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驻地之上,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暗淡的天色下却是皎洁一片,对视线没多少影响。

这里少了灯红酒绿,到处是肃静

这时候雷战走了出来,首先看到的是不断巡视的蛟龙特战队的人,就是顾顺和佟莉在几个小时将人安全送达来到了这里会合,等待下一步命令。

看到雷战,杨锐走了过来打招呼到“雷神好”

如果之前还带有情绪,是来自首长的命令雷战的身份,现在是心服口服的尊敬,不仅是雷战的强大表现还有雷战在这两天之内出手救了他们几次,要不然后果他们不敢去想象。

雷战点点头,对着杨锐说到“你们还没有休息”

杨锐回答到“我们不用休息,巡逻是我们的职责,别的事情我们可能做不到,警戒还是可以完成的,而且在这种环境中也是一种洗礼。”

雷战也是深有感慨“以前在训练基地是时候没什么想法,感觉一辈子都只能在那里挣扎,现在走出来真的是另外一片天地。”

这种感觉熟悉的如同昨天但是又是如此的陌生,好像他们真的过了好久好久与世隔绝的生活。

杨锐眼神一动,对着雷战问道“想必雷神你们的训练基地一定很严格吧”

对这点杨锐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训练营会出现雷战这样的强者,他知道雷战绝对不是简单的特种兵那么简单。

雷战想了一下“怎么说呢,不应该说严格,而应该是奇特,我在的训练营是一个和奇特特殊的地方。”

然后对着杨锐说到“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总教官的身份”

杨锐点点头,他们现在最好奇的还是赵寒的身份。

雷战说到“总教官的身份我不好说,因为我也不大清楚,但是在那个特殊的训练营中总教官的话就是秩序和规则,至今没人敢违抗阔,包括我,包括比我更加强大的特种兵和特战队,在那个地方所有人都很自觉的遵守总教官的任何命令。”

杨锐震惊,他不知道赵寒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在他们看来赵寒真的是平淡无奇的那种人。

这时候顾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对着雷战问道“那雷神认识红细胞特战队吗”

雷战一愣,差异的问道“你们认识红细胞特战队”

顾顺回答到“当然,勇士学院的总冠军,锦标赛总冠军,而且听说他们是最厉害的狙击手。”

雷战了然,看来红细胞特战队的名气真的很大,不过他们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认识,不过不太熟悉,但是你说的没错,他们很厉害”

红细胞特战队是他见过可塑性最强的特战队,而且能够走到浸提的地位,很不简单,这点雷战还是相当看好的,要不然当初也不至于那样指导红细胞特战队。

他们雷电突击队勉强算是半个红细胞特战队的教官。

顾顺眼睛炙热“我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们。”

雷战笑了笑“我倒是可以推荐你们参加每一年的天龙特种兵的考核,要是你们真的能通过会遇到雷电突击队的。”

“不过一切都只能看你们的实力”

雷战知道这些特战队的最后归宿,弱的退役,最强的有可能被天龙特战队招收。

杨锐认真的对着雷战说到“我们一定会参加的。”

以前对陆战特战队还有一些想法,认为是夸大其实,现在他真的看到了这其中的巨大差距,当然他不知道的眼前的雷战是特种兵的佼佼者,兵王强者,强大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并不是所有特种兵都有雷战一样的实力,这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几率。

雷战点点头,他也只是看到这样的情景感慨一下,当初他们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环境下和现在蛟龙特战队一样执行任务,面对危险也如同这样执着和不知所谓。

在他们身上雷战看到他以前的影子,以前雷电突击队的影子。

可能回到训练基地之后这些人就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然后慢慢的淡忘掉。

“希望你们能够成功,好了,你们继续警戒吧,我等的老朋友来了”

几人朝着雷战看去的放心看去,一道身影快速的接近。

全部人戒备了起来,雷战说到“不用担心,是军人”

雷战的话才落下谭晓琳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谭晓琳看到雷战不解的问道“你好像知道我会来”

她一看就知道雷战在这里等着她。

雷战说到“不是我知道,是总教官让我等着你到来,只不过你来得比我预计得要晚很多。”

谭晓琳说到“没办法,敌人太强,幸好解决了。”

她没有讲她到底遇到了什么敌人,也没有讲她是如何灭掉敌人的,但是她出现就证明她解决掉了敌人。

然后对着雷战问道“总教官呢”

雷战指了指“在里面,你自己进去找他吧”

雷战没有带领谭晓琳进去的意思,他不想参与这些事情。

谭晓琳点点头,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在里面,赵寒端坐第地面上,这是他在不断的熟悉恶魔果实力量比较好的方式,谭晓琳到来,赵寒睁开眼睛。

一道锋芒闪过。

小心翼翼走进来的谭晓琳看到赵寒一惊“是你”

然后仔细的看了一下,确定是赵寒无疑,谭晓琳有些气急败坏“真的是你”

赵寒没有理会谭晓琳的莫名其妙,对着谭晓琳问道“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谭晓琳迅速的恢复平静“我不知道总教官指的是什么解释”

“特种兵,为什么放弃特种兵考核”谭晓琳虽然已经被系统评价为精锐特种兵,这次考核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但是赵寒并没有放过她的准备。

这个女人需要多敲打敲打,不然自主性太强了,不是什么好事。

谭晓琳差异的说到“这个我亲自到军事学院向总教官请示过的,总教官亲口答应的,总教官不会是忘记了吧。”

谭晓琳语气有些挪揄,眼前的赵寒是真实的赵寒,但是军事学院那个赵寒绝对不是赵寒。

但是看到赵寒她想通了很多事情,心底自然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