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二章 还是差远了

“那为什么摔筷子?”沈星无语的摊摊手。

然后,转头看向韶年又说道:“你千万不要说是因为太好吃了,一个激动摔了筷子,”

“这,没可能吗?”韶年疑惑的看向沈星。

“当然没可能!换你,你会吗?”沈星坚决的说道。

“呃,好像不会,”韶年坚决的摇了摇头。

“那你说为什么他会?”

“因为他跟我不一样,”

沈星斜眼,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后背靠在竹椅上,她现在是明白了,韶年这个人聪明是真的,医术精湛是真的,厨艺精湛也是真的,偏偏在与人相处上,就像被谁蒙蔽了脑子一样,完全转不过弯。

唉,算了

这是天生的,根本就改不过来,也说不清楚,那就这样吧

韶年仔细的想了想,在那狗屁世子摔筷子前,他说了什么话,好像说的是。

——希望?那也得长胜将军才能叫希望,在说了,不是还有人骂他伤风败俗,不配为魏国大将军,是魏国的奇耻大辱吗,

对,就是这句话,当时他好像是一边说着,一边还嫌弃的翻着白眼。

“噢!我明白了,”韶年激动的一拍手掌。

顿了顿,又说道:“你觉得他摔筷子,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

“恩,”沈星点点头,韶年这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啊。

“不过,我说的那些话,可是他用生命守护的魏国子民的原话啊,又不是我添油加醋编出来的,“韶年无辜的耸耸肩。

“我知道不是你添油加醋编出来的,只是,你没发现,这些话,就跟万剑扎心一样,听上去很刺耳吗,”沈星无语的摊手道。

“恩,你说的对,听上去是很刺耳,”韶年赞同的点点头。

然后,又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跟万剑扎心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好吧,”沈星无语看天。

她不过就是打个比方而已,干什么要这么认真?

“沈星小姑娘,世子让你去,说是有事要跟你商量,”

沈星抬起头,看向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魏一:“现在吗?”

“恩,”魏一点了点头。

“在哪?”沈星疑惑的眨了眨眼。

没搞错吧,这个时候,魏名砚不是在洗浴吗?

怎么魏一现在跑过来说,魏名砚要见她,是想让她去给他擦身吗?

“在议事厅,”魏一开口解释道。

“在议事厅?”沈星惊讶的看向魏一。

顿了顿,又说道:“他这么快就洗好了?”

“恩,”魏一点了点头。

说起来,他也很是奇怪呢,若是平常,自家世子可是要洗浴洗很长时间呢,总之,怎么也得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当然了,平日里,最多的就是一个时辰,最少就是半个时辰,

今日,居然只用了两刻钟多一点儿,就洗浴好了,别说沈星小姑娘不相信了,就是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好吧,我马上就去,”沈星斜眼,奇迹了真是。

韶年看到魏一走了后,便开了口:“他说有要事跟你商量,什么要事,是跟你确定一下什么时候走吗?”

“这,应该是这样吧,不是说不能让齐国想与戎国大越交易,的消息传出去吗,”沈星仔细想了想,便开了口。

“对啊!要想阻止消息传出去!就要赶在使臣将公主画像!送往戎国大越之前出兵才是!”韶年眼神一转,这样的话,出兵也就这几天了。

“那岂不是很快,”沈星皱起眉头。

齐国如今是想要与戎国与大越做交易,一定会赶着时辰将所有美貌的公主画好,差使臣送往戎国与大越。

那也就是说,就这两三天时间,画师就能将所有美貌公主的画像画好。

魏名砚现在跟她说有事商量,应该就是像韶年说这样,确定一下,什么时候送她去朝云。

韶年笑着点点头:“恩,应该也就这几天的时间吧,齐国要准备所有美貌公主的画像,还要准备上带去戎国与大越的礼物,想必没个五六天,是准备不出来的,”

“五六天,”沈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若是像韶年说的这样,需要个五六天,那魏名砚现在让她去,说有事商量,看来是打算提前将她送去朝云了。

想到这,沈星拿起旁边的开水壶,又往盆里加了些开水,她没想到这么快,魏名砚就要带兵打仗了,

而且,在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

“五六天,还是日夜赶的那种,戎国与大越毕竟是大国,齐国想要讨好这两大国,自然是要精心准备一番了,”韶年开口解释道。

“哦,”沈星吐出一口浊气。

“好了!你也别泡脚了!”韶年伸手推了推沈星。

然后,笑着说道:“你快穿上鞋!去问问什么时候送我们去朝云!”

“送我们去朝云?谁送?”沈星好奇的看向韶年。

是,魏名砚说可以让她带走凤,并且还有二十,但是,不可能在派人送啊,现在正是需要人马上战场,怎么可能派人送她们去朝云呢。

“他不是说送你去朝云吗?”韶年不解的眨了眨眼。

“你觉得,以现在正是需要人马上战场的情况,他会派人送吗?”沈星歪着脑袋,无语的看向韶年。

韶年饶了饶眼角的痒痒:“他不是说送你去朝云吗,就算现在正是需要人马上战场,派不出人来,但他毕竟是魏国的世子,又是魏国的大将军,

派不如人来,银子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嘛,到时候,我们找个商队护送,一路舒舒服服,被人伺候着去朝云,”

“那银子,我会省下来开店的,”沈星一脸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韶年惊讶的摊手道。

“因为没银子开店,”沈星无辜的摊手道。

韶年很是不解,他不是早就跟沈星说过了,他医术精湛,只需要接几个疑难杂症,就可以完全不用担心没银子吗?

“我不是说我可以接几个疑难杂症,不差银子的吗,”这么想着,韶年便开了口。

“是,但是你确定,你要像算命先生那样,风吹日晒摆个地摊,坐在那给人看病,而不是坐在宽阔舒服的软椅上,环境优美的地方给人看病?”

“我选环境优美!宽阔舒服的软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