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弟子的师尊(8)

还还还

被魔尊压制住了全身灵气,抱到了云床上的时清非常想说:

没问题,想怎么还我都可以

然而,人设在身的他即使身体激动兴奋到了战栗,也只能做出一副面色苍白不想讲话的模样出来。

魔尊望着被自己放在云床上,因为灵力被压制而动弹不得,唯有那看似羸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的师尊,眸子沉了沉。

“师尊在害怕吗”

荣诀俯下身,轻轻撩起了时清的一缕发。

下一秒,云床上的上尊好不容易才停下来的身子颤栗又开始了。

“怕我”

他刚开始还是笑着,笑着笑着,脸上的神情却猛地阴沉了下来,手上的这发丝,柔软又顺滑。

可它的主人为什么却不是这样。

憋了一百年的怨恨,荣诀本以为自己会在找回修为后狠狠折辱时清,就算是暂时不杀他,也一定要好好的吓唬吓唬对方。

可如今,望着云床上无力躺着的上尊,他一双之前还在温和带笑的漂亮眸子正惊惧而又充满排斥的望着他,漂亮的唇色仿佛也受到了影响,开始泛白下来的模样,荣诀不仅没有像是他之前所想那般感到快意,心中暴虐却仿佛又升高一层。

做出这副可怜兮兮的姿态做什么

那些恶事,那些残害,难道不是他做出来的吗

被戳穿了就这样害怕那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时清:不行了,荣宝贝这个样子太刺激了,我好想扑倒他

系统望着高达六百的排斥度,已然放弃挣扎。

系统:宿主想扑就扑吧,反正这个世界也没有指望了呜呜呜呜。

每次都试图阻拦他的系统这次不阻拦了,时清反而自己把自己给控制住了。

我的统儿啊,跟了我这么多世界了,你怎么还弄不懂,我时清怎么可能会输。

云床上,无力挣扎着的上尊微微白着脸,一边努力的用着纤细手腕试图起身,一边又看向了荣诀:

“荣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魔尊依旧带着笑:“我知道。”

“你先别冲动”正说着话的上尊这才听到荣诀在说什么,当即一怔:“你知道”

荣诀伸出手,修长大手毫不客气的攥住了师尊白嫩手臂,一把将这个因为灵力压制而浑身无力的人扣到了自己怀中。

感受着他细小而又竭力的挣扎,残忍的伸手开始剥着他的衣带。

“师尊毁掉了我的灵根,是为了让我变成凡人吧”

“之前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师尊对师弟师妹那么好,对我却总是冷面以对,师弟妹们修为提升,师尊会夸他们上进懂事,我修为提升,师尊却骂我为了一点的提升便如此猖狂。”

青色外衫落地。

薄而又柔软的绸缎静静的躺在地上,全然不知自己的主人正在努力带着无力身子挣扎。

灵力被压制住的上尊就是个凡人,魔尊很轻易地便能一手握住上尊两条手臂,他残忍的笑着,继续用着不在乎的语气说:

“从前我以为师尊是因为我灵根好,所以想要严师出高徒,后来我以为师尊是厌恶我,想要打压我,可现在”

“师尊,你根本就不想看到我修为精进吧,你想要的,是我变成凡人。”

那没了灵力,便柔弱无骨的身子在听到这句话后停住了挣扎,艳丽面容上露出了挣扎神色。

他喃喃道:“没有”

“没有吗”

魔尊其实也不在乎时清怎么解释了,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即使真相摆在面前,但只要师尊一句话便能原谅的青剑峰大师兄了。

他是魔尊。

是历经了魔界战场,看遍了人界,修真界,魔界的各种丑恶的魔尊荣诀。

人类本身就是特殊的。

比起曾经的种种,魔尊的视线更加容易被面前这个仿佛入了蜘蛛网,无论怎么挣扎的漂亮蝴蝶吸引。

“师尊。”

他定定的望着眼尾发红,听到自己声音后,惊惧而又茫然看过来的上尊。

微微低下头,唇落到了上尊小巧白皙的耳垂边,磁性声音压低了,毫不掩饰恶意:

“你以为弟子是因为这些才这样对你吗”

“不是哦。”

“是师尊你,太诱人了。”

