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第256章 256 草皮

众人循声望了过去。

蓊郁苍翠间的一抹嫩黄,异常醒目。

大约这一下委实摔得不轻,那小小的一团身影,趴在地上愣是半天没起来。

谢睿正想着谁家小姑娘这么淘气,那样的参天大树岂能爬上去玩,就见十四叔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愣了片刻,顿时了然。

除了唐相家的那个鬼精灵,谁还能入得了十四叔的眼。

谢知渊步子迈得急切,身后众人皆看得分明,唯独他自己不曾察觉。

不省心的小东西,爬那么高做什么,身边也不带个人!

可看着她趴在地上抱头蠕动,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大肉虫子,叱责的话竟是一句也说不出。

因为不知道她伤在何处,唯恐导致她二次受伤,所以也不敢轻易搬动她,谢知渊在她身边蹲下来,语气中凭添了一丝紧张,“伤到哪里了?”

唐嫃睡得好好的被惊了一下,才从树上栽了下去的,整个人都是懵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伤在哪里了,反正浑身上下都很痛。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唐嫃蠕动的动作顿了顿,下一刻噌地抬起头来,傻傻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双眸有着刚醒的无神,“恭王叔叔?”

怎么会一睁开眼就看到他了,最近两天闲暇之余倒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她身上真的很痛啊?

现在的梦都这么真实了吗?

唐嫃伸出一只小贼手,在他脸上捏了捏,用力撕扯成各种形状。

猝不及防惨被蹂躏的谢知渊:“……”

一点反应也没有,唐嫃兴奋了,果然是在做梦啊,那就继续捏。

捏捏眉毛捏捏眼,捏捏鼻子捏捏嘴。

往这边走来的众人见状,惊得不约而同停下脚步。

谢知渊眸中闪过一丝狐疑,忍着砍掉她小贼手的冲动,“你在做什么?”

唐嫃眉眼生光乐滋滋道:“做梦啊?”

皮肤略粗糙,手感很一般。

不过她又不会嫌弃。

恭王叔叔就是满脸褶皱牙齿都掉光了,也还是她心目中永远无可取代的男神!

呀,鼻子捏歪掉的样子好丑啊!

原来恭王叔叔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完美那么帅的呀!

眼皮子耷拉下来的样子好好笑……

哈哈,像个大反派耶!

原来不是脑子摔坏了,是还没睡醒,跑那么高的树上睡觉,当自己是鸟吗!

原本被她软绵绵嫩生生的小手捏捏脸,感觉也不是那么难受,可她这副看傻子似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他很可笑吗!

谢知渊有些愠怒的别开头,欲躲开她那闹人的小贼手,“你在梦里都是这样放肆的?”

不由开始怀疑这小东西以前在梦里是不是也这样捉弄过他?

他入过几次她的梦,他……

在自己的梦里,自然是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呀,谁还能管得着?

还敢用这么可怕的语气威胁她!哼!既然是在梦里她难不成还会怕!

唐嫃猴子似的窜起来,直接将谢知远扑到在地,嚣张的跨坐在他身上。

围观众人均已惊呆。

陆港和陆岩偷偷交换了个眼色,两人均极力掩盖着眼底的狂喜。

三小姐这从天而降的出场够与众不同,推到他们主子的动作也够彪悍,不枉他们处心积虑制造出来这场巧遇。

被她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搞得一怔,随即,谢知渊的眼里便闪动着恼怒的光芒,怒道:“你这成什么样子!赶紧给我起来!无法无天了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往他身上骑!普天之下谁敢!也就这小东西,狗胆包天了!

唐嫃昂首看着他,居高临下,态度蛮横,小手拍拍他的脸,“你敢打我试试,还收拾不了你!”在她梦里还敢这么凶她!

打他脸!小东西打他脸!谢知渊嗓音微哑,“你想怎么收拾我!”

梦境里当然是想怎么收拾就可着劲儿的怎么收拾啊,把现实生活中不敢对他做但很想做的事统统做一遍!

唐嫃狞笑着。

不知道怎么回事,谢知渊心里竟隐隐有些期待,她会……

唐嫃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颌,强迫他张开了嘴。

谢知渊的心砰砰跳得厉害,她、她果然……

这次绝不会容她得逞……他……

呼!

他的嘴里被塞进了一块草皮,根部沾满了芬芳泥土的那种。

正在想入非非的谢知渊:“……”

“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唐嫃笑得东倒西歪,快从他身上跌下去了。

围观群众皆已石化在当地,面部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

威名赫赫的战神恭亲王,何曾有过这么挫的时候。

胆大妄为!居然敢这样戏弄他!谢知渊吐出草皮和泥土,看着她的眼睛在冒火星,“混账东西!皮痒痒是不是!”

“呃……”

迎上他带着危险压迫力的眸子,唐嫃被震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隐隐察觉到仿佛有些不对,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行人!

啊啊!梦里的围观群众是不会有这么生动的表情的!

啊啊啊啊!闯大祸了!

不是梦!居然不是做梦!她刚才干什么了!

立马收起作恶的魔爪,呲溜一下爬下来,鹌鹑似的坐在他面前,崩溃得快要哭了,“恭、恭王叔叔……”能不能把刚才那出给忘了!忘了!

恭王叔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特意挑的荒芜人迹的地方的!

谢知渊直起身坐在草地上,这才发觉,这一片草地比别处厚许多,应该是跟着她的影卫干的,怕她摔坏了,从别处挖了两层草皮垫上。

看她动作滑溜利索得跟个小泥鳅似的,就知道这现挖的草皮垫子效果有多好,先前没爬起来应该是在睡梦中摔懵了。

难怪随手一抓就是一整块草皮!吐了半天仍然感觉满嘴泥沙,他现在只想把她吊起来打一顿,“好玩吗!”

唐嫃拼命挥舞着两只小爪子,“不好玩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呜呜呜!我错了!恭王叔叔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在做梦……”

谢知渊气得宽厚的胸膛剧烈起伏,“做梦你就敢这样没大没小无法无天!”往他嘴里塞草皮!

“呜呜呜……梦里闹着玩玩嘛……”

“滚回来,你打算跑哪去!”还偷偷摸摸想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