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一章 摔了筷子

“沈星,你是不是真看上了那世子?”韶年发现,从沈星刚才的问话来看,没有哪一句不是围着那狗屁世子转的。

沈星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有自知之明的好吗,”

“那你可要一直自知之明下去啊,”韶年担忧的看向坐在旁边的沈星。

以沈星这样的身份,韶年觉得,这结局只会是一个,毫无疑问是悲剧。

先不说那勾起世子长的人模狗样,就说说这世子身份,一定会被魏国的皇帝用来换利益和亲什么的,总是,以这狗屁世子人模狗样,可是会有不少公主答应呢。

在说了,

这狗屁世子为了魏国,心甘情愿选择死守边关,战死沙场,

没道理不会为了魏国子民过的更好,用和亲的方式来给魏国子民带来利益。

“知道了,”沈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顿了顿,有说道:“你这次回去朝云后,会直接回谷里吗?”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得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到处游玩,吃吃喝喝啊,”韶年勾起嘴角,笑着说道。

“呃...你说的这个,我很喜欢,不过,你要记住,我,是没有银子的,”沈星无奈的摊手道。

“哎!这算什么!包在我身上!”韶年拍了拍心口。

然后,又说道:“我医术这么精湛!只要接几个疑难杂症!银子永远都不是问题!”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魏名砚忍不住开口说道。

刚才等那梁王和那北周太守走了之后,他叫魏一将那北周太守坐过的凳子,找个远些的地方扔掉,然后,一出帐篷,就看到厨房门口,挨着一起坐着的两个人。

怎么回事?

沈星在他面前,就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在这韶年的面前,就没有男女授受不亲,可以挨着一起坐了?

然而,

等他气冲冲的走过来时,就听见这韶年拍着胸口,说什么医术这么精湛?只要接几个疑难杂症?银子永远都不是问题?

呵呵...

“世子不是该在议事厅,跟那梁王和北周太守商量要事吗,”韶年看向突然出现在对面的人。

然后,不屑的轻笑一声:“怎么,已经商量好了吗,有信心攻破齐国的防卫吗,心中的胜算多了吗,”

“这是魏国的机密,怒我直言,身为朝云国的你,没权利知道,”魏名砚轻哼一声。

“怎么,怕我惦记上你们这样的小国家啊?”韶年嗤笑一声道。

沈星一边伸手推了推旁边的韶年,一边小声说道:“少说两句吧,”

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韶年一跟魏名砚见面,就要一言不合拔刀相见。

“世子,二十已经将热水给烧好了,你先去洗浴吧,”沈星笑着看向魏名砚。

“恩,”魏名砚点点头,转身便离开,准备去房里拿上换洗的衣物。

刚才看见沈星的笑容,他忽然想起沈星,从来没有对韶年露出这样的笑容过,并且从两人之间的相处来看,仔细想想,并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客客气气,而是朋友之间有什么说什么,毫无顾忌。

因为,当时沈星与魏一相处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毫无顾忌。

沈星看见魏名砚的背影越来越远:“韶年啊,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刚才说的话,像是在往伤口上撒盐吗?”

“有吗?”韶年无辜的眨了眨眼。

“有,”沈星确定的点点头。

如果这都不算,那什么才算?

“我觉得没有吧,”

“你看啊,那梁王不是都急的跳脚了吗,你说世子他,会不急吗?”

韶年斜眼,好像是这么回事,梁王跟魏国北周结盟一同进攻齐国,如今,梁王是已经急的跳脚了,那狗屁世子怎么可能不急呢,这说起来,他刚才说有信心攻破齐国的防卫吗,心中的胜算多了吗,

这样听起来,好像的确是像是在往那狗屁世子伤口上撒盐啊。

不过,那狗屁世子刚才看起来,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难道是,已经商量好了战术?

想到这,韶年开了口:“我觉得不会,你看到刚才他脸上的表情没,那可是一点...”

“有,面无表情,”沈星点了点头。

“不是,我是想说,他看上去,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韶年摆了摆手。

“面无表情,跟一点反应都没有,哪里不一样吗?”沈星惊讶的眨了眨眼。

“呃...”韶年斜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沈星想着,这么些天来的相处,她还摸不清魏名砚的脾气,所以,还是不想韶年说话,老是针对魏名砚,毕竟在那茶店子,魏名砚不是都叫魏一下手了吗,最后,还是她一阵诉苦,才让人打消了对韶年下手的想法。

并且,今天用晚饭时,韶年说话,也是毫不留余地,她想着,总是这样下去可不行,要是魏名砚哪天实在忍不住了,就对韶年下手了呢?

“韶年,你这几天不要跟世子说话好不好,主要是我怕你一开口,就惹怒他,然后,他就对你下手了,”这么想着,沈星也就开了口,韶年是她唯一...

第一个朋友。

对,第一个朋友,

前世,是没有机会,可是重活一世,现在的她已经跟前世不一样了,不仅人身自由,还可以交朋友,现在韶年是第一个朋友,说不定,等去了朝云,还会认识新的朋友。

但是,沈星也不想,重活一世交的第一个朋友,因为话多惹怒了魏名砚,被灭了。

“有吗?我有惹怒他吗?”韶年指了指自己,要真是惹怒的话,那狗屁世子不早就对他动手了。

又怎么会忍到现在?

毕竟在茶店子那次,不就叫那个魏一对他动手了吗,不过,后来被沈星给拦了下来,没成。

“有,”沈星只觉得很是无语。

然后,耐着性子又说道:“你还记得今晚用饭时,他摔了筷子起身离开,魏一追了上去,”

“难道不是因为我做的梅干菜蒸肉好吃,又去厨房点了一份梅干菜蒸肉吗?”韶年无辜的摊摊手。

“你真的信魏一说的话?”沈星抽了抽嘴角。

“他都是差点对我下手的人了,没必要骗我啊,”韶年无辜的眨了眨眼。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