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谭芪好几天都没有来了,所以一听到谭芪回来,很多人陆陆续续就来了,谭芪的五百个红豆糕,不到中午,就卖完了。

在回去的路上,谭爸爸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五百个这么快就卖完了,还没有算那些下定的,至少也有七八白个。

同时也没有想到,他的姑娘,竟然跟镇上的人这么熟悉,来买吃的这些人,好像跟谭芪就是熟悉的不得了的,根本就没有他以为的那样难。

谭爸爸不知道的是,万事开头难,后面当然就容易了,只要东西质量一直都不变的话,肯定会一直生意不错的。

“你买五个送一个会不会亏钱啊。”

“不会的,买一个五毛钱,我可以赚接近两毛钱,但因为买五个可以送一个,所以大多数的人都是买五个,虽然买五个,我只能赚一毛钱左右,但我一下子就卖了六个了,可以赚接近七毛钱,比卖一个赚两毛划算,只是我做不了那么多,不然肯定是赚更多,现在妈妈和舅妈可以帮我,我一天可以多做一些了,不过镇上就这么多人,,

我也不能做太多,要是太多了,卖不完,就亏大了,所以最多只能做五百个,这段时间是过年,大家要串门,所以可以多做点。”

谭爸爸不懂做生意,但听到谭芪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就点点头“这段时间,咱们就帮你做做点,过年的时候卖。”

“用不了那么多人,不过礼盒可能不够了,您让舅舅和表哥他们去婆婆那边学编篮子,我收的话,也是五毛钱一个,婆婆眼睛不好,一天只能编八个,舅舅和哥哥他们是壮年,眼睛又好,肯定要快一些,咱们要趁着过年和正月走亲戚这段时间送礼的时候赚一笔,年后,再让哥哥和舅舅他们去找事做吧。”

赚钱的事情,当然是一分钟都不能耽搁,谭爸爸回去,就跟林舅舅说了,暂时不要出去找活干,先把自家的生意给做好了,而且还能有钱赚,本来林舅舅是不想要收钱的,毕竟他们现在算是住在谭芪的家里,要是他们还赚谭芪的钱,算怎么回事。

不过谭爸爸大手一挥“这事听我的,你不要钱,几个孩子要钱,大娃子都二十好几了,不赶快存钱,以后怎么办,反正芪芪的摊子要篮子,找别人买,不如找你们,至少你们做货精细,不会趁着芪芪现在要急用就乱涨价,等过年这段时间的生意做完了,你们再去找事情做。”

林家人,一向是都是以谭爸爸的话马首是瞻的,再也不反驳了,吃完饭,就一个个的跟着去了老婆婆的院子,老婆婆知道这是谭芪的舅舅,学编篮子,不是为了抢她的生意,就是为了在过年这段时间,帮着谭芪,也自己挣点钱,很热心的教起来了。

不得不说,干活是一把好手的林家人,除了几个小的,林舅舅编篮子,真的是不行,最后,林舅舅就接下了去买竹子,还有削竹子的事情,其余人就专心的编篮子。

就连大年三十,一家人都没有歇着,实在是谭芪的生意太好了,东西不仅好吃,而且还干净卫生,又体面,就算是东西凉了,一样的软糯,不像别人家的,冷了,就硬邦邦的了。

现在走亲戚串门,谁家要是没有一点谭芪家的一碗红豆糕,都不好意思待客了。

都是过了正五十五,一家人才总算是稍微闲下来了,谭芪这段时间,是真的累很了,因为有了谭家人和林家人的帮忙,谭芪这段时间就没有限量了,不管是要买多少,都可以买,敞开了卖,这一个月的生意,都快比得上之前的半年的生意了。

本来之前谭妈妈他们还担心他们跟着谭芪一起来了,谭芪赚的钱,这一个月他们找不到活干,会不会一家人得勒紧裤腰带。

没想到到了这里,他们才知道谭芪的生意多好,全家人都连轴转了,谭芪累的在家里整整睡了三天。

谭爸爸也是每天都要去县上买红豆,不是他不愿意多买点,而是每天卖的那些粮食,都是有限量的,谭爸爸为了多买点,每天都带上自己的两个儿子,早早去排队,可是都还是不够卖一天的。

这一个月,谭爸爸自觉自己的身体倍棒,可也还是累坏了,谭家的两个大儿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等谭芪歇够了,才把钱箱子拿出来,数钱,顺带给家里的人发工钱。

之前忙成狗,虽然知道那个大铁皮箱子里面都是钱,但所有人,都还是并没有太过在意,知道谭芪把铁皮箱子打开,在炕上,倒出了所有的钱。

就连谭奶奶都被震惊到了,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随后流下了眼泪,她的乖孙女,总算是熬出头了,能自己挣钱了,以后也不用被人看不起了,日子肯定比她好过。

谭妈妈和林外婆,林舅妈,也都哭了,还有几个姐姐妹妹都哭了,她们之前一直忙着,就是凭借心里的一股信念,谭芪都能挣下一套房子,只要她们肯吃苦,她们也肯定能挣下钱财,不被嫁给那些不好的男人。

真的看到这么多钱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是欢呼雀跃的,真的太好了。

谭芪把之前说好的所有人的工钱都给了,家里的女人们,每个人至少都有一百多块钱,林舅舅和几个表兄弟,分到了近八百多块钱,人均差不多就是两百了。

至于谭爸爸和两个哥哥,也分到了五百多块钱,每个人把钱拿在手里,顿时觉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谭芪把剩下的钱,数了一遍,这一个月,差不多赚了五千块钱,真的比得上半年的收入了。

