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鸡鸣镇一别后,林千秋一行按照原计划回天山,而宋平一行四人则绕了个圈,到江南河上坐船去江都。

四人为了省盘缠,在江南河边上随便找了个渔民大哥,软磨硬泡地最后渔民大哥才同意让他们上船,一路下扬州。

这本来为了省盘缠无可厚非,但是也不能见船就上啊,这可是渔船,本来苏北是不晕船的,但是被整船的鱼腥味一冲。哎,好了,晕上了。

“这大诗人李白有诗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可我这是要一路吐到扬州啊。”面色铁青的苏北哀嚎道。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晕就晕了吧,除了忍还能怎么样,挑河吗还是劫船然后把鱼虾全扔了

“苏北,你没事吧,我看你这样跟没了半条命似的。”宋平关切的问道,给苏北递上水。

苏北接过水还没喝上就又吐了,他痛苦地说:“你们就不觉得这整条船的鱼腥味和臭味熏人吗”

“熏人啊,但是闻着闻着就习惯了,哪像你那么娇气。”宋平说道。

“就是,鱼你要吃,鱼腥味你却闻不得,要不来口旱烟”老刘说道。

苏北整个都绵软无力,没力气跟他们吵,他只有一个想法:快点上岸吧

船行在河上本来能在三天之内到江都的,但是船家三天中就有两天停船打渔,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五天后,一行四人终于落地,到了江都

江都,即大都城扬州,前朝开皇九年改吴州为扬州,属淮南道,是南北粮、草、盐、钱、铁的运输中心和海内外交通的重要港口,专设有司舶使。

三人在城门前的小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逗留了一会便进了城。

这扬州城不愧是东南第一大都会,这人多得,一头扎进人堆里一会儿就给冲散了。

“之前我来过一次扬州,待了两天就走了,那会也没见到这么多大食人啊,还有新罗人。”老刘夹在人群中艰难的走着,目瞪口呆道。

“这不奇怪,之前我们跟刘大人来这见淮南节度使的时候,大食人就数以千计了。”苏北说道。

“这些不是重点,现在的淮南节度使高骈虽不尚武,但为人自负残忍。我们早多加小心。”老刘说道。

“刚好我和苏南在扬州黑市的探屋认识个人,这个人虽然见钱眼开,但是为人还算仗义,咱们去找他买点情报。如何”苏北提议道。

宋平略一思索,觉得初来乍到的,弄点情报也不错,再加上苏北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推辞,一行人风风火火的穿过大街,鬼鬼祟祟的绕进昏暗的巷子去了。

在此之前,宋平只去过天山脚下的黑市,没想到这里的黑市确实是“黑”。

混过黑市的人都知道,黑市是淘东西的地方,这东西涵盖的范围就广了,小到一柄飞镖,大到情报。主要以贩卖情报的探屋为主。

所谓探屋,可以理解为朝廷承认,江湖默认的情报收集,处理,贩卖,更换组织,因为情报准确及时且价格优惠,受到浪迹天涯的人们的普遍欢迎。

因为探屋不属于江湖上任何帮派,更不为朝廷卖命,不受某些律条约束,黑市不定点不定人开门,因为黑市的任何一个摊主,都有着不同的身份,这一点对于探屋尤其突出,对他们来说,只要能获得准确率高的情报,他们可以任何人。

今天他们要找的人叫程老五,就是在繁华的扬州地下黑市,在都市阴暗面的讨生的探屋主人之一。

“这个程老五什么底细可信度高吗”宋平问道。

“我们哥俩是从刘大人哪认识的程老五,从他们的攀谈上分析,刘大人跟这个程老五应该认识蛮久了,刘大人每次来扬州,都会先到他哪儿买点情报。”苏北说道。

“没想到我那看似老实巴交的侄子还挺懂江湖之道的哈,你们知不知道他买的什么情报。”老刘笑着说道。

苏北咧嘴一笑,转而换了张严肃脸,说:“关于地方势力割据的情报,还有地方豪强勾结当地管员贪污,搜刮民财的情报。”

一行四人聊着关于扬州黑市的过往和已知情报,绕了几天巷子终于找到了进入地下黑市的入口。

事实上这儿的黑市规模远比宋平接触过的以及想像中的,都要大上至少一倍,而且也很方便。

一行四人到黑市大门口时,被这里的缄默所震撼住了,因为黑市位于闹市正上方,每到下边热闹上面冷清的时候,这里就会变得异常安静,生怕被头顶的过往行人发现。

在天山时宋平很喜欢去天山山脚下的小国,哪里的黑市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东西,为了淘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宋平往往会在黑市待上整整一天。

黑市之所以影响那么大,除了探屋的情报何在准确之外,还有锻造兵器的工坊,比如他上次在八字门会场送出去的匕首,就是他在天山淘的。

“苏北,这里的规矩你熟,带我们进去。”宋平说道。

从进口进来后,映入眼帘的仍旧不是黑市,而且正儿八经的居民,只不过都是会用力气换饭吃的苦力工。

这些工人坐在街头上,警惕的看着每一个来这里的人,仿佛就是黑市的保镖。

在天山脚的黑市,如果你想进去,第一步不是花银子,而是对暗号。但是正当宋平担心没暗号会进不去时,苏南掏出一张纸,写下“程老五”三字,嘿居然一个铜板都没花,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这扬州城,有点意思,不用暗号的黑市我还是第一见,有意思”宋平想到这时,突然回察觉到门口的保镖正盯着他看,不,准确来说是盯着他怀里的鼓起物看,没错,那是半盒。

但是进了黑市后,宋平提高警惕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黑市跟天山脚下的黑市也差不多,卖的东西基本一致,质量好不好就不知道了。

一行人跟着苏北七拐八绕的进了黑市的深处,来到一间探屋前,这探屋左下角方方正正的立着块牌,上书:老程探屋。四字。

“程老五块出来我回来找你了。”苏北在外面大喊道。

“来啦来啦谁啊,别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