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晴的心不在焉被席漠承当成了还在为莫以东的事情伤心,这让他很想现在就追上那个莫以东,在顾晴面前把他打得妈都不认识。

“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到。”顾晴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到席漠承正盯着自己。

席漠承忽然把顾晴按在医院的墙上,非常蛮横又霸道的吻住了顾晴,炙热的吻让顾晴几乎无法呼吸了。

虽然顾晴今年已经大三了,但是除了席漠承,自己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自己的初吻还有初夜,都给了席漠承。

所以,当席漠承吻自己的时候,顾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僵硬了两只手也不知道该放在那里。

“席漠承,这是在医院。”顾晴想要推开席漠承,但是他的两条手臂力量巨大,很根本就没有给顾晴挣脱的机会。

顾晴又急又臊,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不知道别人会把自己当成什么人。

听着顾晴在自己唇下的呢喃,反而让席漠承的欲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他迫切的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证明顾晴的男人,只有自己一个。

就像那天晚上,顾晴笨拙的迎合自己一样,她的男人,只能是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漠承才松开了顾晴,幸亏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否则的话顾晴肯定会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样,那个莫以东有没有这样吻过你?”虽然席漠承从顾晴的反应猜测她应该没有和男人有过这样的接触,但是他还是想要听顾晴亲口说出来,告诉他,在她的生命里,只有自己一个男人。

顾晴不知道席漠承在发什么疯,他就是为了这个理由才亲吻自己的吗?简直莫名其妙。

“席漠承,如果你很闲的话,可不可以不要拿我寻开心?”顾晴不知道席漠承在吃醋,只是觉得席漠承有些过分,他居然为了这种理由亲吻自己。

她现在满脑子想得都是弟弟的事情,迫切的希望知道弟弟的情况,并不想被这么愚蠢的理由拦住脚步。

顾晴绕开席漠承,朝着弟弟的病房走去,席漠承把顾晴现在的气愤都归咎在了莫以东头上,他觉得,顾晴对莫以东,还是旧情难忘。

在来这里之前,席漠承已经让乔枫查过了所有关于顾晴的资料,自然也知道她和莫以东两个人是青梅竹马,顾晴考上导演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莫以东。

看来这个莫以东,就是自己的头号情敌了。

席漠承的脸色不太好看,默默的跟在顾晴身后。

在病房里,顾朗躺在病床上,脸上带着呼吸面罩,顾晴心疼的看着弟弟苍白的脸。

顾朗听到耳边顾晴的呼唤,微微睁开眼睛,朝着顾晴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虽然从小顾朗就因为心脏病一直住在医院,很少能见到外面的世界,但是顾朗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小孩,他知道姐姐为了自己做了许多事情,如果没有自己的话,顾晴一定能活的轻松一点。

“阿朗,你今天感觉怎么样?”顾晴压抑住心里的悲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顾朗说话。

她心疼的整理了一下顾朗的头发,弟弟好像更加瘦弱了,手臂细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因为每天都要打吊针,青一块紫一块的。

“姐姐,我在这里是不是要花很多钱啊。”顾朗小声的说。

顾晴忍住想哭的感觉对顾朗说“你忘了,爸爸很有钱的,你的这些费用对家里不会早成任何影响,而且姐姐拿到了奖学金,下次来的时候,姐姐给你买好吃的。”

顾朗微微点了点头,他朝着顾晴身后张望着,顾晴知道他是想知道薛定海来了没有。

虽然薛定海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但是顾晴一直都瞒着顾朗薛定海不愿意承担医药费的事情,每次来得时候,他都会告诉顾朗说公司太忙,薛定海抽不开身,因为她不想让弟弟伤心,所以在顾朗的心里,依然觉得薛定海是个好父亲。

顾朗因为和顾晴说了一会话,精神就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沉沉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顾晴帮顾朗把被子盖上,正好医生来找顾晴,说有事情和顾晴商量。

顾晴想对席漠承说让席漠承先回去,席漠承就自顾自的跟在医生后面,顾晴无奈,席漠承是不是一直都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叫你来是有两件事情,一件是你弟弟的病情,并不是很乐观,他需要更好的护理。”顾朗的先天性心脏病病情很棘手,除非动手术换心脏,否则不能根治,再加上顾朗的身体比较虚弱,所以他就连正常生活都做不到。

可是换心手术,首要条件就是要找到合适的心脏,器官捐献在国内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排在顾朗前头的病人非常多,顾朗能不能等到那一天还是个未知数。

第二件事,就是顾朗的医药费问题。

薛家已经破产,就算顾晴再去求薛定海,薛定海也没有能力承担顾朗的医药费,之前顾晴那奖学金预交的医药费只够支撑几天的了,医生要顾晴抓紧时间想想办法。

顾晴点点头,告诉医生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从医院出来,顾晴的脸上就没有出现过笑容。

庞大的医药费,让顾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有些后悔,要是没有发生自己和席漠承的事情,薛家也不会破产,薛定海看在阿朗是他的亲生骨肉的份上,说不定不会见死不救。

现在,就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顾晴站在医院门口,觉得天大地大,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一条活路。

席漠承一直静静的跟在顾晴身后,这个女人,这么容易就忽视了自己的存在吗?难道她就没有想过,她的这些困难,自己都可以替她解决。

“跟我回去。”席漠承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停在路边的豪华奔驰的车灯闪了两下。

顾晴其实心里有些不想跟席漠承回去,但是除了席家自己还能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