看着赚了这么多钱,以前家里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谭芪是可以把钱拿在手里的,但现在谭爸爸已经来了,作为一家之主,钱怎么能放在谭芪这个小丫头的手里呢。

谭爸爸,咳了咳,然后很理所当然的说到“芪芪,虽然这生意是你的,但谁家都没有家里父母都在,女娃儿掌钱的,这钱,就爸爸给你管着,以后家里的开销,就从这里出,多的就存起来,不能乱花。”

谭芪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了,不过幸好谭爸爸只是习惯了当家做主,并不是钻到钱眼里面去了,只要是正当的用途,要钱还是很容易的。

“行,那这钱,爸爸你就存好了,注意防潮防虫什么的啊。”谭芪有些不放心的叮嘱,主要是是现在钱太多了,多是毛票,一大堆,以前整个谭家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多钱过,所以家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保存钱的方法。

谭爸爸被谭芪这样叮嘱了,好像觉得自己没什么用一样,顿时就不高兴了“你爸爸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这些事情,用得着你来插嘴,赶紧去歇息两天,现在生意淡了,我跟你哥哥还有舅舅他们要回一趟村里,给家里的老人上坟,之前因为太忙都没有回去,得好好认错,你和你妈妈弟弟,就继续做生意,现在量不大了,应该忙得过来了。”

在乡下,上坟,女人都是不去的,要不是想着一屋子的女人,谭爸爸连谭芪的弟弟谭四都不会留下。

“好,我知道了,不会耽误做生意的事情的,你们回去小心点。”谭芪也不想一直跟谭爸爸多说什么,谁不知道,谭爸爸教育起人来,那是一套一套的。

第二天,谭爸爸就买了一个猪头,还买了不少的好酒,就跟林舅舅还有谭芪的哥哥和表兄弟们一起回村里了。

原主也是在这个时候遇到那个讨人厌的男人的,谭芪是打定了主意,不去救那个男人的,所以这一天,都以身体太累为理由,窝在家里,心想,我不出去总不会还遇到你吧。

可惜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是你的劫,怎么都躲不过,谭芪是没有出门去救下那个男人,没有出门,可她的表妹是个勤劳的好姑娘,一大早就早早的去外面的河坝洗衣服,然后还是遇到了那个男人,并且还好心肠的把那个男人给带了回来。

谭芪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听到谭妈妈传来了一声惊呼“天啊。”

谭芪连忙起床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刚穿好棉袄出来,就看到了自己的三表妹,正扶着一个脑袋上都是血的男人,谭芪差点就笑了,这个贱男人,还真的是赖上他们家是吧,以前是赖上了原主,现在谭芪都躲了,结果还是进到了他们家,还真的还是阴魂不散。

三表妹看着院子里面的人都看着她,有些手足无措“我洗衣服的时候看到这个大哥哥流了好多血,我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就把他给带到家里来了。”

谭芪只是郁闷,老天看来是真的不跟她死磕到底是不行了,转了弯,还是又绕了回来了。

“没事,不过这人,一看就是跟人打架弄伤的,咱们家现在都是女人,老四还小,也干不了啥事,要是跟他打架的那些人,跑到咱们家来,咱们可怎么办啊。”看到谭奶奶有些心软,谭芪不着痕迹的说了这些话,就是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们现在家里都是女人,要是救下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还是在她们家这个月赚了这么多钱的情况下,不得不防。

谭奶奶和林外婆,显然是见识过人心是多么的坏的情况,听到谭芪的话,本来准备让谭小四帮忙的,突然就打住了。

谭妈妈是一直在村子里长大的,但也见惯了那些被拐到山里来卖的那些人贩子,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她们一屋子的女人,她也不得不防。

谭芪的几个表姐妹,也才想起,家里的男人都不在呢,顿时有些慌乱。

此时的凌飞,本来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好不容易被人救了,以为能放心了,没想到,就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不太友善的女人几句话,这些女人,就放弃了要收留他的打算。

这怎么能行呢,他现在不仅仅是失血过多,还是又冷又饿,要是出去,会死的,本来之前他是看不上这个小地方的院子的,看起来就破破烂烂的,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勉强在这里住下吧。

结果就听到这里的人,竟然想要赶他走,顿时嫌弃的心思再也没有了,当然他也怨恨上了谭芪这个多管闲事的臭丫头。

不过凌飞也看出了,谭芪这个臭丫头,显然是很有话语权的,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赖上这家人。

谭芪当然看出了凌飞的心里想什么,想当初,原主救下了凌飞,虽然也是有些心花荡漾,但也很清楚,自己这样的丫头,是配不上凌飞这样的人的,所以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谁知道,这个凌飞,嘴上说着感谢的话,让原主把这个男人当成了男神一样的膜拜,谁知道,这个男人,不仅看不起原主,还在背地里说原主是癞蛤蟆。

最让谭芪看不起凌飞的是,凌飞没有办法拒绝掉他的未婚妻,就找了借口说自己欠着一个姑娘的救命之恩,话里话外,都是自己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凌飞的未婚妻,迁怒原主,一方面觉得原主一个村姑,竟然敢肖想凌飞,一方面觉得自己的男人,因为一个村姑而动摇了心思,觉得是奇耻大辱。

甚至到了要原主死无葬身之地的想法,原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判了死刑,真的是比当初看到的一个戏剧里面的窦娥还要冤枉。

谭芪是最讨厌这样的男人的,一点担当都没有,算计女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早点去死。

三表妹虽然有些心善,但却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人贩子,专门对她们这种看起来比较弱的女人下手,尤其是现在他们家大部分都是女人,连忙吓得松开了手。

灯笔

kuaichuanzhilijiexiaoyaoj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