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全员VS三首恶龙(下)

“脚下?”

男人缓缓的低下头,脚下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在火光照射下出现的阴影。

如果想用这种伎俩吸引注意力的话实在是有些幼稚了。

男人从后腰摸出一把左轮,其实他根本不会用刺剑,不过是出于一时间的兴趣使然,想拿着这把他不擅长刺剑挑逗一下瘸腿的东方人。

不过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因为他突然感到一股不安。

这个东方人的眼神很奇怪,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是对自己的体术有足够的自信?确定自己手里的拐一定胜过他的刺剑,还说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他不打算给这个跛脚东方人机会了。

就算你体术真的很强,跛脚也是装的,但你扛得住枪吗?

带着这种一招结束战斗绝不拖泥带水的念头,男人抬起手中的枪。

也就是他即将扣动扳机的那一刻。

“——嘭!”

他握枪的手被某种力量炸成了一滩血雾,一场由自己的血组成了小雨从头上低落下来,其中还混合着完好的指甲和骨节。

眼前的一幕有些超出他的理解,男人甚至连发出惨叫都忘了。

“我看过你们英国的图鉴,伊丽莎白家的那版应该算比较全的,我在图鉴里发现了一个问题,你们英国绘制图鉴似乎没有幽灵系这一说,是英国不存在幽灵系的精灵?还是你们没有亲眼见过?”韩浩缓缓开口道。

“现在我已经能确定了,你们对幽灵系的理解无限接近于零,和未知的东西战斗实在有些难为你了,不过我的这只耿鬼,就算放在两个世纪之后也算是幽灵系中顶尖的存在了。”

男人似乎是在思考韩浩说话,他在这一刻似乎是终于感受到手上传来的痛感,发出一声惨叫之后跪在地上。

图鉴?

伊丽莎白家?

幽灵系?

两个世纪后?

放在平常这可能不是些难以理解的名词,但现在......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承受着刺痛。

影子......影子.......

他回想起韩浩一开始说的话,在他把头第二次低下去的时候,一张可怖的鬼面倒映在血泊里,恐惧、求饶,亦或是逃跑?脑海中冒出了数不清的念头。

浑身上下传来的刺痛感取代了他思考的能力,他不知道这种疼痛从何而来,他只是觉得,刚才自己右手爆开的时候好像就承受了这种刺痛。

血中的鬼面盯着自己。

东方男人的声音在昏暗的地牢中幽幽响起。

“你觉得,当人体大量摄入血液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要提前告诉你,这事我也不清楚,从前我只见过人血被吸干会发生什么,但现在,我突然有点想看看血液摄入过多的后果,提前告诉你一声,我的耿鬼喝过很多口味的血,恶棍的、好人的、精灵的、还有不同口味的人造血浆,你的细胞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分别摄入这些口味的血,你要仔细的品......”

“魔鬼!”男人嘴唇颤抖着将这两个字说出来。

“什么?我没听清。”

他的眼白泛着一丝丝血红色,体内的细胞犹如被开水烫过那般翻滚起来,皮肤呈现诡异的深紫色,四肢开始扭曲,嘴里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单词。

韩浩没去理会那些可能是骂人又或者是求饶的话。

“耿鬼,别玩了,结束吧。”

——嘭!

男人的身体落得了和右手同样的下场,血液和碎肉四散飞扬。

韩浩捡起地上的骑士刺剑,将其放回原位。

盾型的荆棘蔷薇章掉在血泊里,韩浩捡起地上的徽章,将上面的血污擦干净。

从这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和暗党不死不休了!

耿鬼犹如吮吸甘露一般品尝着地上的血腥,于此同时,暗红色的夜魅鬼影也在朝着三首恶龙的方向悄然扩散。

昔日的主人死了,他非但没有悲伤,反倒是像个孩子那样露出了极为雀跃的表情。

三首恶龙再一次从地上飞起来,他的目标不是和自己对峙的索罗亚,而是蜷缩在地牢一角的另一只三首恶龙。

咬碎发动,铁链应声而断,两个三首恶龙像是重获新生般发出一声长嚎。

他已经没有了战斗下去的理由。

两只三首恶龙撞开了狭窄的楼梯口,从上面一层的地牢飞出去,城堡上面可能已经乱作一团了,这两个大家伙只是想逃出去,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伤害人类,对自由的向往大概已经超过了杀戮的渴望。

三首恶龙走了,韩浩将目光移向被栓在地牢内壁上的火神蛾。

“不用怕了,没人会再伤害你们,现在,把火焰熄了,我帮你们看看。”

火神蛾们目睹了韩浩刚才战斗的一幕,也感受到了他对精灵流露的那股感情,纷纷熄灭了身上的火焰,地牢一时间又陷入黑暗之中。

韩浩将手贴在火神蛾身上,感受着他们身体内部的构造。

他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

锁链是一个倒锥形,从火神蛾的尾部贯穿,钩在内脏壁上,只要拔出来,倒钩会将火神蛾身体中的器官也一并带出来,想救他们,除非能在不触碰到内脏的情况下从外部进行手术,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两个世纪之后的技术也做不到这样,因为火神蛾身体内的器官早就被倒钩搞得一塌糊涂,就算取出来,自愈之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畸形的样子。

火神蛾。

会在冬天出现,救助受寒冷之苦袭扰的人类和精灵!

他们不该是这种结局。

韩浩的右手握着倒刺,趴在火神蛾轻声的说:“........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们。”

右手微微用力,韩浩拔出火神蛾身体里的倒钩,索罗亚看到倒钩的形状的后下意识闭上眼,缩进韩浩怀里,不敢再去看。

与其被拴在昏暗的地牢中,让他们解脱兴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韩浩紧咬着牙,对每只火神蛾都重复了同样的语句。

拔出倒刺的时候,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哀嚎,兴许是早就习惯了疼痛,倒刺在不在体内都已经感觉不出来了。

将五只火神蛾都处理完毕后,索罗亚从韩浩怀里把头抬起来。

这一刻,拥有心灵感应的索罗亚清楚的知道,韩浩的心已经变的坚如铁石,这世上再没什么能减少他对暗党的憎恶。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