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数地砖

肖章听到师医生问这个问题,恨不能要隔墙给师医生送个飞吻进去了。这个问题真是太棒了!太贴心了啊!肖章觉得,师医生这话简直就是贴着他的心窝子说的!

肖章热切地盼望陈虹能回答“是”,哪怕是给陈虹做临时挡箭牌他也愿意,一百个愿意呢!肖章想着,不管怎样,先气死这个癞蛤蟆的师医生再说。而且,他不介意弄假成真,成为陈虹真正的男朋友。

陈虹即将怎样回答“癞蛤蟆”的这个问题,肖章坚决不肯错过,他贴得门更紧了一些,简直要把自己变成一张门上的年画门神了,他一定一定不要错过陈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我男朋友姓范。”陈虹的回答,门内的师医生听清楚了,门外的肖章也听到了。两个男人同时像俩个被扎穿了皮球一样泄了气。师医生原先坐在椅子里,身子是直着的、前倾的,此刻泄气地靠回了椅背。肖章已经无法闭着气贴在门板上了,他蔫头耷脑地离开了门板。

姓范!陈虹说他男朋友姓范!原来,那个叫范舟的家伙真的是陈虹的男朋友!可是,“癞蛤蟆”师医生说了,陈虹上一次来这里时,还说没有男朋友呢!肖章想起上一次自己搭着陈虹离开,陈虹接了那个范舟的电话,就半路下车,自己打车走了,难不成他二人就是那一次确定关系的?

肖章上一次原本就懊丧自己当了半日车夫,晚餐却被别人将陈虹截了去,而且,上次那个范舟还置陈虹于危险之地,被那个邋遢变态中年男人尾随而不知,根本就是个饭桶!现在肖章隐约猜出陈虹和范舟就是那次约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更是恨不能扇那个“饭桶”两个耳光。他奶奶的,居然不单单是截胡一顿饭,整个连人都一起截胡过去了!

门里面的师医生和肖章一样郁闷和失落,只听他闷闷地问道:“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他是大学教授,教国学的。”陈虹轻描淡写地回答。

“哦。”陈虹的回答让师医生郁闷得无以复加,他原先打算好的一系列后续行动,全都止步在陈虹的这个回答之前了。看来,陈虹是真的有男朋友了,不是骗他。

门外的肖章听了,心里也气得直冒火,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咣当”一脚踹开了门,然后,直愣愣地坐到陈虹旁边,直愣愣地盯着陈虹看。

陈虹皱了皱眉,嘴唇动了动,没有大声说什么,只嘟囔了一个词,可是,这个词师医生和肖章都听到了,陈虹嘟囔的是:“神经病!”

“哈哈,”师医生率先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瞟一眼肖章,对陈虹说,“你应该说是精神病,那我马上就可以开单收了他,刚好这里前天有人出院,空出一个病床来。”

肖章没理会师医生的趁机报复,他依旧直愣愣地看着陈虹,问陈虹说:“那个饭桶,哦,不,范舟,还大学教授呢?就是个书呆子吧?你知不知道你上次被人跟踪,他跟个傻子一样,一点儿都没发觉?”

“‘饭桶’?哎呀,这个名字好!”师医生鼓掌而笑。陈虹看了一眼师医生,男人就是这个德行,刚刚还在互相攻讦对方,一出现共同的眼中钉,马上就能联手诋毁,丑化臭化别人。

师医生却不管陈虹生气的表情,他朝肖章八卦道:“肖兄,他们被谁跟踪?被你吗?”

“我去看病历!”陈虹不再理会两个猥琐、小气男人互相添柴浇油的八卦,起身抱起蒋钦的病历,坐到师医生办公室角落的一张空着的小台前去了。想来,陈虹来过这里不少次了,对这里已经很熟悉。

肖章看陈虹不理他了,也没好气地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师医生在背后问他:“肖兄,干嘛去啊?”

“我去数地砖!”肖章赌气地道。

肖章还不是赌气这么说,他是干脆赌气这么做去了。一、二、三院子里传来数数的声音,师医生走到窗前去看,他看着看着,就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喊陈虹赶紧来看,陈虹好奇地走过来,结果,她就看到肖章真的是在院子里数地砖呢,他正从院墙最边上,一块一块地数着地上的大方砖,最让陈虹目瞪口呆的,是肖章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数,他是带着全院子里正在放风、散步的二、三十号精神病人一起数呢,所有人猫着腰跟着他数着院子里的方砖,声音整齐划一,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

陈虹痛苦地捂起了眼睛,她实在是不忍再看下去了。旁边师医生就笑着说:“陈虹,你这个肖助理,是个绝好的病人头头,我这里就缺这样一个人呢,不如你给我把他留下吧?诊费我可以减半收取。”

陈虹没好气地翻了师医生一个白眼,离开窗户边回到小桌子前,继续看她的病历去了,这一次,她看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她要尽快看完病历走人,今天带这个肖章来,真是大大大大的失策,陈虹此刻心里懊恼不堪。

和师医生告辞离开时,师医生要请陈虹吃饭,有了上一次血的教训,肖章这一次坚决果断地对师医生说:“轮不上你请!我已经跟陈虹说好了,今天我请陈虹吃饭!”师医生看向陈虹,用目光求证此事,陈虹却也没有置可否,师医生很是失望。

院子里那群精神病人看到肖章要离开,就要围上来,结果肖章一声:“排队——”,立刻齐刷刷地站成一排,肖章再喊一声:“稍息,立正,敬礼!”一排精神病人全都齐刷刷地向空中斜上伸直手臂,朝陈虹和肖章敬出了礼!陈虹再也受不了了,扯着肖章逃跑一样离开了民安精神病院。

回途是陈虹开车的,肖章在副驾驶座上嘟嘟囔囔,说他喝了“癞蛤蟆”医生泡的茶,怀疑自己性能力受到了损害,要找个人试试去,如果确定有问题的话,他还要聘请陈虹做律师,帮他向“癞蛤蟆”医生索赔。

陈虹直接靠边停了车,将肖章连推带打赶下车去,自己开着车绝尘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