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直言直语

柳叶青还欲张口解释,被红盈轻轻拦住。

“公子,咱们还是进去理理这里面的事吧,同他们讲讲不明白的。”

几人如同抓住一救命稻草,岂能轻易就松。

这会恨不得柳叶青立马就承认是新上任的知县,帮他们申了这冤屈。

柳叶青也知这理,可他硬不下心来,看几人就这样跪在焦阳之下,再三权衡,同几人说道“几位快起来,随我一同回府吧,咱们再谈论此事。”

几人还有犹豫,可想到这柳大人先前除恶扬善,舍了这根救命稻草,也没了旁的愿意帮自己的人。

干脆一咬牙,各自相互扶持着站起身,跟在柳叶青的身后进了柳府。

外面的人指着柳府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有人说柳大人果真是一仁官,听到几人有冤屈,立马要为几人申冤。

还有人称这是面上功夫,这柳大人先前为何不承认自己是新上任的知县大人。

可说的再多,还都是等着看几人从柳府出来是何情况。

“大人使不得使不得,我等几个站着便行。”

柳叶青领着几人走到府中,思绪一转干脆领着几人回了自己院子。

虽是柳叶青住的院子,可对于几人来说也大的不行,束手束脚不知所措。

面对柳叶青客客气气让几人坐下,还拿来瓜果茶水来招待,慌的不行。

他们从来,没见到如此亲民的好官。

“你们跪了半日也哭了半日,嗓子定是干渴的不行,喝些茶水润润嗓子再说。”柳叶青诚心实意让几人喝,一点架子都没有。

几人虽是穿着打扮上都是入不了眼的贫民,可也是个知礼节的,各自接过纷纷谢道。

等几人喝了手中的茶水,缓解了炎热后,柳叶青这才向几人解释道“几位可能有所不知,我不是什么知县大人,只不过是前几日暂时顶替,如今事办完了,便将这知县一职还与衙门了。”

几人面面相觑,各自将手中茶杯放下,扑通一声就又跪了下来。

哭诉道“大人,我们不知这些事情,可如今衙门里没人接我们几人的案子,都打发我们来此处寻您,若是连您都不接,我们几人可真没了法子啊!”

几人一跪,柳叶青连忙了起了身,也不嫌弃几人身上湿答答的汗还未干透,一手扶一人急道“你们莫跪啊,有事咱们坐下说行吗?”

坤子也忙去扶几人,可几人却是跪着不愿起身。

厅外几个守着的丫鬟小厮悄悄探头去看,偷偷议论起来。

而红盈先移步到门口处,几个丫鬟小厮立马散开。

“一个个不好好干活偷听什么?小心撕了你们嘴巴!”

红盈一向好脾气,深的这院里丫鬟小厮的心,今日几人也是见她第一次发火,一个个吓得立马不敢再往里面看一眼各自散去。

里面跪着几人听了她的话吓得噤声,低着头微抖着身子。

红盈将厅里门一开,伸手拨开柳叶青还扶着几人的手。

塞一手帕到他手里,同跪着几人理论道“你们要跪是吧?那我就同你们跪下说。”

红盈将自己裙角一摆,扑通一声也跪了下来。

几个人连忙向后退了一下,苦道“这位姑娘…你哪能跪我们啊?我我…”

“我们起来便是,起来便是。”

几人慌忙起身,不敢让红盈跪他们。

红盈本就和其他丫鬟不一般,穿着用度什么的也能比的上小户人家的小姐,几人看了难免会多想几分她的身份。

有求于人也不能把人逼急了。

柳叶青和坤子也料到红盈竟直接一跪,给几人跪了起来。

反应过来轻拉她起来,轻责道“你这是做什么?”

红盈知他也是心疼自己,摇头称自己不要紧。

面对几人,她已是有了大致的应对措施。

“没了我们家公子,你们几位大可去旁的衙门,往上找知州!找太守!你们去找刺史都行!哪会除了我家公子就没人为你们申冤了?”她似是理论,又似是同几人指明旁的道。

柳叶青微皱眉,似有些不认同他的话,可也没出口阻拦。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被她的话给惊到反应不过来。

“姑娘这不是难为我们吗…这知州太守刺史,哪是我们几人能见的…”

他们自知有缘申冤,可除了衙门,寻常人家哪知旁的地方。

红盈摆出为难的神色,“那几位岂不是在为难我们了?我家公子现如今只不过是一公子哥,一点权利都没,对几位的冤屈,怕是没法子了。”

她将话说的明明白白,几人的冤屈,他们无可奈何。

若是真的想申冤,就去找旁的地方。

“柳大人…您…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一人哭诉起来,他两个女儿还下落不明生死未仆,实在让人担忧的很。

柳叶青张口欲言,被身侧红盈轻拉了下。

“我家公子手无缚鸡之力,救人,还是去寻衙门里的官兵去吧。”红盈的话让他们几人无可反驳,对上如此牙尖嘴利的姑娘,几人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他们本就是听了旁人的话赶到此处,还不知真假一股峰的往这赶。

对于柳叶青为何不是衙门里的知县,也无从得知。

这会听得红盈一番言语,心里的执念开始瓦解起来。

“红盈!”

红盈低头,屈膝跪了下来。

几人已是离开,可临走前那失望的一眼,让柳叶青心怀愧疚。

对于红盈的话他方才一直隐忍着,这会彻底绷不住了。

“红盈知错,是奴婢说话重了些。”

红盈轻捂住小腹,只觉得这会一阵阵的疼痛感。

也因此,让柳叶青想起她身子不适,和白日里哭泣的画面。

一腹怒气无处撒,最后还是挥袖离去。

“红盈姐姐,你知公子心善,方才那话,属实有些不合公子的意了。”

坤子将人扶起,匆匆说了一句便追上柳叶青,随着他出了门。

红盈捂住小腹,被迎上前一丫鬟轻扶住,两人向外走去。

“姐姐身子可是不舒服?我一会去给姐姐熬红糖水喝,不过姐姐也别气了,虽是不顺了公子的意,但我瞧着就挺好,起码人是赶走了,若是公子,再被他们言语几句或许还真就同意了…”

“慎言…”

两人声音越来越远,慢慢消散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