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第323章 噩耗?

唐嫃从乱梦中惊醒,有点懵,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随口问了一句,得知前面就是宁国侯府,就没有再睡了。

平稳行驶中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唐妧好奇的往外瞧了一眼,随即坐回来神色古怪的对唐嫃说,“是古二、少爷。”

宁国侯府和雎阳侯府闹得,基本上可以算是结了仇了。

从前古远征能够自由出入梳梨园,现如今连宁国侯府大门都进不去。

唐嫃挑了帘子探头看,古远征那般的大块头,在哪里都是鹤立鸡群,唐嫃一眼就瞧见了他。

“嫃妹妹!”

古远征目光炯炯,一直在中间的两辆车之间梭巡,几乎在唐嫃脑袋冒出来的瞬间,就快速捕捉到了。

唐嫃笑容灿烂的朝他挥挥手。

古远征瞬间呆若木鸡,嫃妹妹对他笑了,嫃妹妹还愿意对他笑!

时隔多日,古远征终于再次踏入宁国侯府,只是他却再也进不了梳梨园。

唐嫃没有回后宅,直接在前院下车,才到小花厅门前,就迎上了他的眼,他好像十分紧张,唐嫃笑吟吟进来,“古二傻子。”

古远征红了眼眶,“嫃妹妹。”

唐嫃白眼,“哭什么。”

“看到嫃妹妹没事,我高兴,嫃妹妹对不起……”

古远征直勾勾盯着她看,恨不能将她印在眼珠子上,从今往后无论睁眼闭眼,他都能时时刻刻看得到她。

因为他知道,今日之后,再想见她,将会非常难。

“放心吧,我的伤已经好了,活蹦乱跳的。”

唐嫃今天见他,就是为了让他看看她,让他知道她好好的,等他安下心了,也就不会每天往这跑。

“退婚的事你看开点,咱们两家闹成这样,不退婚也是不成的。”

古远征道:“看不开,生无可恋,想死。”

唐嫃一脚踹了过去,“去死!赶紧死!明年的今天,我给你烧钱!”

古远征浑身舒坦,他就喜欢这样的嫃妹妹,喜欢她打他骂他。

“不就是弄丢了一门不合适的婚事么,你一个大老爷们要死要活的给谁看,你好好学学我那黑心肠的宋师兄,隔三差五退个婚人家皱一下眉头了吗!”

看着她气咻咻指着他骂的样子,古远征只觉得一颗心都酥软了。

嫃妹妹还能骂他,真好。

“……现在没了婚约的束缚,多少小姑娘等着往你身上扑,你要是瞅着哪个好,不要犹豫,先妥妥的把人接着,没准儿就遇到真爱了呢……”

唐嫃说了半天口干舌燥,拿了杯茶转过身,瞧见古远征的表情,哐当一下把茶盏放下。

“你、你、你笑什么笑!古二傻子,我苦口婆心跟你说半天,你是不是一句没听进去!”

古远征心神一凛,迅速收敛不知何时露出来的笑意,但已经来不及了,雨点般的小拳头已经捶到了身上。

唐嫃气炸,“不想听说话你赶紧走!浪费我时间!”

“我没有不想听,我可想听了,这些天见不到嫃妹妹,都快想疯了,我都听着呢,一字不漏的听着呢,别的什么小姑娘,哪比得上嫃妹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我谁也不要,我只想要嫃妹妹……”

唐嫃就知道他还不死心,所以今天非说清楚不可,“你醒醒,我们两个的婚约已经取消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我这棵歪脖树……啊呸,你才歪脖树呢,总之我们不可能了,你不要想太多。”

古远征忽然很认真道:“有可能的,嫃妹妹,我们还有可能。”

唐嫃眉头一皱,“有什么可能?”

古远征两眼骤然发光,“嫃妹妹,咱们私奔吧!”

他握着她的肩,蛊惑般的道:“咱们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做一对平凡……”

“做一对平凡的贼?还偷偷摸摸,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不等古远征说完,唐嫃便撸起了袖子,“私奔上瘾了你!驾轻就熟是不是!上次跟柳如仙私奔没成,心里很遗憾是不是!”

几天没见长进了哈,还想偷偷拐走她!

她意志多坚定,是那种能被拐走的人吗!

古远征其实也就这么随口一说,尽管他心里确实很想很想,但也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都物色好小哥哥了,正等待时机扑倒,我会闲得跟你私奔吗!”

“嗯?什么小哥哥?谁!”被打得抱头鼠窜的古远征紧急停下,“哪个小哥哥?这么快!”

唐嫃终于气顺了,“先下手为强,当然要快,那么俊的小哥哥,多少人虎视眈眈,下手慢了,被人抢了怎么办,你也抓紧啊。”

古远征狐疑的盯着她,不敢相信这个噩耗,“嫃妹妹是不是在骗我?想让我死心所以这么说。”

唐嫃面不改色的道:“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古远征急了,“嫃妹妹到底看上谁了!现在外面坏男人那么多,嫃妹妹不要被人骗了!”

唐嫃捂着嘴娇羞的道:“小哥哥好着呢,我祖母和老爹都说好,姐妹们都夸他。”

本来是急中生智瞎编的,不过想想,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

她都有新对象了,这货总该死心了。

“谁?我认识吗?”

“呃……”谁谁谁?她还想知道是谁呢!

宋师兄首先排除;谢誉长得超好看,可他是荆王府的,也不行;要不然荣昊焱,不行不行,年纪小了点,下不了嘴……

犹疑了,“嫃妹妹你骗我!”

他就知道,嫃妹妹没那么快变心。

突然,脑海中浮现一张令她垂涎已久的脸,唐嫃这下毫不迟疑的做了决定,羞涩道:“是皇长孙殿下,我还没搞定他,你不要说出去。”

晴天霹雳!

古远征眼睛瞪得,好似一对铜铃,“皇长孙殿下!嫃妹妹你、你看上了皇长孙殿下!”

唐嫃一脸红光,对这个人选格外满意,“我眼光不错吧?”

“可皇长孙他、他……”古远征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谢睿有什么缺点。

唐嫃使劲揉了揉脸,“好了,不聊这个了,明知你心情不好,我还刺激你,简直太过分了。”

说着剥了一颗糖,塞到他的嘴里,“失恋往往会痛一阵,希望你能快点走出来。”