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火海2

景然沉思了片刻,转过头嘱咐她:“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看看情况。”

“别。”胡月月虽然想吐槽他这句话,但情况不明,不是抖机灵的时候,“我也跟你一起去。”

“你帮不上什么忙。”

“……”

修为高了不起吗?修为低没人权吗?

景然根本没有等她反驳,将她拉到稍远的地方躲藏,这才振臂一挥,化成一道白光消失。

果然修为高就是了不起,修为低就是没人权……

胡月月委委屈屈的缩起身子,像个挨训的小媳妇那样躲在角落里,暗自发誓:总有一天,她要将有钱人……修为高的人踩在脚下,站在修行界巅峰,甚至飞升、成仙,还要去天庭当弼马温、蟠桃园当园长!

总有一天是哪天她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今天,所以她极其乖巧的躲了大概一袋烟的功夫,眼前一闪,景然回来了。

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是两个人,他手边还拉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少年?

看他一脸成熟淡定的表情,姑且称呼他为少年吧。

胡月月满心好奇,“这是谁?”

景然没有回答,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少年,在他的眼神下,少年战战兢兢又极力保持镇定:“仙……仙子,我叫余钬。”

“余钬?”胡月月跟着念了一遍这奇怪的名字,接着她突然一惊,指着余钬说:“你……你是……”

还是景然帮她把话补充完,“是的,他是火鸦族人。”

她之前没注意,现在才感受到了火鸦一族的气息,有点干躁又有点硫磺味,跟信垚差不多,想到信垚,她连忙开口寻问他的状况。

钬的回答一板一眼:“少族长的情况还好。”

少族长?

胡月月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称呼,说起来信垚是信刕族长的儿子,算起来也确实是少族长。

景然对信垚明显不关心,他问余钬:“说说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是,景公子。”

余钬恭恭敬敬的低下头,这才慢慢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大概在十多天前,天南之地发生地动,秘境受到了影响,在现实中显现。

信刕族长反应极快,马上召集人手准备施法,稳住秘境,同时还派出了几个灵通之辈,外出打探消息。

余钬便是其中的一个,他刚出秘境,还没弄清楚外界情况,就发现了三个人修,保险起见,他躲在暗处偷偷观察。

其中一名人修显然精通阵法,天应秘境的出现让他兴奋不已,掏出材料开始布阵,另外两名修士则在一旁帮他护法。

余钬有心上前阻拦,但这三人的修为都不弱,若单独一个还好,三人一起他毫无胜算,只能继续隐藏在暗中寻找时机。

本来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没想到更坏的还在后头。

随着一捧烈焰侵袭,三名人修中的两个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直接丧命,只剩下布阵的那个。

并不是他有办法抵御,而是火龙尊者特意将他留下,为的自然是留下来当劳动力。

可见有一技之长是多么重要。

余钬因为是火鸦,耐热喜火,这一下又不是针对他的,因此只被火焰稍微燎了一下,受了些轻伤,他见势不妙,迅速逃离。

火龙尊者也不知道是没发现他,还是不在意他,一道细瘦的火绳直接将那名布阵修士捆绑住,轻轻一扯,不知将他带向何处。

后来发生了什么余钬不知道,他一直躲在暗处疗伤。

再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他们所知道的那样,那名修士不知用什么办法逃离,之后迅速的将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

火龙尊者施展大法力,用火将整个湖面团团笼罩住,前来打探消息的修士不管是人是妖都被他惊走,不死心的也化成飞灰。

胡月月虽然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却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他要放那么多的火呢?”

上千里的面积极其宽广,纵使是炼虚后期,想要做到这一点估计也不容易,更别说水火不相容,需要耗费的法力可不是小数目。

她曾经也使出类似‘领域’的法术,对于其中的利弊了然于心,所以不太理解火龙尊者的这波操作。

景然沉思了片刻才开口解释,“估计他是想炼化秘境。”

炼化秘境?

这个说法她之前从没听过,但光从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她也猜出了大半。

火龙尊者不止想得到火鸦一族重生的秘密,更想要天应秘境,而且他选择的不是占有,而是炼化。

将整个秘境炼化为随身空间那样的法宝,根本不在意里头火鸦族人的死活,也对,炼化完后整个秘境都属于他了,什么样的秘密都能慢慢研究。

“那怎么办?”胡月月急的整个人都快冒火了,“再这么下去信垚他们怎么办?”

火龙尊者的修为估计可以跟龙婆婆想媲美,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即使是景然,相差了两个小境界,再加上完全克制的功法跟属性,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毫无胜算。

一时间居然没有更好的办法,按照余钬的说法,从火龙尊者出现到现在已经近半个月了,秘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炼化,如今但多耽搁一刻便有多一刻的危险。

“我想办法阻止,你们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最终景然做出了安排,“如果能够跟信刕族长里应外合,未尝没有胜算。”

虽然修为是差了点,但凡是修炼到了炼虚期的修士,哪个是好相与的,更何况有了法宝撼天印,他自信还是能周旋一二。

“不行。”胡月月马上就出言反对,“我怎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呢……”

“没有别的办法,再耽搁下去会来不及的。”景然抬手制止了她,又嘱咐余钬,“好好保护她。”

余钬怯怯的看了胡月月一眼,还是硬着头皮的点点头。

“等等……”胡月月心中一动,“或许我们可以请神道帮忙。”

清澄湖那么大,里头的河神修为肯定不弱,刚好她身上有避水珠,只要想办法进入水底福地,请求神道的帮忙,或许景然就不用冒险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