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适合搞事的身份一出,唐媛媛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当然是快乐的搞事起来啊

这个消息让唐媛媛的心情一直保持着愉悦的状态,就算是以藤原城中以藤原媛子的身份时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不少。

不过藤原夫妇也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女儿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出嫁,还是嫁给青梅竹马,肯定会有些激动的小情绪。

这段时间,不管城池里的事务再忙,藤原城主总要抽出来半个时辰的时间和唐媛媛好好聊聊,每次聊完后都会多少再给唐媛媛填一些嫁妆。

不管两方的关系再好,别人家总不如自己家,出嫁后就不能经常看到自己的女儿了。

藤原城主不是第一次嫁女儿,但却是第一次有嫁女儿的感受,之前几个女儿太过怕他,加上他当时也忙,平时都说不上什么话。

这种感觉让藤原城主心中酸涩极了,哪怕蓝染给再多的彩礼他都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小乌尔还不知道自己亲姐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他已经可以在晃晃悠悠走上两步了,甚至会叫姐姐两个字,当然也只会叫姐姐。

唐媛媛叫他一声翠花,他就回叫一声姐姐,小孩子特别喜欢和人玩蹭脑袋的游戏,不抱就自己往旁边靠,撒娇着要让人陪他玩。

每当此时,唐媛媛就会凝聚一些灵力

要说这平安京里唐媛媛最舍不得的就是这一群弟弟妹妹,最小的小乌尔就更让他放心不下了,尤其是小家伙以后注定没有什么正常的生活。

光看死神动漫中乌尔奇奥拉出场时的外貌和身高,唐媛媛敢保证这娃娃死的时候绝对没有成年。

这么想想唐媛媛的心都碎了,她这段时间可是把小当成亲儿子养啊。

于是,在蓝染下一次抽空过来看唐媛媛的时候,就见她用托孤的语气对他说话:“狗丸,以后小翠花就拜托你了。”

“如果你想的话,等这孩子长大后,我可以当他的老师。”

虽然不知道唐媛媛为什么会忽然这么说,少年蓝染对女人情绪不太了解,还以为是未婚妻对于嫁为人妇的不安感,微笑着应承了下来。

虽然蓝染的年纪也只有十六岁,但是他极为聪明,不然也不可能以稚龄将自己的亲爹给挤了下去。

距离小乌尔能开始学习还有不短的时间,现在教小孩儿对蓝染而言就已经是大材小用了,更不用说几年后谁知道变成什么样的boss。

这件事就算她不说蓝染也是打算这么做,有助于拉近他和唐媛媛之间的距离,心上人对自己的弟妹们有多关怀他知道,小舅子这种生物当然是用来讨好的。

蓝染已经把婚礼仪式所需要准备的都准备完成,只剩下一些需要慢慢筹谋的细节还要半个月后才能完工。

而唐媛媛,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魔鬼问题,她微微一笑:“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站在对立面啊。”

“不会。”蓝染回答的斩钉截铁,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是他却做不出来任何对唐媛媛有害的事情。

而且心上人这个关头问这个问题,他的情商也不低,当然不会说出那种看情况的找死话题。

“只要你需要,我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尤其是在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唐媛媛透过少年蓝染的眼睛看到了其中所蕴含的情感,看着她时仿佛都在放光。

卿本佳人,奈何眼瞎,还立fg。

非喜欢她干啥呢,上赶着当一群崽子的后爸吗崽子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呢。

拒绝的话唐媛媛已经说过很多次,但不管几次都一点用没有,以至于她现在已经佛系了。

“随便你吧。”她无奈的看着蓝染,打算给他过完生日再走,好歹认识那么多年了。

过了那天,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和未来有联系的角色才会记住她的存在,现在来看,也只有蓝染和小乌尔,并不会真的妨碍到什么。

藤原城主是很喜欢看到蓝染过来的,他每次过来看唐媛媛都会带上礼品,都是小女孩儿能用上的贵重首饰,在闺女身上比划一下就觉得好看。

蓝染应该是真的挺忙的,没有再藤原城中多待,甚至都没有再住一天,就坐上了回城池的马车。

最近他的异母弟弟不是很安分,从消息来看是想要在他大婚时找麻烦。

真是下三滥的手段,但无论是他想要做什么,蓝染都没有丝毫畏惧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城主都已经被他圈禁起来了,更别说他那个弟弟了,凭借双方的实力,就算再来几个弟弟也不是他的对手。

