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八章(二合一)

在晴明一行人的眼中, 就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的唐媛媛忽然从黑色的漩涡中现身,而后就把目标放在的童女身上。

根据身形和声音来看, 这人应该只是一个少女而已, 由于兜帽遮挡的原因,暂时还看不清她的面容。

但她脸上露出部位的妖异纹路却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让他们自动就把人当做了反面角色。

“喂, 就算是诱拐小孩子也要穿上一身像样的衣服吧”源博雅忍不住吐槽, 实在是唐媛媛此时此刻的打扮已经到了可以吓哭小孩儿的程度。

这样的人忽然提出的邀请,童女怎么可能会接受啊

雪女瞪了源博雅一眼,她看向童女:“童女啊,她就是我们的主人,安倍晴明的半身,黑晴明大人啊”

“”听到这话的众人皆是一阵不相信。

就算是瞎编乱造,也要编的靠谱一点吧,这明明是个少女而已,竟然说是晴明的半身

“虽然我有时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但是, 我可以肯定, 我的半身绝不可能是一个女性。”晴明沉默了片刻,他还是能回忆起梦中的黑晴明的模样,应该是与他长相一般无二的男性才对:“假冒我的半身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吗”

他说的肯定,实际上在心中也是肯定着的。

直到他看清唐媛媛的脸之前都是如此的肯定。

“吼”黑袍少女轻笑一声,好似对晴明的单纯不屑极了:“一个人的的半身分为阴阳两面,代表男性的阳面是你, 而阴属性是我又有什么问题呢”

“至于你之前所梦到的,不过是我随意幻化的形态罢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晴明打开自己的折扇,一般做出这样的姿态,基本就证明他处于十分警惕的状态。

随着黑袍少女的接近,他的心底止不住感受到了一丝恐慌,但是他的伙伴们都在这里,他绝不能退下。

“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呢,晴明。”

唐媛媛也不废话了,她缓缓的操纵着不洁之力,从高处降落下来一点。

但她也知道自己身高是硬伤,于是就也没有完全双脚离地,漂浮在距离地面还有半米位置上。

唐媛媛将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了被遮挡的全貌。

晴明心中的坚持在这一瞬间轰然倒塌,那是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熟悉感,他看着唐媛媛,一时间都忘了如何发声。

几种感情纠结的缠绕在了一起,畏惧和亲切相互交织,中间还夹杂着点点欣喜,晴明从来没有对着其他人有过这样复杂的感情。

试问除了一个人的半身,又有谁能给他带来这样复杂的情感呢

被这种感情所干扰的晴明,不由自主的就相信了唐媛媛之前编出来的瞎话,已经把她带入到自己的半身来看了。

“怎么不说话了晴明,继续否认我啊。”唐媛媛看晴明被糊弄的纠结模样,努力压抑着自己恶作剧成功想要大笑出声的想法,只是按照自己现在的人设邪气十足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永远不能否认我,因为我就是你啊”

“晴明,这个人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神乐不是很相信,往日里她的第六感都是很准确的,却没想到在这次的事情上晴明却否认了她。

“恐怕事情就是像她所说的那样。”

晴明无法说谎话欺骗自己的伙伴:“这个人大概和我一样,都是安倍晴明的一部分。”

“但是怎么看都是你更正常一点吧,那样的家伙,我才不承认她是安倍晴明”源博雅拿出了自己的弓箭,对准了唐媛媛:“这么说来,这人就是诱骗红叶的真实凶手了吧,把她打倒带走就能和大江山的两个家伙交代了吧。”

唐媛媛扬起下巴,示意他随意行动,因为无论如何,这些箭矢都不可能会伤害到她。

而且,看着小明的表情,她就知道,他是一定会帮她将这一击挡下去的。

源博雅的箭矢中途被晴明的符咒打断,这样的动作就连晴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晴明为什么”

“我不知道,刚刚的一瞬间,我好像有些不受控制。”晴明看着自己的手,突然发觉,现在的他,根本没办法看到自己“半身”受伤的样子。

光是想想那个场景,晴明就有种极度不适的感觉。

对此都不用晴明质疑自己,唐媛媛就有了新的解释:“别忘了,晴明,我就是你啊,保护自己难道不是一个人类的本能吗”

歪理什么的,唐媛媛几乎是随口就来:“你伤害不了我的,晴明。”

