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基因变异

好半晌众人才平复了情绪,方鹤羽这才问道:“博士,依你之见,他们能够研究出这种变异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很低,没有我的话,就算能够研究出来,也会有很大的缺陷,比如智力不全之类的。”

“那就好,好在实验室已经彻底毁了。”方鹤羽松了口气道。

“但是实验资料他们肯定有备份的。”

“那也得他们能逃得掉才行……”方鹤羽这才想到,那些家伙已经是瓮中之鳖,如果这样还让阴邪宗的人跑了,那各大派真的就都是酒囊饭袋了。

“博士,这里是华夏,您现在已经不便回到倭国了,假如你愿意,我在这里给你安排个身份,你先住下来吧。”

吉田道宪点头道:“只要我女儿没事,我在哪都可以,可是我没有生活来源。”

“博士,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将你介绍给华夏国的科研院所,你意下如何?”

“那很好,说实话,我对倭国已经非常失望了,大岛那家伙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人,我根本已经不想再回到那里,不为别的,我不想我的女儿再遭遇任何的危险。”

方鹤羽了解过,吉田美杏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吉田美杏是父亲一手带大的,只不过在她十五岁那年父亲就被大岛抓走了,她的人生这才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有这样的科技人才,方鹤羽当然不会放过,不过他也不会完全的相信,毕竟吉田父女都是倭国人,考验的时间还是要的,而且也要叮嘱华夏国方面至少在起初的时候要提防一下他们。

吉田美杏看着方鹤羽,道:“方,我之前说过,只要你救出我的父亲,让我为奴为婢我也心甘情愿,请你收下我吧。”

方鹤羽皱眉道:“不必,我们算是好朋友吧,没必要搞什么主仆的,而且你也可以重新选择生活方式,比如上个大学,找个好工作什么的,不要再做杀手了。”

吉田美杏幽幽的跪了下来,道:“主人,我是一名忍者,那么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做到,否则我的心将笼罩上一层阴影,请您收下我吧。”

方鹤羽想了想的,道:“好,你先起来,博士,您看这事……”

“美杏自己的决定我无权干涉,而且跟着你我才能对她的安全更加放心。”吉田道宪显得很高兴。

既然吉田道宪都不反对,方鹤羽也不再多说什么,本来他还想推脱的,只是看到众女戏谑的目光,他觉得还是先答应下来,以后再慢慢的开导她,至少不用忍受众女的目光,让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方鹤羽联系了何旭茹,让她说动老爷子,给吉田道宪安排一下,然后他让仙一将吉田道宪送到了京城,而吉田美杏则是留了下来。

吉田美杏就在晨曦药店住了下来,这可是羡煞了陈若曦之外方鹤羽所有的女人,不过倒是没人提出反对。

接触了几天,方鹤羽发现这个倭国姑娘除了杀人之外,还是会很多技能的,比如一手好的厨艺,当然只限于倭国的各种料理。

而且这个姑娘还非常的固执,无论方鹤羽怎么开导,她也不肯改变想法,认定了方鹤羽是他的主人,这一点最后就连陈若曦也不得不认可了。

这一日,何旭茹方面终于传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孤岛一战,阴邪宗的大量人员再次逃逸,就连大岛知天都逃出生天,隐龙和各大宗派铩羽而归。

方鹤羽一阵的怒骂,当然不是骂何旭茹,而是骂那些各派高手,就连暮连天都被他包含在内了。

哪知方鹤羽牢骚还没发完,何旭茹又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暮连天身负重伤,目前正在隐龙总部秘密疗伤,各大派也损失了不少人手,这从侧面反映了阴邪宗的强大之处。

方鹤羽总算是冷静了下来,道:“茹儿,慕前辈是怎么受伤的?”

“据说是被阴无邪所伤,当然那个家伙也好不到哪去,同样受了不轻的伤势。”

方鹤羽点头,看来之前对慕连天实力的估计还是不准啊,什么飞升境六阶,慕连天绝对是相当于飞升境九阶的神武强者,否则又怎能重创阴无邪?

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方鹤羽挂断了电话,并告诉何旭茹,自己短期内应该会上京提亲了,这件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阴邪宗再次销声匿迹,方鹤羽的心中始终笼罩着一层阴霾,不说阴邪宗的实力,只说他们手中掌握的变异人的研发资料,就让方鹤羽一阵的头疼。

万一这帮家伙真的研究出那种变态的变异人,那还不世界大乱?要知道那玩意可是能够批量生产的,可不像修真者数量极其的稀少。

十几天之后,孤岛之战的事彻底平息下来,方鹤羽也终于踏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这一次他原本要一个人上京,但是陈若曦不放心,最后权衡之下,还是让吉田美杏跟着过来,就算吉田美杏的实力略低,但是至少有事的时候也有个人照应,不再像上次那样,方鹤羽孤军奋战,最后还差点连累了何旭茹。要知道这一次可没人帮他了,慕连天身负重伤,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过来了,一旦何家老爷子发难,还真是够方鹤羽喝一壶的。

