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科研大佬(完)

这一年对于华国来说是特殊的一年。

首先,是时清时教授研制出了人造神经,许多残疾人都可以靠它重新变回正常人,日常生活也没了阻碍。

其次,是华国与s国有了摩擦,两国关系开始紧张起来。

眼看着要打仗了,战役却还未开始就已经先结束,普通民众不知道其中内情,但却能从女王宣布立王族的秦云生为太子看出一点什么来。

总之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太子殿下是军人出身,军功优秀的能排满一面墙,的确是非常能拿得出手。

一些人猜测着秦云生的太子位置可能不太稳当,因为之前还杵着一个“隐形太子”呢,这位可是许多人眼中的“未来太子”,现在突然换人,就算他们能接受,“隐形太子”本人也不能接受吧。

“隐形太子”还真的能接受。

不光接受了,还接受的特别快速。

人家一心一意搞科研,对当上太子还真没什么看法。

科技院的人傻眼了。

当看着电视上那位太子殿下出场时,他们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不是时清身边的秦云生吗

那位来保护时教授的军官,居然成了太子

虽然说据说后来他被召回了部队参加准备战役,但是怎么再次见面,是在立下皇太子的新闻上了。

这个世界魔幻了。

跟秦云生关系好的人与有荣焉。

他们可是跟皇太子关系好的人呢

跟秦云生没怎么接触过的四处打探,想要搞清楚这位皇太子殿下是不是真的在科技院待过。

等到确认之后,就是一阵怀疑人生。

然后就有人想起来了,当初时清跟秦云生在一起的时候,时怡怡可没少说这个说那个。

也不知道她现在知道秦云生当上皇太子是个什么想法。

时怡怡表示她没什么想法。

因为她压根就不在科技院。

自从上次她针对时清被公爵发现后,就被调去了其他地方。

公爵是对家庭冷淡,但不代表他可以眼睁睁看着侄女陷害自己的亲生儿子。

当初时怡怡哭着求着想要住在时家,他看在这个侄女实在可怜的面子上才答应,结果金尊玉贵的养大了,倒是养大了她的胃口。

公爵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份给侄女行方便,但是他很介意一个住在自己家,每个月从自己手里领钱,在外仗着他名声的侄女针对他儿子。

他养她,可没欠着她。

时怡怡刚开始还哭闹不休,但是等到被人强制送走后,她终于明白自己心中一直想着的,所谓的她和时清在公爵心目中地位差不多有多想当然。

发现自己多年辛苦筹谋毁于一旦,她当然是不甘心的。

时怡怡只能安慰自己,就算时清现在名声大,公爵又答应了他和秦云生在一起又怎么样。

秦云生顶天了也只是一个小军官,就这,时清还把他当成宝呢。

然后,秦云生被立为皇太子了。

时怡怡:“”

被打脸太多次,她感觉自己已经要放弃希望了。

玩不过玩不过。

你们强。

科技院的同事们是在电视上看仪式,时清却是现场看仪式。

皇太子的制服的确好看很多。

军官制服还要考虑走动和出手时会不会不方便,但皇太子制服因为只有在隆重场合穿,更加偏向华丽。

秦云生走向女王时,时清就在下边托着下巴看。

军官步伐坚定,漂亮的制服随着他的走动而越发能勾勒出结实线条,一双修长的腿笔直迈开。

他转过身,沉沉眸子直勾勾就落在了自己小恋人身上,丝毫不顾及在场的大量闪光灯,冲着时清露出一抹笑。

仪式过后就是宴会,小侯爵捧着酒杯逮住了秦云生就是一顿猛灌。

然后,他成功收获了一个眼中带上了点迷糊神色的皇太子。

宴会结束之后,时清本来应该跟着公爵离开,但是年轻侯爵就特别理直气壮的站在了皇太子身边。

大大方方的道:“我送殿下回去。”

秦云生此刻已然是喝醉的模样了,但见到时清抬眼望向自己,刚毅面上还是下意识的对着小恋人露出一抹笑。

旁边的人也知道他们关系,放心的看着两人离开。

军官的本性还在体内,就算是喝醉了,秦云生也照样挺胸收腹走的笔直,看上去像是很清醒的样子,只一双眸子能透露出几分迷糊。

时清觉得自己像是牵着一头大熊,就这么一路牵着人到了休息室。

小侯爵先站在了床边,对着秦云生挑眉,试探的喊出一个字:“倒。”

受到指令的军官果然丝毫犹豫都没有的往前倒去,倒到了一半,也许是看清是小侯爵站在前面了,又紧急踉跄着站直。

时清逗他:“我不是让你倒吗”

“不行、不行”军官面上还满是茫然,思维倒是很清晰的样子:“倒下去会压到你。”

时清:“你力气练的怎么样了”

年轻侯爵伸出嫩白手指,抓起了秦云生的修长大手,摸着他手心里的茧子,一下一下的撩拨着,漂亮眼眸里满是跃跃欲试。

“之前你可答应我了,等到人造神经投放市场前练好,结果之后就去了战场。”

他的语气更像是撒娇而不是不高兴,但醉意朦胧的秦云生却下意识的愧疚起来。

他磁性声音因为意识模糊而拉长:“我一直有在练。”

“没有骗你,我已经练好了。”

时清乐了,立刻伸手去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一边扯一边提议:“那我们今天就来试试。”

“不行。”

秦云生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目光认真,神情严肃:“我喝醉了,控制不好力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

时清一点都没有因为军官的拒绝而生气,他只是快速的脱了外套,然后来到秦云生身边。

看着面前这个正认认真真望着自己,好像是在等待他发布指令的新任皇太子,年轻侯爵拍拍他的肩膀。

“乖,把手举起来。”