她说完就不再管他们的反应,而是继续把目光放在了在看到她的脸后一直发愣的童男童女身上。

“别发呆了,小家伙们,快回到我的身边吧。”

“别过去。”晴明虽然无法对唐媛媛动手,但却不会放任童男童女跟着一个属性不明的人走,哪怕这人是他的半身。

神乐转着自己的小伞,也开始为了晴明说话:“没错,她才不是真正的晴明那里很危险”

但是童女仿佛都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她本来就距离唐媛媛很近,在又一次得到邀请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扑棱着自己的小翅膀一头栽进唐媛媛的怀里。

唐媛媛邪笑着抱起毛茸茸的童女,而后得意洋洋的看向晴明一行人:“晴明,看来这个小家伙并不是这样想的呢。”

“妹妹”看到童女扑进敌人的怀抱,童男看上去特别着急。

虽然他也觉得那个自称黑晴明的大姐姐特别亲切,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毕竟他最大的夙愿就是辅佐晴明大人:“你快回来,真正的晴明大人在这里”

“不我不要,这就是晴明大人。”童女窝在唐媛媛的怀里,感受着一只手轻轻的在她的背上轻拍着,她的小翅膀搂着唐媛媛的脖子,说什么都不愿意撒手:“哥哥,你也一起过来好不好”

实际上以前在阴阳寮中,在童男童女的心里唐媛媛和晴明俩人的地位基本都是一样的,不带一点偏的那种。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童男那边还能理智对待这种突发情况,但童女刚在阿爸这里受了气,现在肯定是站在阿妈这边的。

童女看了看晴明,即便她觉得那边的晴明大人也不像是假的,但她现在就是更喜欢这个抱着自己的晴明大人。

“我才不要,哥哥你快过来”童女气呼呼的回应着,还一边向唐媛媛撒着娇:“晴明大人你看哥哥都不听话,您能让哥哥也一起过来吗”

唐媛媛点头,她的目标宏大,基本是想把所有的式神连带晴明一口气打包带走,虽然现在不是很着急,但是先逗逗孩子也是挺好玩的。

只是晴明那边把童男保护的太好,在这样的保护之下,根本不给唐媛媛可乘之机。

唐媛媛向童男招手:“囝囝,过来。”

童男童女俩孩子的小名听上去读音很像,但是当唐媛媛念出来的时候两小只很自觉的就知道她是在叫谁。

听到唐媛媛这么叫他,童男虽然没有真的回应,但他的翅膀已经在小幅度的忽闪,要不是源博雅发现的快,这一只怕不是也已经飞向敌人的怀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是你的半身,这种设定也太犯规了吧。”

源博雅数数自己这方的战力,折合一下根本就不是唐媛媛的对手啊,刚认的两个式神还一个个的想往唐媛媛的身边跑。

童男被自己的本能反应也没反应过来,只是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我无法拒绝那位大人的邀请。”

和对晴明大人的亲近不同,他是想要永久的侍奉着晴明大人,但看着唐媛媛,他却是从心底深处都传来阵阵暖意。

想跟在她的身边,童男每一根羽毛都在向他传达着这样的信息。

有哪个小孩儿能拒绝亲阿妈呢只是这种情况看在源博雅的眼里就有点邪乎了。

他急忙观察神乐的情况,自己妹妹面色如常,这让源博雅多多少少松了口气,至于小白

源博雅看向小白原来待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狐,但有惊无险的是,小白正在八百比丘尼手里挣扎着,整只狐狸都被抱了起来,这才没有倒戈进唐媛媛阵容。

“不要着急,博雅先生,不管那位黑晴明小姐有强的实力,也有能够应对的办法。”

源博雅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到了八百比丘尼接下来说得有些惊悚的话:

“那位黑晴明小姐的确很亲切哟,亲切到就连我也想倒戈了呢。”

“”难道整个队伍里只有她和神乐觉得唐媛媛压根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吗

“开个玩笑。”八百比丘尼笑的眉眼弯弯,不过却在晴明一行人看不到的角度深深的看了唐媛媛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唐媛媛确定了眼前八百比丘尼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阴阳寮里的八百大佬用了什么样的办法暂时使用了这个世界八百比丘尼的身体,但那个眼神绝对是她家大佬本人没错了。

