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就这么简单?

“咦咦咦又是外来者吗”

就在众人都一阵沉默,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宴会之中也有人注意到了他们。

那是一个小女巫打扮的女孩子,她本来正在那边和一个穿着露腋巫女服饰的少女说着什么话,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而那个巫女少女却是完全心不在焉的敷衍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巫女似乎很是慵懒的样子,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宴会上,似乎她是唯一一个真的为了宴会本身而参加的人,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都是她的目标。

只不过少女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非常优雅,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有些难以发现她的主要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食物和酒水之上

很难让人不吐槽,这个巫女是不是有些过分,难道日常生活这么拮据的吗以至于一有机会,就要拼命的大吃一顿,为接下来的长时间挨饿做准备

而小女巫明显是早就知道这个巫女的性格了,也不是太在意了只不过,在没有其它的事情值得注意的时候,她还可以和无视自己的好友絮絮叨叨,反正她只需要说出来就可以了,别人听不听是别人的事情。

但是在眼角余光扫向鸟居,看到了一群显眼的陌生人的身影之后,她顿时就来了其他的兴趣,果断地撇下了好友,就跑了过去。

看见这么一个少女冒冒失失的奔跑过来,saber很是有些警觉的样子,但是还没有等她做些什么,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拉了拉。

身后的金发萝莉平静的说道“不要太过紧张,她没有威胁,也没有什么恶意事实上,这里都没有什么危险,不用太过担心”

博丽神社这里的宴会虽然看似很热闹,人也很多,但是真正的那些重量级的都没有过来参与,大妖怪也是一个没有,似乎是不屑于与民同乐

你一叫我就来,岂不是太没有格调了。

倒不是说她们真的高冷到看不起其他人,只是幻想乡的宴会真的是太频繁了。

总能够找到理由举办宴会,异变之前举办一次,异变之后又举办一次,甚至干脆就是在异变的期间举办宴会那么问题来了,异变这种事情什么时候会发生呢

这个问题,大异变不算多,但是小异变却从来不少,甚至只是一个新角色的登场,都可能会造成异变

早餐的时候,发动一次异变,午餐的时候,发动一次异变,晚餐的时候,发动一次异变也幸亏幻想乡里似乎没有多少人养成了吃夜宵的奢侈习惯,不然的话,博丽巫女肯定要疯。

也正是因为如此,异变就已经这么批犯,真正大佬们对于小异变都不屑动手处理,只要不是打扰到自己了的话,那么一般都只是在笑着看戏。

那么比起异变频率都还要频繁的宴会,又怎么可能每次都让那些贵人前来赴会呢想想都知道不可能,有人宁愿在自己的地盘里赏花,也有人宁愿宅在家里打游戏

反正就是不愿意和那些傻乎乎的冒着傻气的家伙经常打交道

因为傻气是会传染的。

不过现场倒也并不是没有麻烦的人物,一眼看去就有好几个,譬如说身边跟着似乎能够自己活动的人形的七色人偶使,或者是若有似无的散发着多种元素波动,看似有些病弱的魔女

这些都是比较麻烦的人,一旦真的需要动手的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分出胜负的。

当然,看似最慵懒也最让人无法忽视的还是那个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少女,神奈子和诹访子都以及暗暗的分出了一丝注意力,一直注意着那个博丽巫女,直到确认对方不是在装傻,而是真的根本就是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吃吃吃上面

她们才稍微放下心来,至于目前这个大大咧咧的就跑过来的少女,明显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外来者如果是以你的标准来看的话,我们的确是外来者”八坂神奈子看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小女巫,稍一思索,便开口回答道,“说起来,这里是幻想乡吗”

这就是明知故问了。

不过对付眼前这种看起来就很好骗的小女生,都不需要刻意套话,直接一些就好了。只需要以一个简单的话题起个话头,按照她的经验,接下来这个小女生就会自己自来熟的一口气说下去。

“对啊对啊,这里就是幻想乡你们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呢应该不是被神隐进来的吧”

小女巫的金色长发在阳光下反射着金色光泽,戴着一定大得过分的黑色帽子,身上穿着类似女仆装的连衣裙,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把扫帚

她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一群人,只不过终归没有那种一眼看穿所有人底细的眼力,只能够这么推断“难道是最近才搬进幻想乡的新人”

“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八云紫邀请进来的,还是刚刚才进来的那种”八坂神奈子微微一笑,充分展示出了成熟御姐的亲和力。

“果然是这样,难怪你们会直接出现在博丽神社附近,一般来说也就是神社这里才是通道了,进入幻想乡之中,会直接出现在神社这里的一般都是紫允许进出的人吧”

少女也十分阳光的呵呵笑了起来,“对了,我叫雾雨魔理沙,现在我们正在举办宴会,你们要一起来吗”

