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阿淼是我喊的

原来是为了心头肉过来寻公道来了。

利贵妃单手搭在椅把手上,带着冰冷护甲的手指了指一旁的利家母女两个:“那陛下就要问问她们了?”

夏康帝再次转开了视线,看向一旁的利氏母女,语气越发的不耐:“你们不是一贯不进宫的吗?朕记得贵妃曾经也说过,若是无事,你们还是少进宫的好!”

语末,夏康帝扫了一眼一旁的利贵妃,质问的意思很明显。

利贵妃倒是也不隐瞒,微微点头便道:“臣妾当年确实是这么说的,不过……她们今儿个可不是臣妾放进来的!”

夏康帝一拧眉,觉得越发的不耐:“到底是怎么回事?”

利家母女被夏康帝这微微拔高的嗓音吓的一呆,立刻便跪下道:“是……是臣妇先去拜见了贤妃娘娘,贤妃娘娘让臣妇和小女进来的!”

夏康帝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们要见贵妃,为何要去见贤妃?”

“自从京了那样的传言之后,臣妇就一直给娘娘递帖子,就希望娘娘能帮衬着解除这误会!”利夫人看着夏康帝,战战兢兢的开口道:“可是递帖子的第一日,娘娘便传出话出来,说是如果想要见娘娘,就要看利家的诚心,所以我们便每日都递帖子!”

说着,利夫人抬头看了一眼夏康帝,见他的神色还好,心中微微一松,才继续道:“今日小女得知连家姑娘也要进宫,所以便寻思着若是能一起进宫的话,没准还能见上一面!”

原本想要过来给心爱的女人讨个面子的夏康帝,这会沉默了下来。

为什么从头到尾的听着,总觉得是贵妃受了委屈?

利氏家族的人进宫,却要先去给贤妃请安,而贤妃的品阶还没有贵妃的高!

“安媛,朕问你,今日贵妃和贤妃同时派人去寻你,为何你选择来这贵妃的宫中?”

将心思掩盖下去的夏康帝,看向凤淼淼便意有所指的问道:“是你自己这么选的,还是……镇国公教你的?”

凤淼淼一直在观察着夏康帝的表情,自然也注意到了他脸上的纠结和疑惑。

心中明了的凤淼淼,就知道他过来的目的了。

定然是贤妃在那边又给她们上眼药了。

“其实选择来这里,是陛下教到的!”凤淼淼看向夏康帝,恬然一笑:“贤妃和贵妃娘娘都是后宫的主子,无论臣女选择哪一方,都会得罪另外一方!可安宁王不同。安宁王是得陛下亲口御言,让他去镇国公府接受弓箭课!所以对于臣女来说,选择跟着王爷的马车进宫,自然是最妥当的!”

至于南宫宁将她往哪边去带,那就是南宫宁的事情了。

“可你这样是驳了贤妃的面子!”夏康帝觉得凤淼淼这个选择的确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哪怕是她选择去了贤妃那边,贵妃这边也是丢了面子。

若是来之前不知道利氏母女的事情也就罢了。贵妃原本就大度,这种事情本就不在意,可是利氏母女的事情一出,再加上凤淼淼若是去了那边,那面子丢的可就大了。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着的夏康帝,又想到在过来之前,贤妃在那边含泪劝着自己不要和一个小辈计较的模样,又开始心疼起贤妃来。

“贤妃妹妹大度贤良,想必是不会跟一个晚辈计较的!”

利兰看着夏康帝越说越没谱的样子,冷笑了一声,起身理了理袖口,便道:“若是陛下心疼贤妃妹妹,成!”

说着,娇媚的脸上染上一抹寒霜,一扭头看着凤淼淼便道:“阿淼,你随本宫去贤妃那边,给她陪个不是!”

“兰儿,朕不是这个意思!”

贵妃去给贤妃赔不是?还是在他来了之后做出的决定,这若是传了出去,那岂不是在说贵妃失宠,贤妃才是那个最受宠的?

夏康帝眉头一皱,立刻伸手拉住了贵妃:“朕只是想要问清楚事情的缘由!”

利兰眉目冰冷的看向夏康帝,也不兜圈子了,直言道:“陛下,自从阿宁大了之后,您让他出宫建府,臣妾在这宫中便没什么人陪着!好不容易有一个手巧的又能陪着臣妾聊上几句的,您就这么看不顺眼?”

夏康帝顿时一噎,心中了然利兰为什么会孤寂这么多年,不过面色上还是有些不悦:“贵妃这是质问朕吗?”

“不是质问!只是心中有些不平罢了!”利兰淡淡的转开了视线,神色中的冷漠不再遮掩:“陛下若是不允臣妾和安媛接触,直言罢了,无须拿贤妃妹妹做幌子说事!”

顿了顿,利兰冷漠的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利氏母女,眼中的寒意更深:“你们以后也不必向本宫递帖子了,本宫这里进不得陌生人,若是以后想要进宫,就去寻贤妃吧!”

说完,拂袖便打算离开。

夏康帝看着这样的利兰,心中莫名的一慌,拽着她的手立刻加重了力道,只是不愿让她在此拂袖离开。

“陛下,您的手……”

凤淼淼离利兰近一些,没有错过她脸上闪过一丝痛色。

低头看过去,便见到夏康帝握住利贵妃的手面上,青筋都暴了出来,顿时低呼了一声。

夏康帝一震,立刻松开了手,低头看着利贵妃手腕上的红晕,怔了怔。

他记得贵妃以前最是娇气,身上的皮肤也是娇嫩,最是不得用力,微微用力都会恼怒连连,可是这会她却……

“不碍事!”

利兰看着儿子和凤淼淼担忧的目光,微微摇头,脸上冰冷的寒意也慢慢转为温和。

南宫宁双手微微握拳,却是不能发作,半响之后方才道:“母妃,阿淼是我喊的!”

利兰顿时就被气笑了。

“你懂什么?”利兰没好气的看着南宫宁:“去去去,到一旁去,别在我面前碍眼!”

“好了好了!”

夏康帝看着利兰再一次的将怒气撒到儿子身上,便无奈道:“朕只是问问情况,又没有说什么!再说了在这宫中,你若是想要见谁,朕什么时候说过不准?你就别把气撒在阿宁的身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