。”

“你们不要让这个奸细挑拨离间了。”

对啊!

这番话使正在对眼前一幕感到惊惧的兵卒眼前一亮,就像落水的人捉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公孙胜说的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毕竟不久前他们才亲身经历过。

王营长一定是陷入到类似于他们刚才的状态,所以才对他们出手。

兵卒们如此想道。

或者说

他们不得不如此想道。

看到兵卒们脸上惊惧、困惑夹杂着一丝的希翼的表情,项雷大概猜到这些人在“幻想”着什么,正要张口继续讥讽,戳破他们的幻想。

一道森然的目光瞬即落在项雷身上。

项雷内心一个咯噔,不得不乖乖闭上嘴巴。

这边的王岳汉无声警告了项雷一下,将目光重新放到其他兵卒身上。

原来你们是这样想的吗?

或许!

你们内心宁愿这个才是“真相”吗?

那我就成全你们。

“自欺欺人”地死去,对你们来说未尝不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王岳汉想罢,特意没有去“纠正”公孙胜的猜测,身上气场一变,就像潮水起伏般乍涨骤落,一呼一吸间整个人就像幽深的湖泊风平浪静。

王岳汉在蓄势。

自他势成的那一刻,必定是惊涛骇浪,不可阻挡。

“这就是你和老大所说的‘那小子不会那么轻易离开这里’的原因?”

玛丽饶有兴致地看着远处正在的一幕,看得十分津津有味。

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那个方向距离大阵有点远,对方的话语传到这里有些断断续续。

“没错。”

虎爷笑着颔首,实际上当他们发现这两人穿着朝廷军的服装却没有进来战斗,只在在盆地外鬼鬼祟祟躲藏的时候,他就猜到会有这一幕发生。

当然,他们事先并不知道王岳汉和项雷是黄巾奸细。

“这两人的实力都不弱,特别是那个光头,单论气息都快要及得上我们了,如果不是借助了怨念往生大阵,我也没把握能发现他们的踪影。”

玛丽闻言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嘴角挑起一丝讥讽的笑容,说道:

“想不到他们那么努力逃到现在,最后竟然倒在‘自己人’手上,可惜,可惜啊。”

玛丽嘴里说着“可惜”,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那不是正是你所希望见到的吗,你一直在觑觎那个小子身上的技能,现在可能有机会哦。”

虎爷难得打趣了玛丽一句。

“嘿嘿”

玛丽笑了笑,红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目光一滞,嘴巴不自觉地越张越大,好半响才吐出了一句:

“这,见鬼了!”

当王岳汉的气势蓄到顶峰之时,时间才堪堪过去三息。

此时幸存兵卒脸上的希冀的神色才刚升起。

然而!

“嘭”

王岳汉手持双锤,大脚狠狠一踩地面,在强大反冲力的作用下顿时以与他身形不相符的敏捷朝距离他位置最近的三名兵卒掠去。

这一幕仿似暴牛奔袭,在奔袭的过程中,有潮湿的水汽自四面八方汇聚,瞬息依附在王岳汉手中两柄硕大的战锤中,眨眼间便拖出了两条长长的水线。

远远看去,就像是王岳汉手握两条水龙在奔跑。

黑铁级战技——打击之潮:发动后可以自附近的水源中吸收水系能量依附到武器上,增加武器下一击攻击力50—80,增加的数值取决于使用者附近水源的多寡,击中目标后有30的几率对目标追加碾压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