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红尘我独行3687’的万赏,今天才看到,未能及时加更感谢,还请见谅!谢谢一直以来支持跟订阅的诸位书友,也希望诸位一直支持,万分感谢!)

在很多战友看来,带队出海的庄海洋,依然跟往常没什么两样。被窃听监控的事,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这种无视或遗忘,也让战友们不再深思此事。

来到外海,该玩的时候玩,该忙的时候忙,一切跟之前并未有什么区别。看着堆满甲板的各式海鲜,收获的喜悦涌心头,很多战友都露出开心的笑脸。

只要每次出海都能满载而归,他们相信不久的将来,庄海洋或许也会成为渔业巨头。每年创造的渔业产值,也会达到惊人的数字【app下载地址xbzs】。可想想,似乎又不太可能。

原因是,庄海洋的个性,并非那种为追求财富而拼尽全力的人。很多时候,庄海洋的生活方式,都显得相对懒散。若非有他们在,估计庄海洋都不愿这么忙。

或许正如庄海洋有时笑称那般,钱到了一定数额,真的只是一堆数字。有房有船还有准老婆的庄海洋,无疑也是人生赢家一位,赚再多钱又有什么意思呢?

享受人生,或许才是他的追求吧!

三天后,看到水舱都被鱼蟹装满,庄海洋也很满意道:“班长,启航回家吧!”

“好!鱼蟹满舱,归家喽!”

做为最早过来的战友之一,王言明确信庄海洋不会轻易遗忘此事。越是不在意,只怕内心记得越深刻。南江集团对庄海洋的敌意,也不是第一次。

同为年青人,那怕庄海洋看去,有时确实显得咸鱼了一点。可再怎么说,庄海洋也有亿万身家,面对被人这般欺负或者说羞辱对待,还能依旧做到云淡风清。

可庄海洋不说,王言明又怎么好问呢?既然庄海洋心里已然有了打算,不如静观其变的好。至少有一点,王言明相信庄海洋,不会去做违法的事。

当渔船回到南山岛,留守在家的朱军红,表情有些阴沉的道:“海洋,昨天南江集团派人过来,说要找你谈一谈。我说你不在,他们态度还有点蛮横。”

“是吗?行,这事我知道了!等卖完这船渔获,到时我会处理好此事的!”

从战友嘴中,庄海洋很快得知,就在他出海之后的第二天,南江集团派人过来,希望找他谈一谈有关窃听监控的事。至于谈什么,暂时无从得知。

前往小镇的路,庄海洋又给赵鹏林打出电话,接到电话的赵鹏林也笑着道:“你小子,心还真宽,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有心情出海打渔?”

“叔,我就小人物一枚,打架谈判这种事,可不是我的专长,打渔才是我的专长。”

在与赵鹏林的沟通中,庄海洋已经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对于江彬所谓的赔礼道歉,其实他真的不在意。原因便是,脸都被打了,再道歉有意义吗?

谈话最后,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叔,你手里应该有南江集团在国内跟国内海岛度假村的资料吧?能不能让人,发一份给我,到时我也好学习一下。”

“你确定?”

“怎么,这个也不行吗?都是同行是冤家,好歹我也有一家旅游公司跟渔村,跟这种业界大拿学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行!等你到了镇,我让人把资料送给你。”

“叔,南江集团那边,我没兴趣跟他们接触。道歉什么的,我更是不稀罕。只要他们别在打扰我的生活,我就非常感谢他们了。这事,就麻烦你全权处理,如何?”

“你小子行啊!看来当了几天渔老板,还学会当甩手掌柜了。行,这事我答应了!”

“叔,谢了!下个月,我会去沪接船,年前应该会有好消息带回来。你跟你的朋友,也许应该花点时间,找找国内甚至国外,有多少有钱人了。”

即便跟赵鹏林之间的交往,似乎显得有些纯粹。可庄海洋也很清楚,赵鹏林为处理此事,势必搭进去不少人情。而他要做的,就是给赵鹏林偿还这些人情。

投资入股打捞公司的,无一例外都是赵鹏林真正交好的朋友。有什么,比打捞到一艘有价值的沉船,让他们高兴自豪一下来的强呢?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根本不用说太透,彼此便知心意。对此,赵鹏林也很欣慰的道:“你个臭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行,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关于事后如何赔偿的事,庄海洋还真的没有过问。事实,当庄海洋知晓,租赁南山岛以及窃听监控的事,跟前番那位嚣张二代有关时,也觉得非常无语。

直言道:“看来有时候,太过仁慈也不好。早知如此,当初就多要几百万了。”

为了平息赵鹏林的愤怒,南江集团自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可真正付出最多的,依然还是倒霉的包家父子。摊一个坑爹的儿子,包父也算倒霉透顶。

接到同为二代的孙少华电话,得知包家经营的公司,已经陷入资金周转困难,不得不寻求出售时,庄海洋也笑着道:“孙少,此事跟我可没关系哦!”

