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迎面而来的王岳汉,惊慌的神色须臾间无比清晰地浮现那三名兵卒脸上。

能不惊慌吗?

无论王岳汉是黄巾奸细还是心智被蒙蔽,此刻他正与众人为敌这个已是不争的事实,以前者强大的实力,可以说在场所有的幸存者当中没有人是他一合之敌。

此刻面对着这气势磅礴的一击,三名兵卒身心都升不起一点抵抗。

“王营长”

“王营长是我啊,老郭啊。”

“不,不要杀我。”

各位,对不起了。

面对昔日下属的绝望的表情,王岳汉内心暗叹,动作却没有一点迟疑,在高速欺进到三名兵卒身前的那一刻,两柄战锤已然挟携着庞大冲击力正面轰向他们。

以王岳汉黑铁级的巅峰实力配合上打击之潮技能的加成,就算因为周围地形干涸使技能的威力只能得到最基本的50提升,这一击也不是眼前只有青铜级实力的三名兵卒可以抵挡。

绝对一碰即死。

如果没有足够实力的人插手干预的话。

而此刻在场有实力插手干预的人,除了被项雷缠住的公孙胜之外。

就只有一个人了。

如果说直到此刻,包括公孙胜在内其他兵卒依然对王岳汉存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么在王岳汉现身的那一刻,杜晨就已经将对方视作敌人。

不提杜晨结合之前亲身经历对王岳汉身份作出的猜测,就凭对方此刻的态度言行,还有杜晨从对方身上感应不到任何一丝被怨念幽魂侵染的气息就可以判断出来。

王岳汉确实是黄巾奸细无疑。

至于公孙胜说的军官审核制度。

杜晨相信这种制度是有的。

但这个世界上存在没有漏洞的制度吗?

只要是人为制定的制度就必然有空子可以钻,所有黄巾奸细能晋升到神威军的曲长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杜晨相信明白这个道理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

说到底不是兵卒们想不到这一点,而是大家下意识不愿意相信王岳汉是黄巾奸细这个事实罢了。

在王岳汉发动第一击时,杜晨被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迟疑神色给误导了,想不到对方的会这么干脆出手攻击,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当然,这并不是王岳汉故意去误导杜晨的,他此刻根本没有将杜晨放在眼里。

而这一次,杜晨不会再反应不过来了!

此际正是王岳汉动步发动第二次攻击,远处的玛丽刚好将视线投到杜晨身上之时。

杜晨动了。

但见浓郁的黑铁色光芒倏然在杜晨身上升起,刹那间一道模糊的虎型自光芒中快速成形,盘踞在杜晨头顶三尺位置,作仰天怒吼状。

尔后,杜晨收弓,擎qiang,踏步,后仰,动作像极了一柄被绷紧到极致的大弓,双眼紧紧盯着王岳汉快速奔跑的身形。

不屈虎魂,发动!

圆满级初级五行箓,金系能量附魔,发动!

爆裂一击,发动!

圆满级分影箭,发动!

足足四个技能,迅捷而又有序地附加到噬魂qiang上,使得原本只有青铜品质的噬魂qiang犹如脱胎换骨般,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气息。

下一刻,杜晨腰腹收缩,手臂前挥,噬魂qiang瞬间消失在他的手中。

与噬魂qiang一同消失的,还有杜晨的身形。

就在噬魂qiang离手的那一刻,他朝王岳汉发起冲锋了。

这时候玛丽“见鬼了”这句话才刚吐出口,因为她看见杜晨身上竟然又出现了一种她没见过的黑铁级技能。

整整三个黑铁级技能了。

这还是青铜品阶的念能者应该拥有的实力吗?

这小子莫不是什么大组织的继承人吧?

抑或者是古老念能者家族的核心子弟?

也不对啊!

如果是这类人,他的品阶不应该这么低。

玛丽想不通,同样看见这一幕的虎爷也陷入了疑惑中。

不提这个两人正在作何想法,此刻在远方的战场上。

飕!

在战锤即将击中三名兵卒之际,有剧烈的破空声倏然自王岳汉身后响起。

瞬息间,噬魂qiang已然跨过了杜晨与王岳汉之间的距离,眼看着就要扎到后者身上。

长柄武器。

目标是我心脏。

有足够的威胁。

假如我继续完成击杀不去抵挡的话,后果即使不死也是重伤。

电光火石间,身经百战的王岳汉仅凭身后传来的风声便迅速判断出来袭的物件,下一秒他的身体已经本能似的作出了最正确的应对。

原本前击的战锤方向一转,以举重若轻的姿态划过一道玄妙的弧线,瞬息出现在自身身后。

在他精妙锤法的御使下,被拖出的长长“水龙”顿时绕作一团,化作不断旋转的漩涡,形成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王岳汉身后。

“嘣”

依然没有回头,身后偷袭而至的武器如王岳汉所预料般轰击在由水流形成的“盾牌”上。

在两者接触的一刹那,水盾顿时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凹陷下去,漩涡在来袭武器的撞击下被迸溅出无数水花向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不多时。

长柄武器已然深深地扎进水盾之中,水盾渐渐有了崩解的征兆。

如此威力

王岳汉微微转头一瞥,看见偷袭他的原来是一柄浑身被金光包裹的长qiang,还有不远处杜晨带着一身不可小觑的气势朝着自己冲来的身影。

这一qiang是杜晨投出的吗?

才几天不见,这小子的实力就提升到如此地步了?

王岳汉念头闪动,通过手中战锤来感受长qiang传来的破坏力。

在他的感知中,这柄金光闪闪的长qiang上被足足附加了四种不同的能量气息。

这些气息有青铜的,有黑铁的,有强有弱,却意外地被统合叠加在这杆长qiang上,使得这杆原本品质并不算高的长qiang拥有了能威胁到他生命的能力。

但!

也就那样了。

王岳汉脸上的讶然的神色稍纵即逝,须臾间便恢复到波澜不惊的状态。

只见他双锤一转,即将崩散的漩涡顿时以截然不同的方向旋转,一顺时针,一逆时针,以精妙的卸力手法运使战锤将背后偷袭而来的长qiang击飞。

在荡开长qiang的同时,王岳汉动作再变,战锤轻盈地一折,水盾随即迸散,甫散即归,再次化作两道强劲地水流,推动着战锤继续横扫前去。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