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第299章 妖怪

在推开沈心瑜的同时,古怜灵就已经冲了出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唐嫃。

只要唐嫃从世上消失,那么她被夺走的所有一切,就都可以重新属于她。

然后她得手了,看着唐嫃脑袋上被砸出一个洞,鲜血哗哗淌下,她的心里升起一股难言的喜悦。

虽然在内心最深处仍有一丝害怕,可跟可以夺回一切的喜悦比起来,那一点点害怕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她仿佛已经能看见在唐嫃消失的一瞬间,她曾经拥有过的幸福快乐时光又回来了。

她还是二哥最疼爱的妹妹,是父亲和母亲最珍视的女儿,是雎阳侯府最受宠的女孩。

大家都永远事事以她为先,即便她使了一点小性子,他们也不会随意指责她,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委屈,更不会把她赶出雎阳侯府。

还有她的大白,大白也回来了。

这回她要好好保护它,不会再让唐嫃伤害它。

都是她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

所以让唐嫃去死吧。

从这个世上消失。

原本她生活得无忧无虑,是唐嫃突然闯进来,搅得她的世界天翻地覆,所以唐嫃就该消失。

唐嫃就不该出现!

所以消失也是天经地义!

她没有错。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一击顺利得手之后,古怜灵心潮异样澎湃的,再次举起了手里碗。

所有人都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没想到古怜灵会下这样的狠手,她与唐嫃之间就那么一点恩怨,哪就到了这种不死不休的地步?

女孩子们之间的动手,一般最多就是推搡几把,更严重的也就是扭打在一起,所以唐嫃完全没有设防,这才被打了措手不及。

谁知古怜灵下了这样的毒手后,不但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紧跟着第二下又要重重地砸落。

米粒愤怒得烧红了眼,冲上去就将古怜灵打翻在地,并往她腹部补了两脚。

她们小姐做什么了她要下这样的狠手?她这是要置她们家小姐于死地是不是!

她怎么敢!

“不要打我们小姐,求求你,我们小姐不是故意的,一定不是故意的,不要打了。”

玉儿哭着喊着扑过去抱住米粒的腿。

莲儿心惊胆战的趴在古怜灵身上挡着护着。

她们小姐肯定是被脏东西上身了,不然绝不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来!

肯定是这样的!

她们小姐是无辜的呀!

唐嫃的脑部遭受重击之后有点木,随着鲜血的涌出,她好像丧失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米粒和米香喊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古怜灵是否还想干什么,她都不知道了。

她头上破了的窟窿里,喷涌而出的似乎不止是鲜血,还有一股来陌生的可怕力量,来势汹汹声势无比的浩大。

仿佛是要趁着这次机会,不顾一切的,一举冲破重重桎梏。

而头破血流带来的疼痛,在这种猛烈至极的无形冲撞之下,几乎便可以忽略不计了。

“啊啊啊啊——”

身体好像突然变得不像是自己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唐嫃眼前一片模糊,一道金黄色的光影,从她体内分离而出,又冲不破无形桎梏,不断的被反弹回来,然后又一次次冲出。

什么东西,快走开,不要跟着她,快走开,啊!

唐嫃只觉得脑袋快要炸了,身体也要炸了,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仿佛只要再冲撞一次,她就要爆体而亡了。

“啊啊啊啊啊——”

米饭情急之下脱下外衫,想摁住唐嫃的伤口止血,可唐嫃被折磨得失了控,她和米粒两个都拉不住。

“小姐,小姐,您不要吓我们,到底怎么了……”

米饭觉得自己肯定在哭,而且哭得非常惨,可她现在却分明,连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与此同时,天地变色。

原本的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世界,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骤然间风起云涌,翻涌的沉沉乌云瞬间吞噬了光明。

滚滚闷雷轰隆得惊心动魄,仿佛有妖物即将横空出世!

忽然一声雷鸣过后,一道闪电落了下来,园内的几株参天巨树,顷刻间被劈得稀烂。

炸开的枝干树皮到处都是,除了唐嫃主仆之外的众人,全都被吓得失声尖叫起来。

异变的天象实在太恐怖。

青萍和青莲几乎是下意识的扑在受了伤一时没能起身的沈心瑜身上。

哪怕沈心瑜一直觉得自己心里素质还可以,这一刻恐怖的天象也让她禁不住的发抖。

玉儿和莲儿更是尽可能的用她们的血肉之躯护着古怜灵。

她们既怕被残酷无情的雷电劈中,又怕被雷电劈中四下炸开的树木瓦片砸中,更怕被不知藏在何处的妖魔吞噬。

此刻唯独唐嫃的情形最糟糕,米粒和米饭又急又忧,想护着唐嫃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们看得出来,唐嫃所承受的,远远不止被打破头的痛苦,可她们又不明白,唐嫃这情形到底是怎么了。

唐嫃觉得身体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那股陌生的诡异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随时能让她血肉横飞。

“啊啊啊啊——”

唐嫃的身体被逼到了临界点,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冲出来了,极端的痛苦让她不住的嘶吼。

又一道雷电劈下,照亮了昏暗天幕。

唐嫃靠在石桥护栏边,无意识的扭转过身来。

米饭和米粒瞧见了她脸上的变化后如遭雷击。

哪怕极度恐惧自顾不暇之下,古怜灵也没忘她还等着唐嫃去死呢,所以除了离得最近的米饭和米粒外,她第一个发现了唐嫃的异变。

“啊啊啊!妖怪!”

古怜灵指着唐嫃,惊恐的睁大了双目,不由得失声尖叫。

只见不知何时,唐嫃眼角的位置,爬满了淡金色鳞片,呈扇形没入鬓发,说不出的妖诡。

更可怕的是她的头发,一小半已经变成了银白色,另外还剩的一大半黑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根根逐渐染上了银色。

玉儿和莲儿跟着看了过去,顿时也吓得惊悚的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妖怪!有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