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让船夫把船开到近岸地带。往山壁蹭过去,刮下大量山石。船吃了力,慢慢就停下了。

天山昆仑派就在藏这大山背后。这山似乎削了一半,中间挖空了,沿着河边立了山门。

这山隐藏在群山中,浑然一体,如果不仔细看,很难找得到这山的所在。而且这依据天险,若有来犯,几百个人几百张弓,便可守住此地。真是块宝地啊。

苏北从船头跳下。举起双手朝山门看去,眼前的阵势着实让苏北捏了把汗。

刚才门被打开之后。陆陆续续出来了很多人,并且都带着兵器,其中多数持弓,少数持剑。无论男女,个个都露出应敌的神色,蓄势待发。

苏北见状,大声喊道“诸位且慢,我们没有敌意。”但是对方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根本不买账。个个对把箭对准苏北。

实在没办法,苏北只好吩咐苏南背上宋平。沿着旁边的山路朝大门走去,老刘警惕地跟在身后。

突然“飕”的一声。几支蓄满力的箭直接插在地上。要是力度再大点,角度再偏点。就能不偏不倚的射中苏北的脚掌。

“不管你们是谁,别再过来了!再过来,下次就是对准你的心脏了!”正对着苏北的男人高声喊道。

“我去!这是在警告我啊?还是在挑衅我啊?”苏北心想,但现在不是想这些时候。

苏北扔了剑,扭头朝老刘说道,刘叔,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先过去看看。放心,我机灵着呢,别担心。

说罢,便像个牢犯般高举双手走了过去。凛冽的山风刮得他脸生疼。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诸位且慢!请听我说,我们不是来干坏事的。我们是送人来救命的。你们看,我剑都扔了。”苏北大声喊道,并把剑踢了过去。

苏北看见前面一个人收起了弓。然后喊到:“救命?我们这又不是医馆。要救命,去别的地方。”

“噢,是个女人。”苏北心想,在天山门口守门又喊话。难不成是画竹翁老前辈的孙女?

“哎呀,这别人不说,那他,你们救还是不救呢?”说罢,招手示意苏南把宋平背过来。

少女听她这话,心生疑惑。又见她叫人过来,搭上弓,面露怒色。

“来,你过来看看这人你认不认得。”苏北说道。苏南把宋平从背上放下,手脚并用地撑着他,使他的脸能被看见。

对面的人一看到这张脸。顿时一片哗然。“师兄?是师兄?”为首的少女见了宋平,浑身一个激灵,她扔了弓箭,小跑着冲了过来。

“师…师兄,你…你怎么了,你睁眼看看我呀,师兄,我是师妹啊,你看看我啊。”少女伸出纤纤玉指抚摸着宋平的脸,忍不住泪流满面。久久不能平复。

“快,快把路让开!”少女回头朝人群喊了一声。

“你们是谁?师兄他…他怎么了?你…你们对他做了什么?”少女拔出腰际的短剑,咬牙切齿。

“姑娘,我们是一起的。他中了火蛊,再不治疗怕是……详情请让我们进去再说吧。”老刘面露哀色。

看着老刘的眼睛,少女确实是真的。因为就算一个人的道行再高,想看他是不是在说谎,看眼睛就行,而老刘的眼睛,看不出谎言,更多的是悲伤。

少女看着昏迷的宋平。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这师兄才离开山门多久。好不容易回来了,竟然是昏迷不醒,给人送回来医治的。一想到这里。少女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少女急促的呼气,带着哭腔对身边的两个人说:“阿离,快去准备给师兄沐浴。另外阿素,去通知掌门就说宋师兄回来了。”

“你们几个过来,扶师兄进去。”

少女定了定神,稍微平复了情绪,红着眼圈对他们说:“诸位请跟我来……”

少女带着他们四人进了山门。一路上的景观让苏北眼睛都眨不上。

这就是天山昆仑派的所在。碧瓦飞甍,廊中由石块砌成,这不就是八卦图吗。四面各有一走廊,走廊尽头是有四亭,四亭之后又为长廊,汇合一处,中间有一湖。三面几座高楼拔地而起,均为红漆木结构。底下种着各类奇花异草……

“苏北,干嘛呢你?快点走啊。”苏北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幸亏老刘提醒。

待一切安排妥当后。他们三人被叫到中庭。少女早在中庭等着他们。

“敢问你是?”苏北问道,从她的反应来看,这女孩跟宋平的关系不一般。

听了苏北的问话。少女礼貌的笑了笑,说:“小女子方才失态,诸位见笑。小女子林若夕。天山现任掌门林焕之女。”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苏北暗自欢喜。话说这林若夕,体型修长,手指纤细,墨发及腰,眼睛水灵煞是可爱。说话的时候更是薄唇微合,墨发轻动。白皙的脸上有两抹天然的淡淡腮红,这一笑还有酒窝。真是美若天仙,煞是耐看。

苏北看着看着,发觉不太对。干咳几声,说:“不知紧姑娘叫我们来这是为何事?”

林若夕避开苏北的目光,绕到他身后。说:“想必你们都清楚,我家师兄是怎么受伤的。劳烦三位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我好转达给家父。”

说罢,林若夕唤人备茶,请他们入坐。等他们都坐下后,她才坐下。

于是老刘苏北苏南三人将宋平受伤的缘由告诉了林若夕。他们怎么来的,也一并都毫无保留的说给她听……

一段时间过去了。茶水换了又换,总算是说完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此过程中,林若夕的表情很是奇怪,似乎有些不耐烦。跟刚来时的痛哭差别实在太大。但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那么多谢三位,没想到,师兄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林若夕站了起来,皱这眉头。

“是啊……”苏北刚开口。

“是啊,是发生了很多事,那么你们救得了他吗?”老刘打断苏北。插嘴问道。

“这个请三位放心,宋师兄是我们天山的人,天山自然有这个责任也有能力救他。”林若夕正色道。

她顿了顿,补充说:“区区火蛊,实在不成气候。”

“不成气候?这是在说火蛊啊,还是在说宋前辈啊。”苏北暗想:“这林若夕,感觉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明白哪里不对劲。”

“好了,三位奔波劳累。我已经吩咐下去,已经三位备好了房间。请三位先作休息,待家父回来,设宴感谢三位大恩。”说罢。林若夕便要差人带他们走。

“也好,那就拜托林姑娘了。”老刘抱拳说道。然后就被带走了。

眼看他们三个走远。林若夕叫来从一开始就站在旁边的绿衣女子。冷声问道:“阿离,我阿爹他回来了没?”

“没有,掌门今早上了后山,还没回来。”绿衣女子答道。

“哼,又去后山。好吧,那派人通知他了吧?”林若夕的玉手把玩着茶杯,冷声道。

“阿素已经去通知了,回信说掌门正在赶回来。”

“那我爷爷呢?没人去告诉他吧?”林若夕说道。

“还没有,按照时间,老掌门尚未出关。我不敢轻易去打扰。”阿离说道。

“嗯,那你吩咐下去。就说爷爷未出关,任何人不得去打扰。明白了吗?”林若夕冷声道。

“是,阿离明白。”阿离弯腰说道。

“好,你先下去吧。另外……”林若夕在绿衣女子说道。听罢绿衣女子飞快的朝门外奔去。

林若夕一把打翻茶杯,露出冷冷的笑。暗自念叨:“师兄,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别走了。我不会让你再离开天山了。”

“来人,我要沐浴更衣……”林若夕玉手一挥,朝中庭外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