“知道!我只是觉得,当初要是没带他去你家,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一切吧!”

“你这话的意思,好像还是把此事赖我头啊!”

“没有,绝对没有这意思。他会有今天,都是咎由自取。其实包叔是个好人,只是摊这样一个倒霉儿子。据我所知,包叔都气病住院,可依然于事无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子不教,父之过。我只希望,这件事发生之后,他们别在来打扰我的生活就行。对我而言,我还是希望过的咸鱼一点。”

“渔人,能不能别装了!据我所知,你小子现在身家至少半亿,装咸鱼,有意思吗?”

“跟你这样的大少一比,我还是个穷小子啊!不过,下次有空过来玩,请你吃鱼!”

面对庄海洋的邀请跟恭维,孙少华还是觉得这个朋友值得交。他打这个电话,也没借机求情的意思。谁都知道,包家真正没落的原因,还是在于南江集团的打压。

如同有人所说,朋友交往有时也看身份,朋字是双月拆分而来,也意味身份必须对等。一旦少一笔,或许就会成为‘明’字,一切都会算的清楚分明。

当初包荣兴攀江家的高枝,看不起孙少华这些身家差不多的朋友。现在被江家秋后算帐,把父亲经营多年的公司搭进去,也算是教训深刻了。

有人说江家作风太过霸道,也有人说包荣兴故意设局想坑江家继承人。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包家没落已成定局。而江家的产业,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那怕当初围绕在江浩身边的朋友,经历包荣兴这件事已经离开大半。可在身为父亲的江彬看来,他本意就是希望通过这件事,警告那些敢打他儿子主意的人。

儿子再不成器,毕竟还是他儿子。包荣兴敢隐瞒真相,差点给江家招惹能量巨大的商界对手。在江彬看来,不把包家拉出来当替死鬼,江家就会变成笑话。

通过孙少华的电话,庄海洋也知道此次**的影响,很是感慨道:“都说商战如战场,尔虞我诈,杀人不见血。拥有再多财富,也经不住有个败家子啊!”

这番话里,真正值得可怜的,或许唯有包父一人。可正如庄海洋所说,如果包父能多花些心思在儿子身,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

或许在包父看来,儿子能跟江家继承人成为朋友,也是件很有面子的事吧!

从始至终,仅有极少数人知晓,南江集团跟茗海集团的冲突,其实都缘于一个不起眼的渔家小子。可在庄海洋看来,被别人忽视也并未全是坏事。

有时候,小人物也能做出惊天的事。而庄海洋要做的,就是让此事慢慢被人遗忘!

接到船厂打来的电话,庄海洋也跟一众战友商量,前去沪海接船的事。甚至于,庄海洋还决定把女友也带。对渔家而言,置办一条新船,那也是一件大事呢!

留下一些战友看守,庄海洋让王言明带人乘座飞机,提前赶往沪。而庄海洋要做的,便是乘座稍晚的航班,前往岭南把女友接,而后带她一起前往沪。

让王言明略显意外的,便是庄海洋预定的机票,似乎是晚的班次。而庄海洋给出的理由,便是李子妃白天要课,晚点过去更不会影响李子妃学习。

送走提前登机的王言明一行,庄海洋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距离机场有一小时车程的海滨渡假村。看着渡假村热闹的人群,庄海洋很快混迹其中消失不见。

眼前这个海滨度假村,便是南江集团在南洲投资的。跟其它来此度假的游客一样,庄海洋混迹于人群之中,漫步于度假村外的沙滩,欣赏着周边的海景风光。

望着度假村真正核心的区域,庄海洋若有所思道:“被无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啊!”

直到夜幕降临,庄海洋找了个阴暗的角落,很快消失在沙滩附近的大海中。直到一小时后,庄海洋再次从海里冒了出来。换衣服,又迅速消失在海边。

一切看去,似乎并未发生什么不同。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