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若是能选择

沈星将脚放入烫烫的热水中,刚才她已经洗浴完,重新换上了干净的衣物,洗漱完后,忽然觉得这个天气,实在很适合泡脚,于是便拿了盆子倒好热水,坐在厨房外的竹凳上,打算好好享受一下。

从脚底传来的温暖,让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

三天前,魏名砚手臂上的伤疤脱落后,就不在需要给魏名砚擦身了,虽然这是魏名砚说的,但是,沈星觉得这样挺好的。

毕竟魏名砚不是个小孩儿,而是个成年男子,

而她自己,到底是个快十七岁的大姑娘了,老是看魏名砚光着的上半身,也会觉得尴尬好吗。

“沈星!泡脚呢!”韶年刚到厨房,就看到沈星正坐在竹凳上泡脚。

“恩,”沈星睁开眼看了过去,发现韶年手中抱着换下来的衣物。

于是,便又开口说道:“洗衣服啊,”

“对啊,这天这么冷,我要烧点热水洗,”韶年点点头。

“也是,”沈星斜眼,等离开了这里,就不能在享受这美好的日子了,也要跟韶年一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唉,

还以为能这样过到明年初夏呢,没想到这才来十天不到,就要离开了...

“等我把衣服泡好,也要泡脚!”韶年说完,便快步进了厨房。

沈星看向韶年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次离开去朝云,魏名砚会不会给些银子,比如说黄金什么的,唉,要是魏名砚不给的话,她要怎么养活自己,还有凤,还有二十啊。

哎!

对了!

二十自己有银子啊!

“恩,二十的凉拌菜做的很好,又很会烧菜,还有银子,等去了朝云,酒楼开不了,可以开了凉菜店子啊,在卖卖酒之类的,哇,完美了...”沈星勾起嘴角,自言自语的小声道。

这么想着,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嘛!

以这么些天的相处来看,二十还是很好说话的嘛,沈星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一定要把二十带上!

只要把二十带上,以后的日子一定会美好,并且,还有可能会数钱数道手抽筋!

韶年端着热水盆挨着沈星的热水盆放下,然后又进了厨房,提了一壶烧开的水出来,放在地上,将旁边的竹椅拉过来坐下,这才脱掉鞋袜,将脚放进盆里。

“人生得意须尽欢呐...”韶年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韶年,你说魏国的军力怎么样?”沈星低声说完。

顿了顿,又说道:“你声音小点告诉我,”

韶年无辜的眨了眨眼,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心里暗叹道,这也没人啊,那沈星为什么要让他声音小点?

难道,那些暗卫藏起来了,躲在墙角偷听?

这么想着,他从竹椅上站起来立在盆子里,将竹椅拖到沈星的旁边挨着放好,这才转了转身子,重新坐回到竹椅上。

“魏国的军力在魏契的领导下还是不错的,就我知道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吃了败仗,”韶年将声音放低了很多,他可不想有人偷听他说话。

“这么说,还是很厉害的了,”沈星拿起一旁的开水壶,往盆里倒了一些。

韶年点了点头:“恩,这么说起来,魏契还是个人才,可惜啊...”

“可惜什么?”沈星诧异的看向韶年。

“可惜没生对地方,若是他生在那些中大国,一定有可能推动发展,让中大国变成大国,”韶年可惜的摇了摇头。

对于这狗屁世子呢,

他是极其不喜欢,那一副管天管地管空气的样子,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狗屁世子,在带兵打仗上,还是很不错的,虽说这一次打了败仗,可齐国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总之,一句话。

也没讨到什么好。

“唉,说这些有什么用,生在哪,又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沈星无语的饶了饶额头上的痒痒。

然后,摊手道:“若是能选择,我也想生在有钱人家,一辈子大富大贵,不愁吃穿,可偏偏,由不得我选择,生在了小山村子,穷困潦倒,还要受人欺负,”

“呃..这谁说不是呢,”韶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世子人看上去,像不像是个有福气的人?”沈星好奇的说道。

要是有福气的话,说不定这次与齐国对战,又能活下来,哪里都不缺的那种。

“这个难受,”韶年仔细的想了想。

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长的有福,不代表真的有福,就我们朝云的那个王爷啊,长的就一副刻薄像,可偏偏人家的人生那叫一个得意至极啊,我们朝云明明规定的是一夫一妻不纳妾,

可偏偏,那王爷家里养了十几个女子,啧啧啧,这虽然没有名份,可照样是妻妾成群啊,”

“唉,”沈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得不承认,韶年说的很有道理,就前世,她也看到很多看上去有福气的人,死的很惨。

总之,有没有福气,不能看脸。

“不过,你干嘛突然问我,那世子看上去像不像有福之人?”韶年很是不明白,怎么前一秒,沈星跟他聊魏国的军力,后一秒,就问他,那狗屁世子看上去有没有福气。

“我...”沈星斜眼。

顿了顿,又说道:“我就是想知道,魏国能不能在这世上存在,”

“这个难说,要是运气不好,很容易就完了,在这世上,像这些小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面临灭国,”韶年无辜的耸耸肩。

“还好你们朝云绝对和平,不用担心随时随地面临灭国,被人当奴隶卖掉,”沈星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那是,”韶年感觉到水温凉了些,于是拿起旁边的开水壶,加了些开水进去。

沈星看向韶年,发现人正低着头加水,于是,也拿起放在旁边的开水壶,加了一些开水进去,等到合适了,才将开水壶放下。

前世,身在水仙苑,根本不用担心这样的事,可是现在,沈星一方面觉得自己瞎操心,魏国的人那么多,这军营中的将士也那么多,就算要操心,怎么排队也轮不到她。

可偏偏,她就是想要魏名砚能好好活着,不管他说的以身相许,是真是假,她都想他能好好活着...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