京城依旧繁华,方鹤羽再次踏入这里,也没有隐藏身份,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惧意,至少以他现在的实力,遇到了危险之后,脱身的把握还是有的,而且各大宗派因为围剿阴邪宗大伤元气,估计也腾不出手来对付他。

京城何家坐落在京城西郊,一个独立的大院之中,并不在那些老干部群居之地。独立的大院并没有什么守卫,而据何旭茹所说,何家人丁稀少,住在这么一个大院之中方鹤羽觉得有些浪费了。但何老爷子在华夏国,无论是军界还是政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没有人敢说什么闲话。

方鹤羽带着吉田美杏直接来到了何家,何老爷子早已经得到了消息,专程在家里等着他。没有在空旷的会客厅,而是选择了何老爷子独居的一座小房中见面。当方鹤羽终于见到何老爷子的时候,也是心头一震。

何老爷子年近百岁,但依旧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头发半黑半白,至少看上去也就是六旬上下的样子。老爷子长得极为正气,但是周身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丝丝的威压,让方鹤羽都感到了莫名的压力,而且何老爷子周身似乎若隐若现的散发着一丝丝的火光,方鹤羽甚至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这也是他心头巨震的主要原因。

好强的修为,这何老爷子绝不像何旭茹所说,只有飞升境七阶的修为,方鹤羽吃惊之下,赶忙客气的道:“何老爷子,小子方鹤羽前来拜见。”

何老爷子双眼之中迸射出一股凛冽的气息,直视方鹤羽,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他身后的吉田美杏,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可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方鹤羽顶住了何老爷子莫名的威压,然后将身后的吉田美杏完全挡在自己的身后,这才道:“老爷子,晚辈是来求亲的,请您将茹儿嫁给我。”

“很好,年轻人直率是好事,但是你带着个女娃来求亲,难道是认为我老头子好欺负不成?”

方鹤羽缓缓摇头,道:“晚辈不敢,老爷子,此女乃是晚辈在倭国所收的婢女,是负责照顾晚辈起居的,想来老爷子早已经将这一切打听清楚了,假若晚辈将她留在酒店独自前来,那才是心中有鬼呢。”

何老爷子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有点意思,说吧,你准备怎么求亲,我的茹儿绝不给人做小的。”

方鹤羽也是微笑道:“还是那句话,晚辈的情况前辈一定打听的清清楚楚了,这一条晚辈确实做不到,还请老爷子成全。”

何老爷子闻言脸色一变,绷着脸道:“既然如此,那你走吧,此事我绝不会答应的。”

方鹤羽也是脸色微变,道:“老爷子,除了这个我做不到之外,其他的条件请老爷子尽管提。”

“哦,口气倒是不小,你真的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

“晚辈不敢,只是为了茹儿,无论多么危险的事情,晚辈都愿意试试,只是老爷子之前所说的,晚辈实在是做不到,还请老爷子谅解。”

何老爷子双眼微眯,道:“跟我说说,茹儿如果嫁给你,会有什么好处?”

“首先,我会一生一世的保护她,还有就是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茹儿达到飞升境九阶的层次,还有,我会给她一部更加适合的修炼功法……”方鹤羽开始滔滔不绝的说出自己的“诚意”。

何老爷子认真的听着,最后他点头道:“小伙子,我老了,其实我也明白,此事已经不是我可以阻止的了,但是要如何做的完美,还要你出力才行。”

方鹤羽大喜,道:“老爷子,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茹儿的婚事我一言可以定音,但依旧不得不考虑一些负面的影响,你要知道,无论秦家,宋家还是沈家,都曾经跟我提出过要将茹儿娶过去做媳妇,虽然我不怕他们,但是也不好太过拂了他们的面子,我这样做只是为了保证华夏政坛的稳定性,你明白吗?”

方鹤羽想了想,道:“老爷子,我明白,你不想跟他们的关系闹的太僵,又不想把茹儿嫁给他们,我说的对吧?”

“嗯,之前我谁都不嫁,大家可能还能相安无事,假若我宣布茹儿嫁给你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明里暗里对我对何家有所动作,那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因为那会让华夏政坛真正的乱起来。”

“老爷子,如果武力解决呢?”

何老爷子皱眉道:“你准备硬来?”

方鹤羽略一犹豫,道:“假若由老爷子硬来的话, 以老爷子的身份显然是不合适的,那才会真的造成政坛动荡,可是如果由晚辈动手的话,可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只要将他们都打怕了,以后也就知道该夹着尾巴做人了。”

何老爷子考虑了良久,道:“你有把握?”

“此事只能如此,当然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们也可以想个稳妥的办法完美化解,但是现在时间紧迫啊。”

何老爷子点头道:“没错,这一次围剿阴邪宗竟然会失败,我总感觉这个世界要有大事发生,因此必须将此事尽快定下来,我们也没有时间搞什么内讧,好,鹤羽,就按你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