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漠承对顾晴这样靠在自己的怀里表现的非常满意,幽深的眸子染上了一丝温柔,映在顾晴的眼里,显得有些不太真实。

一直都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席漠承,居然对自己含着一丝笑意,这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吗?

就在顾晴想要认真看清楚席漠承眼中的情绪的时候,他抬起头,转向了站在他面前的薛原美和莫以东。

薛原美本来非常嫉恨的看着顾晴,被席漠承如鹰般锐利的眼光扫过,让她的心都跟着颤了几颤。

“席少,你千万不要听这个贱人的话,她可是差点嫁给了黄老板的人,我这个姐姐说谎成性,你千万不要被人蒙骗了。”薛原美尽量保持者脸上得体的笑容,希望席漠承能听进去自己的话,但是席漠承脸上的轻蔑和厌烦,完全出卖了他的心情。

贱人?如果自己没听错的话,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是在污蔑顾晴?

顾晴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她算是知道什么叫做颠倒黑白,血口喷人了。

怀里的小女人似乎因为怒气而浑身发抖,顾晴刚想出言反驳薛原美,谁知道席漠承自然的搂住了顾晴的腰,低下头再顾晴耳边轻声说“不是让你看着就好吗?”

席漠承身上那种属于男性的荷尔蒙就像是春药一样盘踞在顾晴的鼻尖,让顾晴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有些燥热,那天晚上,她记得席漠承就是这样,轻咬着自己的耳垂,占有了自己。

天啊,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想到那些事情上去!顾晴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看着顾晴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席漠承坏笑,看来这个女人虽然那天表现的很主动,但是她就像她的身体一样,还是涉世未深的少女。

眼前还有两个大活人呢,薛原美气愤的看着席漠承和顾晴,这两个人是不是把自己当成空气,在那里眉来眼去的,当自己不存在啊!还有这个顾晴,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她那么会勾引男人,还真的是小看她了。

席漠承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薛原美,嘴角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你最好明白谨言慎行四个字是怎么写的,还有,你说的那个贱人,指的是谁呢?”

“我……。”薛原美结结巴巴的,在席漠承巨大的威慑力下,就连顾晴的名字都说不出来,她胆战心惊的看着席漠承,她求救似的看了看旁边的莫以东,希望他能够站出来帮自己说话。

但是莫以东已经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他没想到自己奋进心思攀上的薛原美现在居然什么都没有了,他第一个念头想到的不是要安慰薛原美,而是自己如何才能找到另外一个扶持自己的金主。

“以东,你要去哪里?”薛原美看莫以东要走,急急忙忙的想要拦住他。

莫以东冷冷的看着薛原美,漠然的甩开了薛原美的手。

“以东,你不能这么对我。”薛原美急急的拉住了莫以东的手,不行,自己不能让莫以东离开。

顾晴看着眼前的闹剧,忽然间觉得有些心酸,这就是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这个男人他的本来面目,竟然如此的不堪。

席漠承有些不爽的看着顾晴盯着莫以东的视线,难道这个女人不明白,当着自己的面盯着别的男人,对自己是一种挑衅吗?

薛原美和莫以东两个人还在那里拉拉扯扯,一个想走,一个想留,席漠承松开了顾晴,双手插袋,走到莫以东面前“我说过你可以离开这句话了吗?”

虽然莫以东和席漠承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席漠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硬生生的压过了莫以东一头。

莫以东皱了皱眉“不知道席少你有何指教。”

“指教倒是谈不上,只是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女人面前。”席漠承回头看了看顾晴,她眼中的伤心让席漠承的心也微微一痛。

该死,这个女人是不是还在留恋着莫以东这个男人?

莫以东深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自己是没有能力和席漠承谈条件的,不过,可惜了,早知道薛原美是个靠不住的女人,自己应该多在顾晴身上花点功夫。

薛原美拉着莫以东的手,带这些恳求,希望莫以东不要离开,但是当薛家破产的那一刻,薛原美对莫以东就已经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

这场爱情本来就是交易,只不过薛原美白着急看得太重了,以为莫以东对自己是有那么一丝真感情的。

看着莫以东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冰冷决绝的背影,想到薛家也是因为顾晴而破产,薛原美的不甘还有愤怒全都爆发了出来,她顾不得现在席漠承还在这里,指着顾晴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不要忘了,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爸爸给的,还有你那个弟弟的医药费全都是我爸爸出的,你现在全都还我,还给我,你这个丧门星!”薛原美一夜之间,钱没了,男朋友也没了,她恨不得能够杀了顾晴!

“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属于我和我妈妈的,你不要忘记这一点。”顾晴淡淡的看着眼前发疯的薛原美,不管是她也好,还是雪顶还,他们都霸占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太久了,现在不过是回到他们本来的生活罢了。

顾晴拉了拉席漠承的衣角,她累了,不想在看到这些人丑恶的一面。

薛原美看着顾晴和席漠承两个人一起离开,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凭什么,一夜之间,那个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顾晴就这样爬到了自己的头上,她不甘心!

席漠承觉得顾晴太温柔了,对待敌人,应该让他们永远没有翻身的余地才对,只要顾晴的一句话,自己就会让他们永远消失在海城。

还是说,顾晴对那个莫以东,下不了手?

顾晴眉头微蹙,正在思考弟弟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席漠承正在因为自己和莫以东的过去感到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