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开玩笑,不加收租金的话我怎么有钱去买零食给你吃。”杜晨一本正经地说道,陈晓明闻言吓得马上放下手中的零食,眼巴巴地看着杜晨。

无视肥仔“哀怨”的眼神,杜晨内心暗笑一下,表面不动声色,打开电视开始观看最近大热美剧《火与冰之歌》。

虽然杜晨的眼睛在盯着屏幕,但实际上他注意力根本不在哪里。

自从昨晚从餐厅回到家里,杜晨第一时间再次详细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自己的身体的确比进入念界前强大,但没有超过正常人的范畴,比起在念界时的强大削弱了不是一星半点。

体内的念能驱动是可以驱动,可惜运转之间十分晦涩,新获得的三样物品也可以在现实世界中召唤出来,但同样的威能下降了不少。

倒是天赋技能倒是可以毫无削弱地在现实世界使用,然而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杜晨不知道是自己遭到如此削弱,还是所有在现实世界中的念能者都是如此,他当然希望是后者。

用自己的方法“测试”过后,不管杜晨愿不愿意承认,现在他的人生轨迹的确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是一个普通人,以前的生活方式不再适用自己。

接下去杜晨需要思考的是成为念能者后,接下来他的路该怎么走。

每一个宅男内心都会有超级英雄梦,杜晨就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拥有超能力的话会怎么样,是隐藏身份成为像蜘蛛侠、夜魔侠之类的超级英雄,暗中警恶惩奸帮助好人。

还是向公开自己的身份,成为“明星类英雄”,做好事之余不忘积攒人气,名利双收,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当然了,用自己的能力为所欲为这种想法也不是没产生过,这是正常人内心深处都会有的幻想。

可当这个幻想现在有机会被实现的时候,杜晨突然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要说隐藏身份,利用自己的能力做好事不求回报成为新时代“活”吧,杜晨可没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要说利用自己的能力名利双收吧,杜晨认真思考过后便否定这种想法,原因很简单,他怕麻烦。

至于利用能力来做坏事就不用提,要杜晨幻想一下是可以,要他真正做就不行了,杜晨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人。

思前想后,杜晨决定短期内先隐藏自己的身份,暂时按兵不动,待弄清楚更多关于念界和念能者的信息再说。

杜晨做这个决定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首先对于念界与念能者他所知道的信息不多,在缺乏足够信息的支持下他无从得出更多的判断,也就是他的选择本来就不多。

其次,同时也是最主要的是,杜晨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念能者肯定不止他一个,而且从与袁妙湘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杜晨能感受到念能者与念能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团和气。

在弄清楚念能者之间相处的方式前,蓦然公开自己的身份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麻烦,甚至是危险。

在现实世界中,有一个侧面的佐证能说明这一点:

在信息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路上竟然没有流传出任何与念能者相关的信息,这怎么可能?

是所有念能者都不约而同地喜欢隐姓埋名,淡泊名利,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却甘心泯灭于普罗大众之中吗?

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单独的一两个人或许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但要一定数量的人同样做到这个地步嘛抱歉,杜晨不相信。

这就好比某个穷人突然间拥有千万财富后能忍住不去显摆,继续过以前节衣缩食的贫困日子。

有鉴如此,杜晨有理由相信,在现实世界中肯定存在着某些念能者不得不隐藏自己身份的理由,虽然杜晨不知道是什么。

最后,抛开上述这几点由杜晨自身琢磨出来的理由,他的脑海中仍对在念界梦到父母的经历念念不忘。

在梦中,姑且说那是梦吧,杜晨的老爸曾告诫他不要在现实世界公开自己念能者的身份。

虽然没有任何理由,但杜晨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

那个梦实在太真实了,甚至杜晨怀疑那根本就不是梦,由此看来他父母真实身份并不简单,很可能他们与自己一样是念能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父母的死就十分蹊跷了,身为念能者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死于一场普通的交通意外?

当年杜晨的确没有亲眼目睹自己父母的尸体,所有的一切都是由相关部门的人员告知他的,以前没有理由去怀疑,而现在他觉得自己父母的死充满谜团。

或许,自己的父母其实并没有死亡,不然在梦中他们也不会说出将来再见这样的话。

这个谜团需要杜晨将来去解决,而线索就在他们最后一句话中

基于上述总总原因,有关念界和念能者的一切对于杜晨来说还有太多未知,而且调查父母的“死因”这件事也不宜张扬,所以经过衡量决定暂时先隐藏自己的身份,继续以原来的方式生活。

当然了,杜晨这种想法是否他自身的“咸鱼属性”在暗中起作用,这个就有待考究了。

嘛,反正就算是杜晨也不会介意的,咸鱼就咸鱼呗,起码现在他是一条有目标,有超能力的咸鱼。

“包租公”陈晓明见杜晨一直在走神没有理会自己,忍不住哀声开口道。

“行了,开玩笑的,吃吧。”从深思中回过神来的杜晨没好气地说道。

“得呢”

得到允许的肥仔,立刻眉开眼笑,继续心安理得地吃零食。

一边吃着零食,陈晓明一边不着痕迹地瞄了杜晨几眼,表情欲言又止,细心的杜晨有留意到,但他故意没有去管肥仔。

半响后,陈晓明似乎下定决心,用心翼翼地语气说道:

“对了包租公,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我没空。”

“呃,你就不先听一下是什么事吗?”。

“不管什么事,反正我没空。”

开玩笑呢,杜晨自己还有一堆事要忙,哪里有空去管肥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