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越来越热闹,间或还夹杂几句惊呼。

不用说,都是好事。

强爷这竖起来的两只耳朵可不是吃素的。

下楼拆包裹之前,从邮局订购的那本散装杂志早一步被隔壁办公室的设计师拿去欣赏了。

客人这边热闹起来,她们也开始闹腾。

本来因为没啥关系去好公司才进的这家无名小装修公司,这段时间的操作一次比一次让人看不懂,一次比一次让人惊喜。

年轻的设计师姑娘们心里偷偷计划着这个月得去百货公司买一只漂亮的麻袋领工资就不说了,老板和江首席在室内设计的功力和人脉资源也让她们看不太懂。

明明是有实力还背景通天的人物,在这座城市,这个不知名的角落开什么破公司呢?

当时,这家公司的落魄样她们当中很多人可是看在眼里的。

也不对啊,据说老板之前还亲自下工地做泥瓦工,这操作着实让人很迷。

管他呢。

说不定老板出身装修世家,家里家规森严,族中子弟都需要下到基层考察民情,体验生活,只是老板做得特别认真,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让人以为他真是个泥瓦工。

季强嘴角一挑,准备笑一个,又把刚刚冒出来的笑意给使了劲憋回去。

强爷什么时候这么不矜持过?

想笑就得咧开了嘴大声笑,扭扭捏捏地算怎么回事?

只是现在这事还没到可以放声笑的程度,不好惊吓到包贝,他很认真地跟包贝说,“我感觉我的脚已经好了。”

“不疼啦?”

“本来就……只有一点点疼!”包贝这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哟,强爷一辈子都不会骗她,说了句实话。

“有效果了?”

包贝从没想过自己会找个强子这么皮实的男人,明明扭到脚了,只有一点点疼。

读书那会就算偶尔会幻想出来一个身影,那也是风度翩翩,温良儒雅。

到后来,哪有空去想?

那时候,活着,不被人打骂才最重要啊!

虽然她也不知道那时候活着能有什么意义,难道那时只活成了惯性?

后来跟着强子了工地才体会过来,大概……那时候活着是为等一个像强子这么皮实的男人救自己脱离苦海吧?

包贝继续用冰毛巾按住季强的光脚丫,现在她心里除了这个皮实的男人,其它人说什么也不可能再容得下了。

“那再敷一会,等一会全好了!”

虽然强爷能一个人在黑不溜秋的工地不见天日地一干二十年,能耐得住寂寞,可是楼下的热闹真的好想去看看呐。

包贝的意见强爷向来很能听得进去。

“好的吧。”

答应完包贝,他又安安静静坐了几分钟。

“包贝,真的全好了!”季强的光脚丫在包贝手底下不安分地扭动几下,“你看,一点都不疼。”

一会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再巩固一下,伤处就得痊愈,谁还没摔过、扭过、伤过几次?

要不是包贝处理自己这只脚的动作太快,强爷敢光明正大地三下两下给自己治好喽。

包贝移开毛巾,仔细看了看伤处,又拿手指轻轻戳两下,表皮完好无损,没有继续肿胀,也看不到里面究竟是怎样伤的筋动的骨。

冰敷的时间够长了,那就……

“强子,你以后得小心点。”

包贝把低着头掉下来的发丝拢到耳后,拿过一块干抹布给季强擦干净脚,穿鞋袜。

强爷又想骂自己,辈子没遇包贝真是白活了!

这么好的包贝,强爷以后得继续听她话,顺带把咱强贝装饰经营好喽,总不能让包贝再吃以前那种苦,那种比自己天天一身泥还苦的日子以后是再不会有喽。

“包贝,下面好像很热闹。”

穿好鞋袜,跺跺脚,季强感觉这只脚暂时修理好了。

“嗯,想去看看吗?”包贝快速收拾好刚刚使用过的冰水和毛巾,顺手把滴在地板的水渍给抹干。

她还是不能从季强眼中读出具体的话语,但是配合季强的一些表情和习惯性小动作,也能做到基本准确无误。

……

当“黑白灰”以一种很嚣张的姿态霸占一整期杂志。

更显这种装修风格的身份与重量,杂志沉甸甸地压手!

这本印刷精美的杂志宣告了某种新东西气势汹汹地碾压而来。

“你看看这期新杂志!”

房间里面有烟味,大热的天必须有空调,不好开门窗,这些烟味堆积起来让人心口发闷。

盛泽智推了推鼻梁新配好没几天的眼镜,伸手从钟杰手中接过最新一期《id c》。

除了永恒不变的“id c室内设计与装修”几个大字,还有“黑白灰——永恒的经典”几个大字也特别引人注目。

其中的“黑白灰”三个字他不是第一次看到。

毕业前,有一次去见导师,当时导师正在翻看一套论文,在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导师正把论文合,封面超粗的黑体大字《经典‘黑白灰’在现代室内设计中的应用与研究》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毕业在即,他当初一定会想尽办法将那套论文拿到手,那套论文太让他好奇了。

直到入职寮城,待他很优厚的这家全国数一数二的新公司的老板,交待给他设计几套“黑白灰”方案,又看到了6月份《id c》的封面,他陷入了谜惑。

难道自己落伍了?

“黑白灰”装修风格是今年国内的流行风向么?

7月份的《id c》不光是以“黑白灰”做封面,右下角的“黑白灰系列专刊”这几个字份量太重了。

盛泽智心中一抖。

只是……国人总喜欢小题大作。

他承认,封面这种以纯黑白不添加任何颜色的设计,确实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很有格调。

只是看去总不如他国外的某位好朋友摘抄了发在他邮箱的《inal space》来得更优秀。

好朋友把《inal space》翻译为“无色空间”,而盛泽智一直把那款他认为可以代表现今全球最经典的设计称为“源初空间”。

盛泽智不怪那位好友翻译不够贴切,毕竟那位好友所学的“建筑装饰工程技术专业”与“室内设计专业”是不一样的。

自己才能完美解读——褪去所有色彩,在黑与白中回归源初。

这样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