那眼神中包含的意思很明显,大概翻译一下就是六个字。

不着急,慢慢玩。

这些事情确实不能着急,唐媛媛这次过来为的只是和小明打个招呼而已,再多逗留露出破绽就不好了。

现在的唐媛媛也没真的打算把童女给带走,小姑娘现在正在气头上,等气消了看不到哥哥又该闹脾气,到时候才不好哄呢。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怎么才能把童女送回小明那里啊,即黏糊又可爱的小闺女,让唐媛媛怎么舍得把孩子从还给阿爸啊。

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唐媛媛还在寻思着自己究竟应该说点啥才能把小闺女还给阿爸的时候,她怀里的童女就直接不翼而飞,紧接着她听到了玉藻前的声音。

“晴明,你看上去很狼狈啊。”

玉藻前今早把羽衣爱花安置好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感到了京都,唐媛媛欺负晴明这出大戏,他又怎么能错过呢

他过来没多久就撞上了这幅大侄子一家几乎全投了画面,注意到唐媛媛看似淡定实则慌得雅痞的表情,玉藻前在看戏之余义不容辞的就上去救场了。

玉藻前一手抱着懵懵哒的童女,用妖力直接糊住她想哭嚎的嘴,顺手就扔到了晴明的怀里:“接好你的式神,虽说是你的半身,但你这么任由她欺负你真的好吗”

话里话外,玉藻前还不忘了配合唐媛媛之前的话。

“玉藻前,你怎么会在这里”晴明是认得玉藻前的,当初一开始失忆的时候,这位大妖怪还以他母亲旧友的身份过来看过他,但他直到现在还没恢复曾经的记忆,也不能确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后来他们就基本上没了接触。

尤其是这半年,他几乎连玉藻前的面都没见上一次。

“刚巧路过,看你遇到难题,就顺手过来帮帮你。”实际上是在帮唐媛媛的玉藻前话说得一点都不心虚,看上去是真的在帮晴明一样。

“但我能做的也就只是这些,黑晴明是你的半身,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来解决。”

玉藻前挥动着扇子,看向唐媛媛:“黑晴明,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好可怕啊”

看似玩笑的语气,不过知道内情的人大概都知道这其实就是玉藻前的真实所想,哪怕是演戏他也在畏惧唐媛媛的鸡毛掸子呢。

玉藻前说完后还给唐媛媛使了眼色,大概意思就是让她趁着机会快走,唐媛媛当然不会辜负崽子的好意,她也不敢在这里呆太长时间。

那边八百比丘尼已经都快制不住想往她这儿扑的小白了呢。

“算了,这次就这样吧,就当是过来和你打个招呼。”唐媛媛表现出一副好像失去兴趣的模样,半副身体已经卷进黑色的力量漩涡。

“等等”晴明当即就想用灵力阻拦唐媛媛的离去,但是他的灵力却被黑色的力量完完全全的都吞噬的干干净净。

最后,他只听到了她留下了的一句:

“晴明,我们还会再见的,只是下次见面的时候,记得不要哭哦。”

这话说的就是晴明能在平安京度假的最后期限,早点把阿爸带回去,寮里的事务也有阿爸帮忙。

现在八百比丘尼在旁边看着呢,自家大佬的脾气她太懂了,说不着急并不意味着真的不着急,都是把帐记在小本本上等着清算呢。

好不容易让黑晴明熄灭了大佬不少怒气,小明这里就不要再遭受同样的压迫了。

晴明听完唐媛媛最后留下的话,只觉得脊背发凉,可还没等他多想,怀里抱着的童女就开始嚎啕大哭,而留下这一烂摊子的玉藻前,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晴明大人我要那个晴明大人”好不容易发现自己终于能哭出声的童女当即开始使劲狂哭,童男在旁边怎么哄都哄不好。

而小白也好不容易在八百比丘尼手中挣脱,之前他也是被捂着嘴不让说话的状态,不然他可能跟着一开始的童女就已经扑了上去。

“晴明大人,我刚刚也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幸好八百比丘尼大人按住了我,不然小白我大概就”

晴明摇摇头,表示小白不用再说了,他很能理解小白的感受,他也是动不了手的人员之一啊。

只是他们目前有更重要的任务:“现在总得想想怎么才能逗小孩儿开心吧。”

玉藻前一定是知道之后小孩儿会哭才跑的那么快吧

玉藻前:深藏功与名jpg

演完这一场戏简直是神清气爽,就是有那么一点累,这幅身体的大限将至,感到疲惫实际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回到蛇神的祭坛,卸了妆的唐媛媛就窝到了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晚两分钟过来的玉藻前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睡着的样子。

