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给她道歉

“你……你为什么带着我?”

显然,青叶也反应过来了林昌打的什么主意。

不会有人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外人的,除非那个人是死人。

林昌轻笑一声,道:“你若是好好听话,我可以考虑留着你的命。”

“留着我的命?”青叶一点都不相信,道:“你会让我活着?”

青叶很清楚修者世界多么阴险,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同门的师兄会这么狠。

但是现在已经知道了林昌的真面目,他怎么可能还犯傻?

他知道自己怕是活不长了。

“我会留着你的命,我还有用。”林昌轻笑一声回答。

青叶蹙眉问道:“你不怕我遇见别的师兄告诉他们你的恶行?”

“恶行?这是秘境!就算你告诉了掌门,他们也不可能定我的罪。”

林昌看了看远处灵气环绕的云峰,道:“快点起来吧,我们要去那边的山峰峰顶。”

“峰顶?”

“初级秘境的宝藏都在云峰那边,快点走。”

林昌一边催促着青叶,一边朝着远处的山峰走去。

青叶倒是不想跟着,不过他现在也不可能出去。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腰牌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林昌的手里。

夏梦娇一直都跟在二人身后,对这个道貌岸然的林昌也是重新认识了。

果然,任何时候都是要记住那句胡“人不可貌相”。

穿过密林后,直接是一个大型的广场。

广场上不少修者竟然在摆摊卖东西,丹药,法器,应有尽有。

这让夏梦娇再次惊讶了一回。

不过,这些摆摊的修者都是筑基巅峰的修为,所以不会有人不长眼去抢这些摆摊人的东西。

夏梦娇将自己的一缕灵气留在了青叶的身上,自己也开始在广场上逛起来。

“姐姐!”

逛了几个摊位,夏梦娇就碰见了夏震。

还有魏四风也跟夏震在一起,不但如此,她还见到了千行。

不过,千行的身边的跟着几个剑宗的同门。

“你们怎么碰见了?”夏梦娇好奇问道。

夏震立刻说道:“我们传送过来就在广场附近,想着你应该会过来,就干脆在这里等着你了。”

原来,夏震几个人很早就到了广场附近。

如果不是为了等夏梦娇,他们恐怕早就到了云峰那边了。

“你传送去了哪里?”魏四风关心问道。

“我……”

“魏师兄!”

夏梦娇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了青叶的声音。

一转头,就看到青叶快跑了过来。

魏四风看到青叶也很开心,问道:“你没事吧?一切顺利吗?”

“我……”青叶犹豫了下,本能的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魏四风顺着青叶的眼神看了下,林昌跟在青叶身后。

“魏师兄,能见到你太好了。”林昌十分恭敬的朝着魏四风行了一礼。

魏四风点点头,四下看了看,问道:“咦?跟你们一起的其他人呢?没有进来吗?”

“他们……”

“那几位师弟进来就碰见了恶修,被抢了之后只能传送出去。”

林昌抢着把话说了,青叶只能点点头。

“可恶的恶修,要是让我碰见,一定不会放过!”魏四风攥拳说道。

林昌听到魏四风这么说,不由问道:“魏师兄现在什么修为了?那几名恶修可都是筑基修为。”

他试探了下魏四风的灵力修为,发现还是停留在炼气。

但是他不敢托大,毕竟有一种法宝是可以隐匿修为的。

魏四风跟在月泽身边几个月,怎么会一点修为都没有长呢?

“筑基又怎么样呢?夏师兄,还有剑宗的这位师兄也会帮忙。”魏四风自信说道。

林昌将眸光挪到了千行的身上,只见这个修者穿着剑宗的青色锦袍,一身气势不容小觑。

他也试探了下千行的修为,却发现根本试探不出来。

自己释放出的灵力像是被吸走了一样,连收都收不回来。

林昌一下子有点畏惧这个叫千行的修者了。

“千行师兄,咱们快点走吧!”

跟在千行身侧的一个剑宗女修催促道:“师父说要早些去云峰,咱们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几个时辰了。”

“这位是?”夏梦娇打量了这个女修,她的身姿姣好,是筑基六阶的修为。

在秘境中来说,这个女修的修为算是中上了。

千行听到夏梦娇问他,不由尴尬介绍道:“这是我师妹,叫陈玥儿。”

“这是我的……好友,竹子。”

“哦。”

陈玥儿显然是看不起夏梦娇,因为她刚才也探了下这个叫竹子的修为。

她发现自己放出的灵力,在竹子身上探出来的都是一片虚无。

无论怎么试探都是如此。

这种状况只有在没有灵修的人身上才会出现。

之前听说丹宗收了一个没有灵根的弟子,好像就是叫什么竹子。

“你是不是没有灵根?”陈玥儿直接问道。

这一嗓门声音可不小,广场上很多修者都看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千行还有夏震等人时,又收起了眸光。

丹宗的弟子,而且周围有高手保护着,就算想要当成羔羊恐怕也要掂量。

夏梦娇能感觉到陈玥儿的傲慢,点头道:“是。没有。”

“怪不得呢!前段时间传闻丹宗收了一个废物,原来就是你啊!”

“陈玥儿!”

千行没想到陈玥儿这么无礼,怒喝一声道:“竹子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你若是再这么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千行发火了,陈玥儿收敛了下,撒娇说道:“好嘛!我不说了行不行?”

“给她道歉!”千行命令道。

“我给她道歉?”陈玥儿惊怒问道。

千行冷着脸点头:“没错,给她道歉!”

这世上让千行最在乎的就是夏梦娇,若不是当初她说了让他入剑宗,他是绝对不会离开传送阵附近的。

他进剑宗苦修,也是为了可以更好的保护她。

现在听到别人出言伤害夏梦娇,他怎么可能答应呢?

“对不起!”陈玥儿抿了半天唇角,最终还是低头了。

夏梦娇看了看陈玥儿幽怨的眼神,再看了看千行俊逸的脸,不由笑道:“没事。”

看来,这个陈悦而对千行可不一般呢。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