说完这句,魔尊望着时清不可置信望过来的视线,笑的猖狂而又肆意。

一挥袖,帘子被放下。

上尊怔怔望着大弟子的眸中满满的侵占意味,终于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

他下意识的白着脸转身便要逃,却被一只修长大手攥出了细细脚踝。

一点点的,拖了回去。

那点子哽咽,便被藏在了帘子下。

清晨的阳光透了进来,时清躺在云床上,身旁是霸道将他圈在怀中的荣诀。

他微微睁开眼,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隐约有着泪意。

上尊没有出声,只是默不作声的微微垂头,仿佛很冷一般,身子蜷缩在了被褥下。

时清:爽

昨天早有预料冒头一定会看到马赛克的系统听到宿主声音,这才敢小心翼翼的冒出头。

见没有马赛克,它松了口气,小声问道:宿主,他没有欺负你吧

欺负

时清埋在被褥下的玉白面容上微微挑了挑眉,如果不是不好崩人设,他简直要淫兮兮的嘿嘿笑了。

欺负还是有的,不过不是那种欺负。

系统:

系统;他真的欺负你啦那要不咱们跑吧

时清一口拒绝:我不跑,难得有个这么懂的,我才不跑。

昨天压根没敢冒头的系统满数据问号:懂得

时清:啧啧,就是你不懂但是我又懂得。

所以说还是重生的好啊。

至少如果是之前那个荣诀,没有去过魔界的他肯定不知道什么玩具。

但是这个魔尊荣诀就很懂

时清:他以后一定是个好爸爸。

系统:

时清:看他的玩具准备的多充分,肯定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系统:

时清:嘛,你不懂就算了,乖统儿,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你还能这么可爱,真是太难得了。

虽然貌似还没有听懂,但系统很想表示,它之所以跟在宿主身边这么久还能保持纯洁,全靠它是个数据生物,有什么事直接清理一下数据,就又是那个干干净净天天真真的小系统啦。

时清:好了,扯回正题,荣诀排斥度怎么样了。

系统;荣诀排斥度:599100

它已经完全不挣扎了。

甚至还开始安慰时清:宿主没关系的,这个世界你就当是来玩的,崩人设也可以,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反正马上他们就要被弹出这个世界了。

时清倒是依旧是那副不意外的样子:行了我知道了,你去玩吧。

系统跑去倒数据了。

时清缩在了荣诀怀里,感受着对方的霸道,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深深地觉得,他可真是太可爱了。

也不知道荣诀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现在时清体内的灵力已经回来了,甚至还比以前更加强盛。

这小子对他用了双修手段啊。

啧啧啧,可真是体贴。

时清微微动了动身子,艰难从魔尊怀里起了身,垂着眼望向闭目熟睡的荣诀。

不再伪装之后,他身上的温和仿佛一夜之间被吞了一般,即使现在睡着觉,浑身也依旧带着凌厉气势,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随时随地等着杀人一般。

时清也不怕他,只静静坐在那欣赏了一下魔尊的好看容颜。

诶呀,这个脸型,这个眼睛,这个长睫毛。

他伸出手,终于还是没忍住,指尖轻轻落到了魔尊俊朗面容上。

下一秒,一只修长大手猛地抬起,攥住了上尊细白指尖。

原本睡着的男人睁开了眼,就好像是一头沉睡的雄狮一般,即使不说话,脸上没什么凶悍表情,也绝对不容小觑。

他握着时清的细长手指,把玩着这白皙,挑着眉,微微仰头望向上方俯视看着自己的上尊,玩味道:

“师尊好兴致,一大早上的,便对弟子这么感兴趣吗”

一夜过去,上尊仿佛已经放弃了挣扎,他身上还披着被褥,眼尾也红着,表情却依旧凌然不可侵犯。

他没回答荣诀的话,只问道:“为何你会转为魔修。”

“我为何会成为魔修师尊不知道吗”

荣诀噙着笑,显然吃到了这个觊觎了很多天的师尊让他心情很不错:“灵根毁了,我不能再容纳灵气,自然是只能转为魔修了。”

时清猛地抽回了手,眼中带着怒意:“我问的是你是怎么成为魔修的,谁教你的”

望着他难看的脸色,荣诀脸上的笑也猛地落了下来。

时清怔怔的望着这样的魔尊。

不笑的他

更好看了

“师尊”

魔尊再次伸出手,这一次,是不容拒绝的强行将上尊的手抓在了手心里,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冷笑:

“看来您还没弄清楚目前是个什么形势,如今我为上,你为下,难不成你还以为我还是那个任由你欺凌的小弟子吗”

见上尊神情一怔,仿佛是被自己这样的神态吓到了,荣诀复又扬起笑,拍了拍上尊的手背,感触着那滑嫩,起了身。

魔尊凑到了师尊耳边,开了口,低低哑哑,如恶魔低语:

“看来师尊对我很好奇啊。”

“不如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师尊想要知道什么就问我,但是要得到我的回答,就要师尊主动一点了。”

上尊谨慎的问:“主动什么”

魔尊修长大手撩开了被褥。

“昨夜我脱了你的衣,你又自己穿上了。”

“今日,师尊若是想要问我问题,便问一道,脱一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