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双双还记得她无意中见到的那一幕,就是欧阳军的副将,也是她父亲一手提拔上来的副将,跟人在密谋欧阳军的军权。

苏曦和寒若尘相对视下,安抚欧阳双双:“你先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我们就出发江南府。”

欧阳双双抓着苏曦的手,那颤抖的手有着紧张,有着害怕,还有气愤。

“谢谢曦姐姐,”

苏曦接过青衣的碗,一勺一勺的喂着欧阳双双,让她眼里湿润。

她跟曦姐姐认识没有多久,却情同姐妹,家中就她一个孩子,让她很羡慕那种有兄弟姐妹的人。

寒若尘离开房间,回到书房。那里等着的夜青,把调查江南府的事说了起来:“王爷,欧阳军现在是副将杨伟带领。”

“欧阳将军在半月之前带了一队欧阳军海上巡逻,至今未归。有传言说是被海盗劫持,有的说是被海里的怪物给吃了,,”

“而刚刚得知的消息,欧阳夫人已经病倒在床上。”

寒若尘眼里越来越冷,一个军队,一个出生入死的军队。

却在江南府出现了叛变,这是江南府太富裕了,还是诱惑性太多,让那些士兵失去了战场上的精神。

“那些地方官员是怎么回事。”

寒若尘之前一直在边关,奈何城的地方官员都是他的手下,所以对于地方官员,对一个驻扎在那的将军失踪之事不闻不问。

尤其他对江南府不是很了解,上次的了解还是张家船行的事,也就是紫魅是张家嫡女的事才了解一点。

“王爷,那些地方官员都是平国公给提拔上来,听说那些人每年送给平国公的年礼都是一车车。”

“砰”的一声,寒若尘的手拍在桌子上,平国公,怎么哪里都有他。

前面京兆府地牢的暗杀,后面禁卫军的李小虎,平国公这是处处都有他的手。

京兆府地牢的暗杀,齐晟这一月一直暗中探访那些杀手的事。

不要以为人死了就一了了之,有的时候还是会出现这猫腻。

“王爷,皇上那里能准我们去江南府。”

他们此次进都城,皇上就已经是相当于把王爷给幽禁在都城,不能随意出都城。

“你去跟烨铭说欧阳将军的事,顺便把这封信给顾相送过去,不要让人发觉。”

第二天的早晨,定王府一辆马车悄悄的离开都城,赶往江南府。

而此时的朝堂上,百年难得一见的铭王出现朝堂。

“启禀皇上,江南府的欧阳将军出海巡逻,至今未归。地方官员说是被海盗给劫持了。”

顾相上前把手中的奏折,让刘公公给接过。

这是寒若尘借用欧阳军的名义写了这份奏折。

“启禀皇上,欧阳将军是跟随皇上出来的将军,战功累累,还请皇上派兵去寻找,怎么也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烨铭今天的语气没有那么冲,欧阳双双那丫头谁哪里不去求救,偏偏去若尘那里,难道他这里还让她不放心。

百里渊看了顾相的奏折,再看了下烨铭,问道:“爱卿觉得谁去最适合。”

在一边的平国公,还不知道江南府出了事,听到顾相说了,他才知道。

江南府的地方官员都是他的手下,派谁去也不能让他的对手去。“回禀皇上,李大人最适合不过。”

百里渊看位于武官里面的李大人,年纪一大把,也是之前的武将。

“李大人,本王看他还没到江南府,就已经在半路上挂了。”

烨铭看向平国公,眼里的轻蔑一闪一闪。

李大人,半百由于的年纪,头发已发白。他也好意思说出来,不就是想安排他自己的人去江南府。

“王爷怎么能这么诅咒属下,”被刺激到的李大人,话还没说完就晕倒在朝堂上。

“平国公,你看,你看。李大人这点话都受不了,那还能打仗。”

被揶揄的平国公,一脸僵色在一旁。他怎么知道他提到的李大人这么不给力。

“回禀皇上,臣以为定王爷最适合不过。”顾相上前举荐了一人。

“本王也看定王爷最适合了,打仗他最在行,而且他现在又无所事事。皇上你看,这殿上有谁比得过定王爷。”

有了顾相和烨铭的举荐,文武百官中慢慢有人附议。

烨铭的话还真说对了,百里渊环视了武官中的众将,没有人能堪称此任。

能打仗的将领都在南渊的边关,维护边关的和平。

不管是跟西寒边界的杨将军,还是跟北司的夜将军,以及跟东陌的楚云瀚楚将军,都是不能随意离开边关。

“皇上,现在奈何城的边关,跟北司签订了和平条约,暂时是没有战争,派定王爷去是最好不过。”

顾相见皇上没有表示,又给了说头。

他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不就是想把人弄在眼皮子底下,好掌握动向。

为首的大皇子,心想这么好的差事,可不能错过,凭什么都让寒若尘那人建功绩:“父皇,儿臣愿意去江南府营救欧阳将军。”

三皇子也不甘落后:“父皇,儿臣也愿意。”

百里渊看他的两个儿子,恨不得把他们两个揍一顿,未免吃相也太难看。

江南府,那是紧靠海。他们两个不懂行军打仗,又不懂海上行运。

在这里着什么急。

“哟,两位皇子好大的胆量,不知两位皇子去了江南府,第一站是去救欧阳将军,还是去那藏有天下美女如云的如梦楼。”

“噗,”

不知百官中谁没忍住,给笑了出来。

谁都知道大皇子跟三皇子因为一个青楼的女子大打出手。

江南府才子佳人出了名的,三皇子跟大皇子去了,保不定还真的去了青楼。

“烨铭,朝堂之上岂能让你随意乱说。”

“就是,烨铭,现在讨论的事欧阳将军的事。”

“本王有说错,你们让皇上派你们去,就不怕你们宿在如梦楼都舍不得出来了。”

百里渊忍无可忍,呵斥道:“吵,吵,成何体统。你们谁也不要争了,传朕的旨意,派定王爷寒若尘即刻启程赶往江南府,寻找欧阳将军的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