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懒】瞪大了氪金狗眼:“老姐,你现实中也不当人了吗?”

下一秒钟,他就给自家老姐一巴掌拍到地洞里。

嗯,地上那个人形的陷坑,就是他姐的一击之威。

【懒云】有点恼羞成怒:“你瞎说什么大实……呸呸呸!你别乱说!”

满头包的【懒懒】苦逼地爬起来:“这,你别吓我啊!”

【懒云】没好气地:“不是啦!我后面把阿方带来的兵王也放倒之后……”

“之后!?”【懒懒】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上头逼着我去报奥运会啦!”

“噗——”当弟弟的笑喷了,当姐的也无奈啊!

她叉着腰:“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里耍久了,我现实中的身体机能无限接近于人体极限。我百米跑……差点跑进了11秒!”

这一次【懒懒】真的吃惊了,要知道,女子世界记录是美国短跑名将乔伊娜在1988年第24届汉城奥运会上跑出的10秒49。

这记录过去32年内无人能破!

被誉为不是人破的记录。

自家老姐跑出这成绩,说她在不当人的路上越走越远也错不了多少。

同时他又感到欣慰,国家敢放她去奥运会,证明了这是跟兴奋剂什么的无关的东西。

【懒云】继续叹气:“我的身体机能被证明相当逼近人类极限,但依然在正常范围内。所以我才纠结,这完全是玩了这个游戏之后才出现的。结果上头现在非常重视跟小强工作室合作的《光荣ol》了。”

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战况出现了变化。

一只有着花瓣一样的五片唇瓣的三层楼高大怪兽出现了,它以狂暴之姿横扫了周围的百多号玩家。

【懒云】捋了一下头发,正想出手的时候,后方传来一身炮响。

沙雕玩家又双叒玩出花活来了。

“啊啊啊啊——”【自由青鸟】靠着一门口径超过一米的迫击炮版【人间大炮】飞到了半空中。这一刻他成为天空中最靓的崽,如果没有意外,经过【黑谷小天使】神奇的弹道学计算,【青鸟】这货会被一炮打进怪物的嘴巴里。

正常情况下,这种坑逼行为可以翻译为——给怪兽加餐!

对于沙雕玩家来说,坑队友是事儿?

跟大家想象中不同的是,身为杀人蟹的【自由青鸟】此刻腰间还夹着一门口径为57的老式六磅炮。

请注意,这可是仿照拿破仑时期的6磅骑兵炮,就算不是以青铜铸造,以新型生钢打造,全重依然有200公斤。

这玩意就是深渊城在没有tnt之前、炼钢术又出来之后的畸形产物,如今早就被深渊军团淘汰了。

这画风让人相当凌乱!

扛着火箭筒什么的都算了,这货夹的可是老式的火炮啊!

这一幕像极了【怪物猎人】!

全长超过一米半的颀长炮管,大半塞到怪物的嘴巴里。

“亲!口住!然后说——爱我!”这丧病的家伙,将自己的变态发挥到极致。

让周围玩家喷饭的是,对方仿佛是应激反应,那张满是尖细獠牙的五瓣嘴巴真的合拢了!

“哈哈哈哈!”一群沙雕当场笑到断气。

在万众期待中,【青鸟】一拉炮绳,大炮顿时发出一声轰鸣。

这种负距离炮击,理所当然地发挥了炮弹最大的威力。

爆破弹穿过怪物的嘴巴,透颈而入,狂暴的爆炸撕裂血肉,猩红的液体像是一簇鲜红的牡丹在绽放,分割开空气,然后跟血肉一道演绎了仙女散花。

当然,【自由青鸟】这逗逼也不好过。

首先是这种老式大炮没有了退制器,也没有轮子啥的帮忙缓冲,开炮时巨大的反作用力当场让这货断了双手。

然后……炸膛了!

这要了这个逗逼的命!

但能复活的游戏,谁会苟?

“哈哈哈哈!”一群沙雕像过年一样掏出袋装酒,当场庆祝起来。

“好好看!好好学!这招就叫【飞龙骑脸炮】!”【青鸟】嘚瑟的时候,【君臣天涯】不服气,看到另一个大怪来,他也扛起炮管有样学样。

不过这一次……咳咳!开炮时,旁边【黑黑的苦茶大师】在炮管上面敲了一下,结果炮口开炮时低了那么一度。

【君臣】他喵的直接进怪物嘴里。

“吧嗒”一声,下意识嚼了几下的怪物都愣了。

咦咦咦?

这年头还有全自动养猪喂食的?

这怪物的消化能力很强,直到30秒后,【君臣天涯】变成一坨马赛克从怪物屁股后面出来,愣是没听到炮响。

“噗!”

“哇哈哈哈!”

果然不愧是整活高手【君臣天涯】,每次都能整出新活来。

这一次事件,也毫不例外地被up主们放上了biu站,一度冲上了日度播放量冠军。

旁边的【懒云】却说道:“你别看【君臣】那个逗逼,他的精神力和反应力,同样是超越普通人很多的。”

【懒懒】若有所思:“其实我也有点类似的感觉,自己好像快要突破了。这不是游戏系统反应出来的升级那种突破,而是我本人真的要突破了,要从一个凡人变成一个真正的【射击高手】。姐,你知道吗?我前阵子偷偷去射箭馆,我随手十箭能有九箭射中了80米开外的十环。”

这就很恐怖了。

现代高科技材料做的复合弓,可以用更小的力量拉开更强韧的弓弦,射程比古时候远得多。

但80米开外,一个人都只是一个小点了。

看着老姐的惊讶目光,【懒懒】装了个逼:“所以我也要去奥运会了。”

他们不知,自己的情况被柳月蝉在大天朝的别墅里,汇总到王昊桌上。

王昊头痛欲裂。

他喵的!

这么多玩家要晋升准英雄!?

看着对面那笑吟吟、偏偏还穿着一身水蓝色旗袍大秀身材的工具人,王昊就没好气:“你就不会截住他们?我不是给你权限了?”

“堵不如疏嘛!”柳月蝉一如那最好的春光,一捋发髪的秀发,绕着指头把玩起来:“何况,现在的英雄,你觉得够了么?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真能够以莫不关己的态度,打赢这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