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辰时时分,当宋平下楼找东西吃时发现苏北和苏南正在跟林千秋和老刘谈事,凝重的气氛引起了宋平的好奇。

“怎么样,有进展吗”林千秋问道。

宋平知道他这是在问自己研究机关术的进展,虽然找到了天火枪的图纸,但是对机关术的认识并不深,可以说基本没进展。

宋平不好意思开口说他在房间里研究了一整天却一点进展都没有,他立在原地,不停地挠头,也不敢直视林千秋的眼睛。

“行了。我知道了,先坐下听两位小兄弟说话。”林千秋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如蒙大赦的宋平一屁股坐下,抓起桌上的点心就是一通吃。

“苏北苏南,你们的伤怎么样了实在惭愧,这本来是门派之间的事,把你们卷进来实在是不该。”宋平看着手上还缠着绷带的苏北说道。

“前辈说得是什么话,我们哥俩是自愿的,有没人拿刀逼我们干,伤没事,别放心上。”苏北笑嘻嘻的说道。

“我哥他太逞强,明知吃亏还要上去。不怪前辈。”苏南说道,他受的伤较轻,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好了,说正事。”

就在刚刚,老刘侄子送来了飞鸽传书,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刘大人收到线报,因为不满繁重的赋税,各地有许多地方出现了小规模的起义,严重的还有兵变。朝廷当即派他前去镇压,他已经出发了,这些主要是给老刘看的。

但是第二件事,那就跟宋平有关系了,那就是传说中的半盒重新现世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京城,震动朝野。

他担心那些不安好心的人会对他们下手,然而就在凌晨,他的担心成为了现实,先是他收到密报说朝廷几个手握重兵的大臣已经暗中派出杀手,目的地是州城和天山。

另外据线报,蛰伏多年未出的西域方面也有了动静,有传闻说兀山少当家已经前往中原,还有风雾岛的钟家也派出了不少人,目的很明显,就是宋平手中的半盒。

“这些消息可信度高吗”林焕问道。

“这一点还请林掌门放心,我侄子用人做事一向谨慎,如果没有确切的依据,他不会随便传递情报。”老刘抽着旱烟,说道。

“那就麻烦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盒子,居然能把兀山和风雾岛给钓出来。遥逍子到底藏了些什么”

藏了些什么呢这个问题宋平也想知道,但是江湖上传闻实在太多,不知道该信那个,就连林千秋都不知道宋平他爹在地图上的地方藏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具体藏了什么,但是我经过调查,罗列了几条主要的说法。”说着,苏南取出他随身的小册子。

根据苏南的调查,目前江湖以以下三种说法为多:一是半盒里藏着遥逍子亲自画的地图,地图上共有九处机关,每处机关层层相连,只要突破了机关,就能找到地图最后的地方,哪里堆满绝世珍宝,任取一件,便能衣食无忧,全得者,富可敌国。

第二种说法,地图上藏着方面机关城丢失的机关,每一件都是威力巨大的大杀器。

第三种说法,地图上藏着能方士锁写的改变国运的方法和不老药。

以上三种说法盛传二十余年,至今如此。

“难怪这么多人想得到半盒。这随便一种就能实现野心啊。之前为什么不去找呢”林焕说道。

“林前辈,这是因为对于半盒,也有一个传闻。”苏南说道。

“噢说来听听。”林千秋说道。

“据说这半盒只有遥逍子的后人才能找到并打开。也就是只有宋前辈一人能找到它,并且打开它。”苏南说道。

这一番话重重的刺向宋平的心,一股窒息感侵袭他全身:“师父。徒儿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如果真像苏南所说,往后若有争斗,流血。岂不是都因我而起吗”

一听这话,林千秋和老刘都笑了,他们早料到宋平又会陷入怀疑自己,埋怨自己的僵局。

“宋平,你还是太嫩了。其实有没有半盒,动乱都会发生。换句话说,半盒只是那些想引起动乱的人打的幌子罢了。”林千秋说道。

“是啊,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心怀不轨之人一旦想做点什么坏事,他们都会找到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以此实现他们的野心。”老刘说道。

“可以这么说,半盒只不过是野心家的手中的一颗棋子,而这天下就是棋盘。若棋盘无卒子,那么只需煽风点火,便有用不完的棋子。”老刘说道。

宋平心想:唉,刘叔说得没错,我的确太嫩,不仅容易陷身于儿女情长,而且连事情的本质都看不清。看来我宋平不过也是那些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师父,能给我们说说兀山和风雾岛吗”宋平问道。

林千秋犹豫了一会,又想到自己说过大会结束后不管宋平想知道什么,他都会毫无隐瞒的告诉他的话。就把风雾岛和兀山的所有请况都说了。

兀山,发迹于中原,以使毒闻名,因为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参与镇压并吞并弱小的门派,在安史之乱平定后,被逐出中原,在西域销声匿迹。

风雾岛,顾名思义,发迹于名为风语岛的岛屿,岛中基本都是女子,他们自给自足,与世隔绝。善以乐器声伤人,修为高的还能达到用乐器声控制他人内力,是对人经脉寸断的地步。

因为风雾岛与世隔绝,基本不接待外人,也不会主动到中原来,所以并未构成过威胁,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派人进入中原,那可是相当相当棘手啊。

“总而言之,若这两个门派倾巢而出,就算四大门派联手,挡不挡得住也是个问题。”林千秋说道。

“怎么厉害”苏北惊讶道。

“不是他们厉害,而且我们这些个老家伙老了。兀山和风雾岛门规森严,被他们抛弃的弟子数不胜数啊。”林千秋说道。

“无论如何,半盒绝对不能落入他们手里,成为他们重新发动动乱的借口。宋平,这是你的责任。”林千秋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宋平说道

“那个,各位前辈,其实刘大人还附带了三句话。我们哥俩也不知道该怎么整。”苏北尴尬的笑道。

“噢给我看看。”宋平说着,一把夺过苏北手中的信件。

定睛一看,确实是三句话。不为别的,来要人的,要谁呢苏南和苏北。

“这就难办了,我都快忘了你们是刘状元的侍卫了。”宋平说道。

苏北低着头,久久不说话,苏南尴尬的看着座中的人们,一脸平静。

“我不想回去。”良久,苏北说道。

“好不容易刚刚认识江湖的模样,都还没捂热呢三句话话就想召我回去。不去不去不去。”苏北说道。

“我也不回去。”苏南说道。

“你俩要是不回去,要怎么向刘状元交代,我看他这语气是认真的。”宋平说着,将信件递给老刘。

“什么不回去就罢官这臭小子翻脸不认人了还,我不揍他一顿我就不姓刘”看完那三句话,老刘发了一通火,斯拉一声把信撕了个稀巴烂。

“你们两个当真不回去”老刘问道,苏北苏南点头如豆。

老刘一拍桌子,说:“好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够仗义,我这就给那混蛋写信他要是敢把你们怎么着,我弄死他”

看着炸毛的老刘,在场的人都笑了,凝重的气氛一扫而光。

那三句话是:三日内速速归来,若三日后不见人,罢官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