喝醉酒的男人茫然的看了一眼恋人,明明身上都是结实肌肉,只要轻轻一推就能将面前这个娇娇软软缠着自己的小侯爵推走。

但最终,秦云生顺从的举起了双手,将自己摆出无害姿态呈现在了年轻侯爵面前。

时清与他四目相对。

一个双眼泛着亮,漂亮的如同盛满星海。

一个眼眸暗沉,看似稳重,实则其中神色却满是无措。

时清帮他把那些漂亮的小徽章拿下来时,男人也许是想起了他曾经的念头,突然闷闷的吐露出一句:

“不要绑我。”

小侯爵挑起眼尾,唇角坏笑着微微翘起,凑到了他跟前,声音轻轻的:

“我才不绑你呢。”

“你已经自己把自己绑住,送到我面前了。”

第二日清晨

秦云生先睁开了眼。

他刚刚动了动手,怀中一个软软的身子就不满的哼唧了几声。

皇太子殿下立刻不敢动了。

他听到了外面叽叽喳喳叫着的小鸟叫声。

秦云生下意识抬眸望去,与此同时,回忆起的画面与面前的小鸟嬉戏重合。

一只胖嘟嘟的可爱嫩黄小鸟正站在树杈上,另一只黑色的鸟儿飞到它跟前,用喙为可爱小鸟整理着羽毛。

也许是觉得树杈施展不开,它索性扇着翅膀轻轻用喙整理着嫩黄小鸟的腹部靠下绒毛。

“叽叽叽”

小鸟欢快的叫着,在黑鸟落到自己身旁时,靠近它挨挨蹭蹭。

像极了时清心满意足窝进他怀中的可爱模样。

一阵微风吹过,树上的叶子哗啦啦的被吹响。

军官怔怔的看着两片叶子被风吹得拍打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耳尖微微红了。

昨夜,风应当是吹了一晚上,到了早晨才停下。

那时候秦云生理智已经回归大半,小侯爵倒是打着哈欠昏昏沉沉的模样,白嫩脸上满是困倦。

在军官听着叶子拍打作响时,他不爽的一jio把人踢下了床。

直到大黑鸟用喙为胖嘟嘟又不高兴的小肥鸟梳理了羽毛才算将对方哄的不再炸毛,乖乖合上眼睡觉。

秦云生:“”

所有回忆彻底回归,从未想过喝醉酒的自己是这样的男人缓缓、缓缓的抬起手。

捂住了脸。

羞耻,惭愧,但不后悔。

时清与秦云生要举办婚礼了。

皇太子与研制出人造神经的时教授居然是一对

这个消息火爆传遍全国。

同性之间的恋情在华国虽然合法,但到底只是小众,尤其当事者之一还是皇太子。

就有人说了,皇太子的恋人是同性,那以后他继承王位了,没孩子怎么办。

说出这话的人直接就被喷了。

傻子吧,女王陛下不也一辈子没结婚没孩子。

没孩子,在王室里挑选一个继承王位不就行了。

太子殿下不就是这么被选出来的吗

以前王室成员结婚,网友都要评判一下王室的结婚对象。

但现在

那可是时教授啊

这些年,陆陆续续研发出了深海探测仪器,在险些开战时研发出粒子武器震慑他国,又带领团队制作出高智商机器人,可用于天灾时救灾的时教授啊

时教授为了国家做出那么大的贡献,这么一个稳稳当当的人才,他们这些没做出什么贡献的人有什么脸去评判。

这场大婚,绝对是集合了全国人民的祝福。

当然了,也有一些人会担心。

毕竟王室离婚率还是挺高的,比起恩爱,王室更多的是月抛恋人。

尤其秦云生还是皇太子,这可是未来要坐上王位的男人,他本身又长得帅气高大,不提相貌,也优秀的简直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而时清呢,生的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科研天才,年轻有为,本身是侯爵爵位,父亲是公爵,家产何止千亿。

这样优秀的两个人,要面临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不管哪边守不住,对这场婚姻来说都是一场破坏。

两人结婚的第一年,民众祝福的同时也隐藏担忧。

两人结婚的第三年,女王退位,秦云生登上王位,依旧如往常那样,只要是与时清共同出席,除了说正事,眼神都会黏在爱人身上。

两人结婚的第五年,第十年,第三十年

他们对互相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结婚六十年,明明都是公众人物,几亿眼睛盯着,硬是没传出过一条绯闻。

反倒是退休后,恩恩爱爱全世界旅游的秀恩爱新闻隔三差五来上一下,这么大把年纪了,秀的比年轻人还厉害。

关键是,还秀的一点都不让人反感。

毕竟,除去他们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帅啊

一直等到两人同年去世,一位家长某一日辅导孩子功课,翻看教科书,发现上面居然还提了一句这位帝王与时教授的恩爱。

底下还写着时教授的生平,除去年龄,全是夸赞:

时清对人友善,出生就是侯爵,却不喜美食美衣,而是专心科研,他为人善良,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赞叹,好人正该是他这般的,除去人品极佳,他为国家也贡献了很多

看完后,这位也算是听着时清时教授名字长大的家长叹息一声,对着一旁的丈夫感慨:

“可惜我们家宝宝生的太晚,没这个福气见一眼时清教授这么好的人。”

她丈夫笑着抱起女儿亲了一口。

“没事,咱们在教科书上见。”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请选择:1,度假,2,继续完成任务。

时清:222。

系统:叮请准备好,即将跳转任务世界,任务世界跳转中,3、2、1

时清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趴在水边礁石上。

他动了动腿。

“哗啦”

一条漂亮的鱼尾巴翘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