“这具身体已经没多长时间了。”

玉藻前听到床边坐着的八岐大蛇低沉的声音,应该是在和他说话。

“连神乐铃都救不回来,不出数月,就是她的极限。”

“媛子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没把握能拿到她的灵魂。”

“所以呢”玉藻前沉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八岐大蛇微微一笑,问出了一个让玉藻前不算意外的话:

“你说,用全京都人类的灵魂,能否填补她的身体呢”

如果玉藻前还是失忆状态的情况下,大概会和八岐大蛇一拍即合,然后两人兵分两路在京都搞事。

一个神明,一只九尾狐,两者都是视人命如草芥。联手起来搞事速度极快,以高天原那帮神明的处理速度,说不准京都都毁灭了,他们管事的人还没选出来呢。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啊,玉藻前是恢复记忆的状态,他现在听完之后最想做的事情不是跟着一起搞事,而是等唐媛媛睡醒起来就告状。

可这种心思他当然不会让八岐大蛇注意到,只是先口头上应承一下。

黑蛋超市都快到了升级的临界点,估摸着也没几天的事情了,他就不信了,等到八岐大蛇恢复记忆的时候还敢这么搞事。

八岐大蛇不觉得自己的建议会落空,时间还足以给玉藻前一些思考的机会,便由他慢慢考虑。

只是最后,他一定会拿到藤原媛子的灵魂。

自家崽子想做什么事睡梦中的唐媛媛却是不知道的,她这一觉睡得很沉,等醒来后问过系统才发现整整睡了一天,根据实时播报的消息,外面还是下午。

床头被放了一碗由于被结界笼罩着而还在冒热气的肉粥。

闻上去挺好闻的,就是唐媛媛却不觉得怎么饿

在您睡眠期间,我有给您灌输了不少营养液,所以宿主才不会感受到饥饿,不耽误您吃东西。系统给唐媛媛讲了讲现在的情况:粥是大天狗带回来的,现在他和雪女都去见巫女大蛇了。

系统趁着唐媛媛吃饭的功夫,把玉藻前交代让他一定要告的黑状都给告了,就是语气上不如玉藻前的更惟妙惟肖一点。

“在想什么呢媛子。”

不远处闭目养神的八岐大蛇忽然坐起问道,似乎察觉到了唐媛媛和系统的交流。

唐媛媛感慨神明的敏锐,但是真话也是绝对不可能和小宝儿说的,她果断糊弄道:“没啥,就是觉得小宝儿特别可爱。”

八岐大蛇对这个回答明显是不相信的,但是习惯了唐媛媛这样的他也没说什么,相反的还回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微笑:“是吗”

笑容看上去有点渗人,但是身为阿妈的唐媛媛可是一点都不怕,反而微笑着点头:“嗯,难道我们家小宝儿不可爱吗”

八岐大蛇没再说话,只是又笑了笑,仿佛想联合玉藻前搞事的人不是他一样。

唐媛媛也乐意装傻,就当自己啥都不知道。

就是八岐大蛇现在的样子让她想起了这娃娃小时候的模样,明明即将要出去和团团联合搞事,但搞事之前还会装作无事发生的亚子,企图瞒天过海。

那会儿小宝儿还小,被她打扮的跟年画里的福娃一样,一撒娇唐媛媛就什么气都没有了,冬天更是被她包成了个圆滚滚的棉球球,脸颊戳起来感觉好的不要不要的,而现在

八岐大蛇虽然不知道唐媛媛到底在想什么,但他也不耽误他有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他就被唐媛媛塞了一麻袋零食,她还用了初次见面时那种痛心疾首的眼神看着他。

甚至还把目标直接给说了出来:“多吃点,长点肉吧。”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一袋两袋零食对现在的八岐大蛇而言已经够不上威胁了,他看到的是唐媛媛取出来堆床上的零食小山。

她到底联想到了什么啊

八岐大蛇淡定的表情已经快维持不住了,他看着唐媛媛已经撕开送到嘴边的雪米饼,有些艰难的咬了下去,往压塌炕的道路上又成功行进了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  多花了十几分钟时间认真检查了一遍,好多错字呀

我的天啊,没想到感冒药能让人脑子那么混沌,明天我不吃药了

脑子都成了浆糊的那种,哎

撒娇卖萌求安慰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沧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妖 92瓶;墨莫沫默、月妖妖 10瓶;月下雾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