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组织

呱啦呜呱啦咔。樂文小说|

声音奇怪的门铃还在响,而且是变着调的响,其存在意义简直就是对人类的摧残。

“啊啊,烦死了!”

医生气冲冲地推开客厅门向玄关走去,嘴上毫不留情地抱怨着。

“这些家伙是脑子有问题吗,按了一遍门铃后没得到回应就代表人家不想理你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吗?”

老人倒觉得医生这是自作自受,这么独特的门铃简直就是自己和自己的耳朵过不去。

挂着一脸的不愉快,医生走到门口,打开了自家玄关的大门。

“你们这些——”

本来打算说出口的话断在了半途中,医生的脸色从不愉快变成了嫉妒的厌恶。

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白发老头和一个长相中性的美男子。老头穿着一套白底金边的神官长袍,一把洁白的胡须从嘴边垂到胸前,中性美男子金发碧眼,身着一套白漆的锁甲。

两人就这么站在医生家门口。

“好久不见,拉麦大人。”

老头高兴地对着医生微微鞠躬,一副见到旧友的模样。

“两年不见,您过得怎么样?没想到尊贵如您竟然会屈尊居住在这种偏僻的角落。”

医生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

“没见到你们之前我过的挺好,见到你以后就像戴上了魔戒一样。完全一股宿醉的感觉,可以的话赶紧从我面前消失。白袍甘道夫。”

对于医生的而言相向,老头不甚在意地微笑着。

“您还是那么爱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呢,拉麦大人。”

老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胡须,继续说到。

“和您说过很多次了,老夫并非白袍巫师,也不叫甘道夫。老夫是教廷枢机卿。名字是亚伯拉罕-摩根。”

如果有熟悉教廷的人在这里,一定会被这个名字吓到。

亚伯拉罕-摩根,有着这个名字的老人是有着莫大权力的教廷枢机卿,掌管着教廷宣传和教育以及神学和降灵方面事物的大人物,可以说是仅次于教皇的权力者。

而就是这样一个手握重权的大人物,此时却在用自谦的语气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生说话。

“我知道了,甘道夫。”

医生不耐烦的随口答到。

“那你们特地来找我是打算干什么?我可没有帮你们处理黑暗魔君的兴趣哦。”

亚伯拉罕也不在意医生的态度和那些据说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小说内容,他依旧笑得很和善。

“想必拉麦大人也听说了吧,异端审问局的疯狗已经回归了我神的怀抱。而且经由这次的牺牲,查明了一些来自恶魔的可怕计划——”

“我没问你这种无所谓的事情!”

医生用大嗓音打断了亚伯拉罕的解说。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来这种地方。”

医生咄咄逼人的态度让亚伯拉罕苦笑着叹了口气。

“拉麦大人还是这么性急呢,不过也好,因为这样的拉麦大人才是我记忆中那个高贵的神讬者——不。老夫记得您更喜欢‘异世界人’这种说法来着?”

亚伯拉罕看着医生,那目光就像透过现在的医生看到了曾经的医生一样。

“老夫这次来是诚心请您回归共济会,您的组织需要您,我们需要您。”

在听到共济会这个词的瞬间,医生的表情痛了一下,可马上就回复了原状。

“让我回共济会?这确实是个很好的理由,可是我拒绝。什么时候共济会和教廷之间的关系从联盟变成了从属?”

医生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而且我说过的吧?让你说出来这种地方的理由。”

医生举起右手,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漆黑的短棍,短棍只有三十公分,却总有种让人忌惮的魄力。

“枢机卿亲自来找我算是说得通,可要是不止枢机卿,就连共济会的总帅也在这个小地方的话,那可就说不通了,我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你们两个同时来请。”

看着医生手中的短棍,亚伯拉罕脸上的表情不变,脚下却默不作声地退了退。

“您在说什么呢,拉麦大人,吉尔伽美什大人他……”

“那个只知道夸张行事的笨蛋不懂得隐藏踪迹,你也不需要辩解或是掩饰,因为那只会拜拜浪费时间。”

医生再一次打断亚伯拉罕的话。

“所以,说出你来这里的理由。”

医生话音刚落,亚伯拉罕身边的美男子突然动了起来。

“识别到攻击意图,防御机制启动,代号十字军,歼灭开始。”

一串机械感严重的话语从美男子口中冒出,美男子手中出现一把光芒回击而成的长剑,紧接着,美男子对着医生挥出了长剑。

眼见美男子的长剑就要削下医生的头颅,可医生还在想没反应过来一样代理在原地。

一道光芒的轨迹划过,美男子的已经完成了劈砍的动作。

滴答,滴答。

血滴在地上的声音在傍晚的偏僻街道上清晰可闻。

医生活动了一下脖子,将左手中抓着的手臂扔回到美男子的脚边。

“看在以前的交情上我饶你们一次,下次再敢向着我伸出你们的脏手,我取下的就不是一只手臂,而是你们的心脏和大脑了。”

亚伯拉罕眼神扫过美男子的断臂,然后用苦恼的表情面向医生,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出乎他的意料,这些量产的士兵要是能够打倒医生的话,那就够资格被称为神话的军队了。

“非常抱歉,看来这一批的战士也还是摆脱不了瑕疵的问题,但老夫保证,老夫本人对拉麦大人并无恶意。”

“哼。”

对于这种和借口别无两样的说辞,医生嗤之以鼻。

“我对你们的玩具没兴趣,你们和神灵的交易也一样,不过作为友情提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串像是启动语一样的台词不但完全没有必要还很蠢,最好让你的小顾问把这段取消掉。”

亚伯拉罕微微鞠了一躬,作为对医生的大度的感谢,顺便也稍作反驳。

“怎么能说是和神灵交易呢?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恩赐,是我神赐给他仆人的至高恩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