已经拿到手的东西,无论是谁都不能从他的手中夺走。

这些事情唐媛媛都是不知道的,她正沉浸于系统倒计时的欢快中,距离她解锁权限,可以恢复崽子们记忆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天,这意味着,她终于可以摆脱茨木的挚爱和彼岸花的爱人这两个魔鬼称呼了。

到了这个关头,说不激动那都是假的。

对了,还有怀里的这个,等到恢复记忆后有的是账可算,唐媛媛慈爱的摸摸怀里抱着的妖狐,这让妖狐感觉头皮发麻。

明明命定之人抚摸他的手依然是那么温柔,可为什么他会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感觉呢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唐媛媛在倒数两天时见到了这个世界仅剩的崽子金鱼姬,小家伙是被荒川之主提溜着领子提到唐媛媛身边的,小姑娘的脸上很明显是一脸不情愿。

现在的时间是白天,荒川之主只能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不然就会引起藤原城守卫的注意力。

金鱼姬在闺女中算是少有的活泼性子,但她情绪表达的也很直白,能说话后刚想控诉荒川之主这种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把她带到这来的行为,结果看到唐媛媛后脸上的不情愿就消失的一干二净,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叫傻大个放她下来的话。

好想和她做朋友啊,金鱼姬如此想着。

可是满脑子都是征服世界的金鱼姬和人交朋友的时,所说的话对普通人类而言都不大正常:“呐,你要和我一起征服世界吗。到时候我世界之王的宝座可以和你一起坐哦”

这话一说出口,金鱼姬就觉得不对劲,先不说她说话的对象是个和征服世界四个字毫无关系的普通人类,光说她现在被荒川之主拎着的形象,说征服世界听上去就感觉不靠谱。

金鱼姬觉得事情有些悬,圆溜溜的大眼睛有点想哭,唐媛媛如果真的因为这个原因拒绝和她做朋友的话,说不定她就真的哭出声了。

都怪傻大个带她来见人就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拎着她走,万一她没办法交到朋友,那么锅就都是傻大个的

荒川之主无辜躺枪,他一开始是和金鱼姬好好说了有人要见她的事,死活不愿意来的是她,现在埋怨的也是她,女人果真都是最麻烦的生物。

“可以啊”针对看上去还是孩子的闺女,唐媛媛的宗旨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宠,使劲宠。

别说现在了,金鱼姬小时候,唐媛媛一有空就会陪着她玩过家家,过程就是如何征服世界,玩几次小姑娘都不会觉得腻。

她特别清楚怎么样才能让自家闺女感到开心:“你叫金鱼姬是吧,之前就听荒川之主大人说过你,现在一看,果然是一个看上去又可爱有厉害的大妖怪呢。”

“厉害可爱是在说我吗”显然金鱼姬也是第一次从初见的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词,呆愣了片刻后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哈哈哈,看来你还是很有眼光的嘛,以后我就把座下第一功臣的荣称号给你了”

闺女开心,唐媛媛就心满意足了,她帮小姑娘固定了一下金鱼姬头上因为被提溜时间太长都快掉下来小面具,而后不厌其烦的陪着孩子聊了半天有关征服世界的话题。

间或夹杂着一句两句的意见,把小姑娘给哄得满脸都是笑,最后赖到唐媛媛怀里就是不愿意走了。

看的旁边的荒川之主有些惊奇:“这么无聊的话题汝也能陪着她聊得下去”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唐媛媛面不改色的说道,一只手摸上了不知何时已经被系统放在明面上的鸡毛掸子:“看着我的手,你还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刚好上次的帐可以好好翻翻了。

之前荒川之主被这样的额玩意儿吓回了原型,但这次他绝不会轻易妥协,而是目光越发冰冷的看着唐媛媛。

“呵”

这一声冷笑,在唐媛媛都以为他是要宁死不屈了的时候,结果就听到荒川之主接下来用很拽的语气说道:“是挺有意思的。”

能把认怂的话用这种语气说出来,一般人还真完成不了这样的操作呢,失忆前的崽崽可没有这种操作呢。

“汝有什么意见吗”荒川之主面不改色的回道。

“没有。”

只是没见过认怂还能这么拽的。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赶上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紫梦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