“这样啊真的好吗我们刚刚才进来,和你们都不熟悉”神奈子稍微有些为难的样子,就和她想象的那样,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都不需要刻意套话,就会一五一十的说出一堆情报来。

当然,不一定是因为这个叫做雾雨魔理沙的女孩子傻乎乎的,没有啥心机的原因,更大的可能是因为这种事情并不值得幻想乡里的人拥有什么保密的意识。

“当然没问题了,现在不熟悉,等会儿就熟悉了啊”雾雨魔理沙大大咧咧的说道,“宴会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的啦,就算是山下的村民能够来到这里,也能够参加宴会的”

“就算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没参加过”

“是啊,毕竟是妖怪的宴会,就算是真的不会伤害他们,又有什么人会有胆子主动上来呢事实上,他们就连博丽神社都没有来过,很多外来者都知道来到博丽神社就可以回去,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胆子上来”

雾雨魔理沙嘿嘿的傻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可能是因为灵梦的性格太过吸引妖怪了吧,所以神社这里的妖怪活动一多了起来,人自然也就少了很多村民是不了解这些人的。”

这么说着,她往身后指了一下,示意她说的是后面的那些参加宴会的非人们

“普通人只是觉得只要是妖怪,就肯定是吃人的,根本不敢靠近所以大家这么传着传着,这两年就没有谁再来神社了,香火钱也几乎断绝了。”

说到这里,雾雨魔理沙也忍不住的小声的嘀咕了起来“我都有些怀疑这么多的宴会隔三岔五的一直开,是不是紫看见了这种情况,生怕灵梦饿死了,才找这样的理由救济一下她”

她觉得这似乎很有可能啊,就像是现在的这个宴会,八云蓝就是直接带来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孩子,说是紫要为她庆祝一下找到男朋友什么的,所以要在博丽神社举办一个宴会。

反正就是非常稀奇古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理由,傻子都能够听得出来是牵强附会,似乎就是找个理由要开个宴会而已

毕竟那个吓得够呛的人类女孩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没有任何特点,稍微询问了几句,也能够确定和紫根本没有关系,她甚至根本不认识八云紫。

怎么看都像是外界神隐进来的普通人类,随便被那个偷窥狂选中了,作为一个敷衍的理由,目的就是为了开一场宴会,让灵梦不至于饿死,又能够再挨一段时间

也就只有灵梦根本就没想这么多,或者说根本就没在乎过,她满脑子只有八云蓝带来的食材。

“这个很正常啊,人类从来都是最排异的,他们就连自己的种族内部都是这样,自然不要奢望他们会去理解其他的异族异类了”

神奈子倒是淡然一笑,对此并不觉得奇怪,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她无意评价人类的观念,这没有什么意义。

“嗯”雾雨魔理沙微微一愣,紧接着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行人,“听你这样的说法难道你们不是人类吗”

“这个啊,我和她的确都不是”神奈子指了一下身后的诹访子,笑眯眯的说道,“不过其他的都还是人类。”

“哦,那你们进来是为了什么”

“我们是想要找一个女孩子”比企谷在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哈这是什么回答”雾雨魔理沙奇怪的看了这个死鱼眼男生一眼,然后撇了撇嘴,“这里到处都是女孩子啊,你要是说你找的是男人可能还更简单一些”

“呃”

“她叫做由比滨结衣,是和我们一样,应该都是今天才被人从外界带进来的”雪之下不动声色的开口,抢在比企谷八幡之前做出了回答。

“啊原来是那个女孩子”雾雨魔理沙愣了一下,似乎一瞬间就确定了对应的人。

“你知道”比企谷顿时激动了起来。

“当然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可是魔法使啊”少女脸上带着莫名的笑容,骄傲地说道。

“那她在哪里”

“就在那边啊”雾雨魔理沙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转身一指,“这一次的宴会就是因为她开的嗯,好像是被灌醉了,你们看看,趴在那边桌子上睡觉的就是她。”

“”

“”

这一下子,雪之下和比企谷下意识顺着少女指向的方向看过去,都看到了一颗熟悉的丸子头。

这完全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这件事竟然这么简单,她们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甚至都没来得及吐槽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和是不是魔法使有什么关系。

“紫大人,你就这么让他们成功吗”

“对啊,怎么了,有什nu么问题吗”

“不是,我本来以为、以为”狐狸少女犹豫了一下,她本来以为眼前的这个怪异存在会更加恶趣味一些,这么好说话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作风。

“蓝,你说说我接snjk下来要是把所有人的内在与外表的境界都颠覆了,来一场天使sad坠落,偏偏就是不影响他们两个人你觉得他们sijz会被整个幻想乡追杀吗”

怪异存在笑了起来,“他”安排的试炼哪有这么容易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