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在心下思道:也难怪这李容兰把他当宝似的宠着,那看向刘纯一的眼里,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那眸子里溢满的,可是蜜糖的味道。

为了这个男人,甘心情愿的洗手做鲜花饼啊。

不过,离心拿眼偷偷瞧了瞧刚刚刘纯一的桌子,好似,这槐花饼,他动都没动啊。

真是暴殓天物,暴殓天物,这么好吃的东西。

然后,离心又瞧了瞧自己跟前,什么都没少,唯独鲜花饼一个都没了的空盘。

在心下可惜着:哎,真是资源分配不均,这喜欢吃的,给这么一点儿,这不喜欢吃的,却给了那么多。

按需分配的科学观念都没有。

又扯远了,又扯远了,离心忙晃了晃脑袋,在心下思道:现在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神思了,都是跳跃式的,刚刚明明是看到这刘纯一在自己的眼前,仙风道骨似的飘然而过...

自己倒是又把心思放到这槐花饼上去了...

明明自己刚刚看了这刘纯一后,自己的内心对他生出了许多的欣赏来,怎的又扯到这花饼上了?

其实吧,这对刘纯一好的妃子可多了,除了这李容兰对这个刘纯一全心全意的喜欢,看那个何婉儿,亦是时不时的在那刘纯一的跟前笑语讨欢啊。

只是可惜,这么一个要皮相有皮相,要地位有地位,要功力有功力的几近完美的男人。

竟然只与自己的原身有了一个娃儿。

啧啧啧..

离心在心下思道:真是资源浪费啊。

毕竟,在这封建世袭的社会,家族越宠大,这皇朝姓刘的机会越大啊。

管他几个皇子争来争去的,那叫适者生存。

自然界都如此呢,何况人类的社会?

当然了,到了现代,那就真正的竞争惨烈了。

别说皇子之间的竞争了,那是全民皆争而有德有才的能者上的相对公平的社会...

比主代的封建这会可是好多了的。

这心里正神游着,离心就听到耳朵里有李容兰的声音响起:“离妃,这皇上已经回御书房去批阅奏折了。

小端子这会儿将要携着小环去休息一会儿,完了,又得跟随太傅去念书了,离妃准备...?”

李容兰带着探询的眼光看向离心,轻声细语的问道。

离心听了,把自己游离得好远的神思拉了回来,忙急急的回道:“那?容妃此时打算做些什么呢?”

李容兰听了,对着离心浅浅一笑:“刚刚,我已吩咐蔷薇,待她与荼蘼服侍我午休后,去街上‘悬壶济世’的医馆去叫那刘大夫来替离妹妹瞧瞧这脸上的伤口,可有什么特效的药膏。

所以,我就想知道,离妹妹午休的话,大约什么时候能醒呢?”

离心听了这李容兰的一番话,心下只觉有一股暖流在胸腔里飘来荡去。虽然自己向来对这容貌的看重并不是唯一。

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是花容月貌人见人喜的那种呢?

想我离心在现代时,就是因为这容貌不咋的,自卑了好多年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学习时积极奋进的学习,工作时努力向上的工作,以弥补自已容色平平的遗憾。

要知道,当看到这原身仙女样的容色时,自己可是暗暗高兴了好多天。

在‘紫藤苑’时,自己可是逮着机会,便对着那铜镜顾影自怜啊。

你说,这么好看的女人,那刘纯一也舍得让她出使他朝?

不过,也幸好他这么一安排,不然,自己哪能白捡了这一副好看的皮相而得以生存下来?

看来,凡事有好亦有坏这一句话还真是对的。

所以,听了李容兰的这一番话后,离心忙对着李容兰道了一个万福:“容兰姐姐真是思虑周到,离心这几天来,刚开始两天倒是有些痛的,今儿到现在,倒是不大感觉得痛了,竟是忘了脸脸上有伤这回事儿了,离心真是多谢容兰姐姐。”

“那...?”

李容兰看着离心:“我让蔷薇跟始大夫说,一个时辰后到我‘兰苑’里离妹妹的房间里,可行?”

离心听了,忙回道:“那离心真的是谢谢容兰姐姐了。”

“谢什么啊。”

就见那李容兰往台阶上跨了一步,来到离心的身边:“这般好看的容貌,还是要极力让她更完美些,不然,太愧对老天爷的赐予了。”

“哟...瞧容姐姐说的,我看哪,这离妃姐姐,便是脸上有这一道伤口,那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这要是这伤口再没了,那在这皇宫里,可有谁还能比得上啊。”

说完,就见那何婉儿由李容兰的身后,挤出了半个身子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离心。

“哪里,哪里,容兰姐姐与婉儿妹妹都太抬举离心了。瞧容兰姐姐这般的知书识礼,进退有度,婉儿妹妹的这般国色天香,雍容华贵,哪里是离心能比的?”

离心说完这些话后,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近墨者黑了。

感觉自己快要跟这何婉儿是一路货了。

一会儿能怒目相向,一会儿又能相谈甚欢。

活脱脱一只变色龙啊。

就见那李容兰此时,倒是用手扶了扶额:“离心妹妹,婉儿妹妹,这不,容兰天天午休惯了的,这时间一到,这眼前就发花,我得去屋子里息着了。

离心妹妹呢,是回自己的房间,那婉儿妹妹?

要不要我安排一间房?”

那何儿听了李容兰的话,忙侧过身子,扶了扶李容兰:“容兰姐姐,不是婉儿说您,您瞧瞧您,什么事儿都是想得太周全,连这离妃娘娘的伤口都想着了。

婉儿么,就不劳您再费神了,婉儿这就跟似玉回我的‘听红阁’去休息了。”

李容兰听了,接过话来:“这样也好,免得误了婉妹妹的其它安排,只是,先前在离妹妹那儿时,听婉儿妹妹说起如画的事儿,怎的如画到现在还没来的呢?”

李容兰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有声音叫着:“婉主子...婉主子...如画...如画...”

众人循着声音向外面看去:就见如画那个小侍女,飞快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着何婉儿的名字,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穿着棉质青衣长袍的年青男子。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